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招采贾跃亭成老赖登纽约时报,坐飞机等行为受限

阳光招采 2

因为被法院列入了“老赖”黑名单,身在美国的乐视创始人贾跃亭,还登上了《纽约时报》。

(原标题:贾跃亭被法院列入“老赖”名单,坐飞机、高消费等行为受限)

12月13日,纽约时报以《中国毁誉参半的科技巨头上了“老赖”黑名单》(ChinaNamesandShamesTechTycoonWithDebtBlacklist)为题,讲述了贾跃亭从事业风光到债务缠身的情况,并介绍了中国的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制度。

继乐视控股和乐视移动后,贾跃亭也被法院列入了老赖名单。

阳光招采 1

12月12日,澎湃新闻从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网站上查询到,贾跃亭被列入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执行依据文号为(2017)夏鹭证执字第00082号,发布时间为12月11日。

纽约时报12月13日对贾跃亭报道的版面截图。从右侧相关文章栏中可以看出,这不是贾跃亭第一次因为债务问题登上纽约时报
失信被执行人即是俗称的“老赖”。
纽约时报报道称,“在巅峰时期,贾跃亭是中国疯狂的科技行业最醒目、最耀眼的人之一。他进军智能手机、电动汽车和体育转播等多个行业,誓言要挑战苹果和特斯拉等巨头。现在,在中国另一个领域——官方发布在网上的失信人员黑名单上,贾跃亭成了最有名的人。”
纽约时报的这篇报道由贾跃亭与平安证券的债务纠纷案引发。
12月12日,贾跃亭首次被法院列入“老赖”名单。在这起涉及平安证券的案件中,贾跃亭需向平安证券支付的总额合计4.79亿元。该案中,被执行人贾跃亭的履行情况为“全部未履行”,因此贾跃亭被法院列为“老赖”的具体情形为“违反财产报告制度”。
实际上,在纽约时报发出此篇报道后的第二天,贾跃亭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再次列入“老赖”名单。
12月15日,贾跃亭二度入列法院“老赖”名单的案件,涉及华福证券。根据该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以6月22日开始至12月15日来对违约金简单估算,贾跃亭需要支付给华福证券的总金额达到3.3亿元。
早在11月6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已因此案向贾跃亭发布了限制消费令。被采取限制消费措施后,贾跃亭不得有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包括不得乘坐高铁全部座位、其他交通工具不得乘坐二等以上舱位;不得在高档消费场所消费;不得购买不动产或高档装修房屋;不得租赁高档场所办公;不得购买非经营必需车辆;子女不得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等。
贾跃亭与平安证券、华福证券的两桩案件均为9月28日立案,这两桩案件目前的发展进程均为法院将贾跃亭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两起案件中,被执行人贾跃亭的履行情况均为“全部未履行”,因此贾跃亭两次被列为“老赖”的具体情形均为“违反财产报告制度”。
至此,贾跃亭需要向这两家券商支付的金额总计已达到8亿元。
另据乐视网在12月13日发布的公告,根据全国法院被执行人信息查询系统显示,贾跃亭已四次被列入被执行人名单中。
此外,根据全国法院被执行人信息查询系统,以“乐视”为名的公司94次被列入被执行人名单,包括乐视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乐视控股有限公司、乐视汽车有限公司、乐视体育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乐视网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等,立案时间集中在10月和11月,最早可追溯到今年4月。
纽约时报评论称,“贾跃亭的陨落,对于中国快速发展的科技业来说,是一个警示故事。在中国科技业,企业可能会以同样令人目眩的速度崛起和衰落。”

贾跃亭被列入“老赖”名单的案件与平安证券相关,立案时间为9月28日。

根据披露的法律文书,贾跃亭应履行的法律文书的义务共有四条:一、向平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支付初始交易金额人民币4.621亿元。
二、向平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支付利息414.9847万元。 三、
向平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支付违约金,以对应的购回交易金额为基数,按照日万分之五的比率,计至贾跃亭实际清偿之日止,暂计至2017年6月27日为909.8872万元。
四、向平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支付执行证书公证费人民142.6万元,律师费人民币256万元。

阳光招采 2

12月11日,贾跃亭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阳光招采,以上款项合计4.79亿元,但贾跃亭全部未履行,因此贾跃亭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的具体情形为违反财产报告制度。

值得一提的是,平安证券是乐视网(300104)上市时的保荐机构。

这不是贾跃亭首次尝到成为“老赖”的滋味,今年9月,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和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就已经被列入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其中,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所涉及的案件有两起,案号分别是,(2017)津02执409号和(2017)津02执325号,执行法院均为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为给付5008.7125万元和5716.4716万元,合计约1.07亿元。

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所涉及的案号为(2017)津02执325号,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为给付5716.4716万元,同样,乐视移动也全部未履行,且具体情形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

除了上述案件,12月11日,新披露的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显示,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再度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案号为(2017)京03执684号之一。

该案件的申请执行人为赫比(上海)金属工业有限公司,被执行人为乐视移动,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贾跃亭的哥哥贾跃民,赫比金属依据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2017﹞中国贸仲京裁字第0886号裁决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执行标的额为人民币20335213.75元。本院于2017年8月29日立案执行。

在执行过程中,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依法查询了被执行人在金融机构开设账户情况、房屋所有权情况、车辆登记情况和工商登记情况。经调查,被执行人名下无不动产及机动车登记信息,无对外投资。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10月24日扣划了被执行人名下银行存款1944745.15元并发还申请执行人。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称,已依法将被执行人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并对其采取了限制消费措施,现被执行人暂无财产可供执行。申请执行人认可法院的财产调查结果。

失信被执行人即俗称的老赖,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将会带来许多不良后果,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上的信息,失信被执行人将在政府采购、招标投标、行政审批、政府扶持、融资信贷、市场准入、资质认定等方面受到信用惩戒。

2016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加快推进失信被执行人信用监督、警示和惩戒机制建设的意见》,加大了对失信被执行人的联合惩戒力度。《意见》指出,失信被执行人,将遭受从事特定行业或项目限制、政府支持或补贴限制、任职资格限制、准入资格限制、荣誉和授信限制、特殊市场交易限制、限制高消费及有关消费等多项限制。

其中,在限制消费方面,失信被执行人及失信被执行人的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实际控制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将在乘坐火车、飞机、住宿宾馆饭店、高消费旅游、子女就读高收费学校等方面受到限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