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赌场娱乐官方网站在经历过调整裁员后,魅族高层换血背后

弥漫了大半年的调整阴霾如今依然笼罩着魅族。
在经历过调整、裁员、渠道收缩后,魅族科技近日下达了内部邮件,对公司组织构架和相关高管职务进行调整。在邮件中,魅族创始人黄章开始亲自掌管多个核心业务部门,而在过去几年,“技术狂人”黄章在魅族的时间更多是花在产品研发上,鲜有出面的时候。
不过,在一场魅族的内部会议上,黄章曾经说过这样的话:“我虽然不来公司,但当魅族出现重大危机的时候,我一定会出现。如果魅族不在,那我也不想在了。”在智能手机增长放缓的大环境下,也许黄章开始意识到,摆在魅族面前的调整时间并不多了。
在市场调研机构赛诺的数据中,魅族手机过去一年的销售数量一直在下滑。在第一财经记者获得的赛诺第三季度国内手机销售数据中,魅族在当季的销售量为38万部,而去年同期的数据为87万部,下滑将近60%。而在今年的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魅族的销量分别为64万以部及45万部。也就是说,在前三个季度,不算魅蓝品牌,魅族手机卖出去不到150万台。
对于曾经希望只为“梦想”做手机的黄章来说,150万台的单品牌销量显然已经无法支撑这个梦继续走下去,“稳增长、创利润、挺进IPO”,这个两年前提出来的市场目标现在看起来变得有些遥远。“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中,资本的压力下魅族似乎又回到了原点,走学生人群稳住盘子,利用配件等产品进行造血成为魅族眼下的不得已之举。”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对记者说。
历年来最大调整 这也许是魅族近年来最大范围的一次架构和人员调整。
魅族一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内部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和之前的分拆事业部不同,此次调整除了涉及组织架构外还有高管职位变动,包括白永祥、杨颜、李楠在内的魅族元老都有所涉及,但核心是黄章开始真正意义上统管公司。
从记者获得的一份内部邮件的内容来看,魅族此次把三个原本更低层级的业务提升到事业部级别,包括成立海外事业部,负责公司产品的海外业务,完成公司海外经营目标,原海外营销部职能移至海外事业部;成立配件事业部,负责公司配件产品的研发、市场推广及销售工作。原魅蓝事业部配件研发、市场推广及销售职能平移至配件事业部:原魅族事业部下的融合产品部职能平移至配件事业部;原PQCS中心下的PMC部职能平移至供应链中心,PQCS中心更名为QCS中心。
伴随着架构调整,魅族的多位高管职务也有所变化。比如,Flyme事业部总裁杨颜接手了电商事业部和配件事业部,郭万喜为魅族事业部副总裁,负贵魅族事业部销售相关业务及团队管理,同时兼任海外事业部总裁,负贵海外事业部相关业务及团队管理。
虽然魅族官方并没有对此次调整有正式的公开回应,但在分析师人士看来,这是魅族在探索盈利出路半年后所做出的一个选择,黄章的“收权”更是可以看出魅族对盈利的渴望。
“魅族曾经是2016年手机市场上转型的典范,但小米等品牌渠道下沉后,魅族的双品牌战略根本动弹不了,特别是高端机方面,竞争力不强。”孙燕飚对记者表示,在高端市场屡屡碰壁的魅族在上半年开始尝试配件路线,目前来看应该是摸到了门道,所以才进行了这次的调整。
“配件市场的平均毛利率超过50%,耳机产品的利润更高,魅族利用原有渠道做配件市场的话还是有竞争优势,但在手机市场上,魅族想要在中高端市场站稳脚跟还需要很长时间。”孙燕飚对记者说,魅族从学生市场起步,虽然这一年也尝试了高端市场,但在市场高压以及换机红利逐渐消失的大环境下,又被打回去做学生人群也算是预期范围。
以今年七月底发布的魅族PRO7为例,不管是产品的口碑还是销量,魅族PRO7都算不上成功。12月11日,在魅族架构调整的当天,记者在京东等电商平台看到了PRO7更是打出“全渠道最高直降600元”的促销计划。
资本与市场重压下的“失速”
魅族创始人黄章对这家公司的追求是“小而美”,要“做心中的手机,卖给喜欢的人”,并非服务大众市场。但到2015年,魅族的销量增长了350%的同时,人员规模也增长到接近四五千人。
中间的变化始于黄章内心对于资本市场的“新认识”,在2014年春节过后,他对员工说,魅族过去是用利润滚动发展,是普通的养猪术,但融资发展是养“火星猪”,后者意味着魅族开始向全产品系列扩张,价格要延展到千元以下,将盘子做大。
并且,2015年魅族引入阿里巴巴作为战略投资者时,就已经有了登陆资本市场的计划。黄章曾喊出“稳增长、创利润、挺进IPO”的目标。
“从以前的利润优先,变成了销量优先,这样才能成为移动互联网入口。”一位魅族的高管曾公开表示。于是,这两年魅族成为手机圈中发布会开得最多的厂商,产品型号纷繁复杂。
但今年智能手机的市场竞争异常激烈,即便是OPPO这样的“渠道之王”也对整体市场表现出了悲观情绪。OPPO副总裁吴强此前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今年手机市场相比去年整体要下滑约10%。“在市场最困难的时候,能够活下来就是最重要的。”吴强说。
大品牌打仗,小品牌遭殃,魅族市场上遭受到了来自渠道、市场、供应链等来自多方的压力。
“魅族过去以专卖店为主,魅蓝出现后开始做电商,近两年开始借助国代进入大连锁。”赛诺的一名分析人士对记者说。但从市场数据来看,渠道的扩张并没有让魅族的渠道结构有根本性的变化。
在赛诺的三季度渠道结构表中,魅族的专卖店依然占据了49%的市场比例,而运营商营业店为7%、通信连锁店和独立店的数据为16%和20%,相比去年同期的数据并无明显变化。2016年第三季度,魅族的通信连锁店和独立店的占比分别为15%和14%。
孙燕飚对记者表示,资本对盈利的要求让魅族过去几年走了不少弯路,渠道方也赚不到钱,也导致了部分魅族部分店铺面临关门的风险。“未来魅族的突破点在海外市场以及国内的学生市场,稳扎稳打,实现自我造血才是当下之急。”孙燕飚说。

皇家赌场娱乐官方网站,在2017年的尾声,魅族没有像很多人所期待的那样推出一款搭载全面屏的新手机,反而是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架构和人员调整
12月11日,魅族在内部下发了调整公司架构和高管职责的通知。界面新闻记者从一份所获得的通知信息中看到,在组织架构方面,魅族新成立了海外事业部、配件事业部,原PQCS中心下的PMC部职能平移至供应链中心,PQCS中心更名为QCS中心。此前,魅族内部设有海外营销部,这次调整也把魅族的海外业务合并到了一级事业部之中。
高管调整方面,最重要的调整应该算新高管戚为民的加入。通知显示,戚为民被任命为公司高级副总裁、CFO一职,负责财务管理工作,直接向公司CEO黄章汇报。
这意味着,除了公司现任总裁兼COO白永祥外,协助黄章管理公司事务的高管又多了一位。两位高管中,白永祥将侧重协助各事业部及业务共享平台;戚为民将管理职能支持平台。
公开信息显示,戚为民曾经在多家企业担任财务总监等职务。2014年12月26日起,戚为民担任天音通信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财务负责人,直至今年5月卸任。
去年10月,天音控股发布公告称,将以自有资金2亿元投资魅族,获取后者0.655%的股权。后续公告显示,魅族在2015年初到2016年中的一年半时间内,合计亏损超过13亿元。
而在今年,魅族一改前一年合计发布14款机型的节奏,把重心放在了7月发布的旗舰机型魅族PRO7上。但是这款机型在市场上的反响同样一般,可以预见的是,今年魅族的财务表现未必会比上一年有所改善。
在这种情况下,引入外来的高管协助打理公司财务状况,提升运营效率,也似乎成为了魅族明年的重点工作。
除了节流之外,海外事业部和配件事业部两个新部门的成立,也显示出了魅族希望从其他渠道获取更多收入来源的决心。
海外事业部从魅族原有的海外业务脱胎而来,今年年初,魅族方面透露,海外市场在2016年合计销售出了200万台手机,在东南亚、东欧都有不错的销售表现;之后,它们希望进一步在西欧市场发展。
界面新闻记者也了解到,在目前国内市场竞争白热化的背景下,魅族方面也有意在往后继续开拓海外市场。在这次调整后,魅族副总裁郭万喜将负责海外事业部,直接向黄章汇报。
配件事业部方面,扛起大旗的将会是此前负责Flyme事业部的魅族高级副总裁杨颜,他同时还会掌管电商事业部。包括Pingwest在内的媒体报道称,Flyme已经能够实现不错的营收,盈利甚至能够达到10亿元级别。选择让杨颜掌管这几个事业群,除了希望整合Flyme系统以及电商、配件业务外,魅族方面可能也看中了他创造营收的能力。
值得一提的是,Pingwest提到,此前魅族的电商、配件业务主要是由魅族高级副总裁李楠来负责。而在今天早上,李楠也在自己的朋友圈中提到,配件部门重要性上升后,希望能够拿出更多的产品丰富线上线下零售点;未来专卖店能否进军Shoppingmall,丰富的产品至关重要;魅蓝会和配件事业部紧密合作。
这并不是魅族近期来的第一次重要人事变动。上个月,有消息传出,称由于PRO7销售不佳,魅族事业部销售副总裁褚淳岷将离职;他所带领的销售团队中的大部分员工也将离职。9月份,负责销售的魅族事业部副总裁潘一宽也离开了公司。
在这次调整后,除了掌管海外事业部外,郭万喜还将接过魅族事业部副总裁一职,负责销售工作。往后,郭万喜将承担魅族产品在海内外市场的销售工作。至于今年上半年加盟魅族的前华为终端CMO杨柘,在这次调整后担任的是魅族公司CMO以及总参谋的角色。
可以说,魅族今年在手机市场上并不活跃。尽管PRO7被寄予了厚望,但其最大的设计特色“背后画屏”,在全面屏冒起之后多少显得有些鸡肋。而并不成功的联发科芯片配上偏高的价格,也让一些忠实的魅族粉丝感到不满。各种因素的结果是,PRO7在上市半年后售价直线下挫,许多手机也遭受了无人问津的命运。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对于魅族而言,PRO7更加像是一款过渡性的产品,黄章复出后,需要投入更多的时间来准备打造真正意义上的旗舰机型;也许等到明年摆脱联发科后,魅族才会迎来真正的翻身空间。
从这次调整也可以看出,魅族内部似乎也在试图纠正近年的一系列错误。引进财务高管、建立新的事业部,以及让公司老将主管销售业务,都是为了改善财务状况;至于在PRO7这次试验中走了弯路的一些高管们,都逐渐让路,而是让黄章本人重新掌握魅族的未来走向。
无论如何,2018年也许将会是魅族最后的机会。目前来看,魅族和魅蓝两个品牌将分开运营,前者主攻高端市场,后者主打年轻市场。就连logo,两个品牌之间也会凸显区别。一份魅族内部的公告显示,12月19日起,魅蓝品牌将会采用新的logo设计,当中包含“魅蓝青年良品”字样。
至于魅族品牌,将会继续承载着黄章打造梦想机的野心。目前网上的各路信息显示,黄章本人已经确定,魅族品牌2018年的旗舰机型将会被命名为“15PLUS”;有网友甚至在微博上已经晒出了自己预定这款手机的订单。用户的信心还在,就看黄章出山后能否扭转乾坤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