乐视酷派一线牵,输家不止一个

阳光招采,“东莞没有爱情”,说这句话的时候,360董事长周鸿祎的心里显然不太痛快,那时候是2015年的8月,360刚刚与酷派旗下的电商品牌达成入股合作,但没过多久,乐视却成功入股酷派集团,成为了酷派的第二大股东。
所谓的“爱情见证”被资本游戏撕得粉碎,当外界问起周鸿祎怎么看“一女二嫁”时,他干脆表示,自己只想做好手机,“谁可以帮我我就对谁好,谁妨碍我做我就干谁”。
但外界还没有等到三方在手机上一决胜负,如今的乐视已经走向了崩盘,而酷派元气大伤后,“撇清”与乐视之间的关系,也成为酷派当下接盘者最希望完成的事情。在近日酷派的公告中,乐视系的刘弘由目前执行董事及董事会主席的职位被调任为非执行董事;公司秘书由梁兆基接任;同时梁兆基、梁锐和林霆峰被委任为执行董事,吴伟雄获任非执行董事。
刘弘卸任董事会主席仅留任非执行董事,意味着乐视系基本撤离酷派董事会。再加上此前不断出清的乐视股权,两年多时间,酷派与乐视这位“新欢”之间的“旧情”也算是一点都不剩了。
现实总比故事更加令人意想不到,谁还能想起两年前那个意气风发的追梦者,现如今已经成为了这场“资本赌局”的最大输家。
犹记得当时乐视成为酷派的第一大股东后,乐视创始人贾跃亭放出豪言,2年内,乐视+酷派要卖出1亿部,当时不少线下手机店的加盟商家都还在相信乐视的“生态化反”故事,供应商们也在期待乐视成为第二个小米,甚至连华为这样的公司,内部也不得不警惕资本助力下的乐视系。
当贾跃亭公开“炮轰”苹果、三星、华为“搏傻”时,华为轮值CEO隔空回击“昨天SpacX回收火箭成功,今天乐视开始大放厥词。真正的创新靠的是科技,不是哗众取宠的商业模式。免费的,可能是最贵的。”双方的隔空喊话,在今天看来有些讽刺。
当然,乐视并不是唯一的输家,作为一家25岁的老牌手机厂商,酷派接受乐视入股后,甚至放出了5年内销量过亿并重回手机行业第一的目标。可如今,一个过去流水在几百亿的手机企业,市值已变成仅有几十亿港元。
是什么导致了酷派如今的局面?也许从一开始,在互联网热与资本热面前,酷派创始人郭德英接受来自资本的“拥抱”就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分猪肉”式的改革对于酷派来说,每一次都是被掏空的过程。
但也许这不能怪某个管理者。当时的市场环境对于传统手机厂商来说并不好过。2014年,小米的大热以及互联网思维的冲击,让老老实实做手机的人赚不到钱,但新进入者凭着风口论却能获得资本追捧。
时任酷派集团副总裁李旺当时告诉笔者,不破不立,酷派也要用互联网思维变革自己。也许是决心过大,也许是目标太高,酷派以颠覆者的心态冲进了电商领域,并且有了新的合作伙伴360,之后又有了与乐视的合作。
在竞争激烈的手机江湖中,酷派希望通过资本运作的方式让自己更快地在“洗牌”中找到出口,不再死守低薄的做手机利润,但在与360合作前,却没有理清双方的利益关系。虽然说周鸿祎的步步紧逼才有了酷派后面的“移情别恋”,但这时候,酷派的命运已经不再掌握在自己手中。
也许老周应该庆幸360并没有被置身于这场乐视“漩涡”中,目前来看,无论是手机渠道商还是合作伙伴抑或是供应链厂商,乐视所引发的行业地震仍在继续,“被一个乐视坑惨了,别被第二个乐视给再坑一次”,这种焦躁与恐惧的情绪在智能手机增量天花板越发明显的今天仍然在被无限放大、继续蔓延。

来自:潮流家电网 发布日期:2015-8-20
11:21:04七夕节,又名乞巧节,是中国的传统节日之一,相传在农历七月初七这天夜里,牛郎与织女会踩着喜鹊相会,因此也是中国的情人节。
七夕节,又名乞巧节,是中国的传统节日之一,相传在农历七月初七这天夜里,牛郎与织女会踩着喜鹊相会,因此也是中国的情人节。今年的七夕还未到来,各线上线下的厂家就热烈的吆喝起来,随着节日气氛传来的,还有乐视与欧派甜蜜“婚后生活”的好消息。
前阵子因为360公司CEO周鸿祎的一条愤怒的微博而被炒得沸沸扬扬的乐视、360、酷派三角恋如今已尘埃落定,近日,酷派公司发布最新公告称,已认命乐视集团董事长兼CEO贾跃亭及副董事长刘弘为酷派集团执行董事。
酷派公司公告内容显示,乐视集团董事长兼CEO贾跃亭及副董事长刘弘已与酷派集团订立服务合同,固定年期为三年,自2015年8月17日开始,二人分别有权收取固定年薪100万元。酷派公司还表示,除了与乐视集团在手机产业链进行合作外,未来还将与乐视合建5G网络。
根据出具的官方数据显示,2015年6月,酷派控股股东DataDreamland以27.3亿港元(约合人民币21.8亿元)价格,出售18%股份给乐视网旗下公司LeviewMobileHKLimited。该出售协议完成后,DataDreamland在酷派集团的持股减至88196万股股份(占已发行股本20.3%),乐视旗下公司成为酷派第二大股东。
对于乐视集团董事兼CEO贾跃亭和副董事长刘弘进驻酷派集团董事会,业内相关人士分析称,酷派专业做手机在行,但是现在进军手机页的大佬们、做得比酷派好的品牌很多,如何在当下的市场形势中有不被时代因素甩在后头,甚至是超越一般品牌,那就要做出一些战略决策,但是传统意义上的手机企业对互联网的理解并没有像乐视这样的互联网企业深刻,酷派缺少互联网公司的内容平台、营销平台、品牌能力等优势,乐视擅长的生态链也将有助于酷派公司的发展,此外,像乐视与360这样的互联网公司来说,缺乏酷派这样一个拥有硬件、研发、专利、运营渠道资源以及供应链等手机企业专业性的东西,所以说酷派与乐视的合作是双向共赢、优势互补、各取所需的。
然而,贾跃亭入驻酷派董事会这一事件中酷派仍需要注意,因为在与乐视合作之前,酷派已经高调宣布与同为互联网企业的360合作,已然形成了乐视、酷派、360的三角关系,此次贾跃亭刘弘高调入驻酷派董事会,在最初表现为愤怒的360却没有对外发表任何言论。
随着贾跃亭与刘弘进入酷派董事会,这也意味着乐视与酷派双方进行了深度的绑定合作,截止到目前,酷派集团执行董事名单更新为:郭德英、蒋超、李斌、李旺、贾跃亭以及刘弘。独立非执行董事:黄大展、谢维信、陈敬忠。除贾跃亭、刘弘新入外,其余名单与公布前没有变化。
除此之外,也有消息称,乐视或将进一步购买酷派股权,继而成为乐视的第一大股东。消息并未得到乐视与酷派的证实,但是业内相关人士分析,贾跃亭进入酷派董事会意味着双方合作开始走向深入,乐视的营销能力加酷派的技术积累称得上强强联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