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的一席话,潮流家电网

一年一度的世界互联网大会已经成为全球互联网界的盛事。12月3日至5日,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浙江乌镇举行,互联网行业再次进入“乌镇时间”。自2014年乌镇被定为大会永久会址后,这座千年古镇在互联网氛围的浸润中,上演了一幕幕古韵与科技碰撞产生的蝶变,也成为中国互联网对话世界的“窗口”。
今年的乌镇互联网大会,郭台铭作为“全球数字经济:深化合作,增强互惠”分论坛的压轴嘉宾现身。当日,央视财经记者张琳对鸿海富士康科技集团总裁郭台铭先生做了独家专访。
在阿里2016云栖大会,马云提出“五新”,即: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技术、新资源,这些让郭台铭一夜没睡好。但无论是富士康还是鸿海,这些年做得都很不错,不停地转型、与时俱进,为何郭台铭当时会“没睡好”?
在采访中郭台铭表示,马云“五新”中的新制造让当时的他有些措手不及,互联网公司运用网络技术显然比制造企业有优势,但转念一想,制造业也有属于自己的底蕴。
富士康已经发展了43年,经验和技术累积了43年,培养出许多具有工匠精神的优秀制造工程师,现在只需给他们灌输网络经济、数字经济的文化,让每个制造设备与智能设备碰撞,每个制造工艺都能够运用数字化管理,其实核心优势还在自己手上,所以现在郭台铭也比较释然。
富士康上榜“全球最聪明50家公司”郭台铭:我的员工变聪明了!
在今年《MIT科技评论》“全球最聪明50家公司”的榜单中,9家中国公司上榜,本次评选的标准是“拥有真正的创新技术,以及实用又野心勃勃的商业模式”,不以公司名气或市值为考量标准。
其中富士康位列第33名,上榜理由是:观察中国制造业发展方向之后,该公司用大量的机器人取代了低成本人力劳动模式。那郭台铭是怎么理解这份榜单中“聪明”这个词呢?
郭台铭回应,都要归功于自己的员工变聪明了。在未来,90后、00后越来越少人会选择到最基层做流水线工人,这种相对呆板、重复性的工作并不会启发脑力,给个人带来的成长空间、工作经验的积累也相对有限,所以这一工作势必会被自动化和机器人取代。但背后有其布局,郭台铭说,“富士康这么多年员工人数一直在增加,整体更是从量的增加变成质的增加,很多制造工程师需要学网络技术、云端技术、物联网技术、数字经济等,这些无形当中让同事们更有兴趣、更有心得。变成聪明的企业不是我变聪明了,而是我们的员工变聪明了。”
机器取代人类?!120万员工会有隐忧吗?
近日,麦肯锡报告给出了一个触目惊心的数据:在包括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在内的自动化发展迅速的情况下,到2030年,全球8亿人口的工作岗位将被机器取代。
到那时,中国高达31%的工作时间将被自动化,约有1亿的人口面临职业转换,约占到时就业人口的13%。那么富士康的一百多万员工会不会担心自己将来会被替代掉?
郭台铭表示:“不会,发展天地更广了。我们厂里的机器人智慧评估现在大约在人类3-4岁的水平,我们要把它训练到10-12岁,能够快速判断,运用基础科技5K+5G,看得更准确。很高兴国家制定一系列政策,国务院出台5G将来应用,让智能制造兴旺起来。我们现在做一个产品,当工厂发生错误的时候,通过网络告诉所有厂区,初级机器跟人学习,现在机器跟机器学习,将来机器把错误告诉人,人判断去改善下一个设计,人机良性互动,不会有冲突。”
郭台铭:2020年后,经济将会快速慢步前进
郭台铭认为:“从长远来看,要看10年、20年,现在要的不是快,而是稳,调结构过程当中,稳增长比快速增长来的重要,因为现在都是要让这些高科技都能够生根、结合,要跨行业合作,所以这个需要时间。我认为现在并不是整个世界经济成长放慢,而是世界经济进入一个调整过程当中,网络经济、数字经济跟硬件制造技术,包括到实体经济发展,全世界都面临大的变革。这个变革需要时间来消化,需要时间来适应,需要时间来学习。所以大家放慢,我觉得是一个好现象,能够把基础打好。2020年以后,这个经济将会很快地快速慢步前进,因为基础已经打好了。”
郭台铭:我最看好实体经济跟数字经济结合的领域
当记者问到未来最看好哪个领域时,郭台铭表示:“我最看好的还是实体经济跟数字经济结合的领域,会用在智能制造、农业生产、健康、互联网、安全、监控,这些东西对于社会对于我们人的实际生活都有很重要的需求,对年轻一代,他们是在网络经济长大的,他们能够享受到科技带来的成果,也能够同时运用最新的科技。”
郭台铭:科技扶贫也是一种扶贫新模式
扶贫是2017年备受关注的话题,郭台铭表示,除了电商扶贫等模式外,科技扶贫也是一种新的尝试。“科技扶贫,我们现在也在内部筹划,明年到偏远落后的地方,我们有很好的8K影像收音技术,协助当地农业抓虫,看不到的虫子可以抓出来,自动化技术机器人做农忙粗活,让机器人做一些他们不想做的工作,这样能够让他们利用科技的力量来扶贫,这是我们想定的目标。”
郭台铭:互联网行业下一个风口:人工智能
在互联网大会的采访中,多位互联网大佬都认为,互联网的下一个风口是人工智能。郭台铭先生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认同:“人工智能,深度学习是互联网的下一个风口。可以用到所有家庭,方方面面,不只是网络、游戏、下围棋,制造与家庭生活甚至于出行,甚至采访工作,都离不开,被很多人工智能所取代。”

如果郭台铭三年前的如意算盘真打得响了的话,当前中国三个最大的电商平台应该是:天猫、京东和富连网联系我们,,幸运的话也许座次还要重新调整一下。
国人对富士康的认知远远超过“鸿海”这个称谓,然而对于公众来说“富连网”则显得更为陌生。
为了拥抱工业互联网转型,雄心满满的富士康曾经高调布局电商事业。早在2010年,富士康经过多年的酝酿,推出“四路门店+一个网站”全消费渠道体系的宏伟构想,在这个体系中,包括富士康与麦德龙合作、意在线下与国美苏宁对抗的“万得城”,以“赛博数码”广场为主体的IT卖场,以超市为载体的“敢闯数码”,以及覆盖三线以下城市的“万马奔腾”门店。而线上电子商务渠道,则是“飞虎乐购”。彼时业内认为,富士康原本可以在线下与苏宁、国美形成三足鼎立到了2013-2014年间,但由于外部环境发生了剧烈的变化,该计划事实上等同于折戟沉沙。
2013年春天,鸿海旗下3C数码购物平台富连网带着全新的使命重磅成立,次年郭台铭重新勾勒了富士康“八屏一网一云”的蓝图,定位电商的“富连网”是该规划的关键部分,也是富士康试图摆脱代工的桎梏、拥抱互联网时代的一个战略转折点。
然而行业对郭台铭的壮志却有另外的看法:传统制造业互联网化,不是一刀切、三板斧,它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多年来被赋予厚望的富连网终未能石破天惊地跳入公众的视野。在电商行业,无论是富连网还是飞虎乐购,虽然头顶有富士康的光环,但其品牌其实非常弱势。不过虽然消费层级人群对其仍感到陌生,在行业内B2B的业务中也还算差强人意。
不过随着富士康开始大步迈向智能制造和工业互联网转型时期,曾经力图角逐电商舞台的富士康改变思路,开始拥抱曾经对抗的零售商。11月一直倡导智慧零售新时代的郭台铭“密会”了张近东,消息还称2018年苏宁将数据直连富士康,实现数据层面的全面打通。另外富士康还将通过对苏宁平台消费数据的挖掘与研究精准覆盖智慧零售业态,并快速完成300家“夏普之家”在苏宁智慧零售门店的落地。相对于“起大早赶晚集”的富连网,“富联网”另一个形态隐隐展现为转型而准备出征。
13日晚间台股鸿海精密公告称,将启动子公司赴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计划,董事会通过了富士康工业互联网(FII,FoxconnIndustrialInternetCo.,Ltd.)拟办理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并申请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将于2018年1月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就有关FII上市计划进行表决。据HEA了解,在FII上市时,鸿海集团将持有85%股份。
有台湾媒体称,鸿海将重要业务资产FII选择A股市场挂牌的讯息让台股感受到了史上最冷的寒意。据家电网精略统计,台湾证券上市公司共计有1929家,鸿海旗下共有全球936家子企业,扣除台湾所属80家子企业,鸿海集团在岛外共计设立了856家分支企业,即便扣除325家控股性质的公司,实质营运的公司也达531家之多。换言之鸿海集团的当量,超过台股挂牌的企业数量的1/4。
实际上自2016年以来,台企募集公众资本的阵地开始倾向更具流动性的A股和港股,证券人士指出,台湾资本市场对企业来说只剩下初次公开发行的募资功能,至于其他现金增资、公司债及可转换公司债等,能够筹募到的资金也相对有限,台湾资本市场本益比相对偏低是事实,企业没有成长性等原因。
相对而言,A股和H股的流动性和交易量都相当高,具有更高的估值潜力,也有更高的本益比。目前台资在A股挂牌的企业约20家,包括联发科旗下汇顶、亚翔旗下亚翔集成等。鸿海集团旗下公司如鸿腾六零八八精密科技、富智康、云智汇科技、讯智海等也早在港股挂牌。
据HEA了解,FII成立于2015年3月,主要业务是从事工业物联网。鸿海方面表示,此次FII申请上市不仅将有助于集团留住在地关键人才,共享发展红利,构建工业互联网生态系统,这是鸿海全球化发展既定战略方针。郭台铭多次强调公司在8K+5G、工业4.0、互联网+方面的投入和期许,而上述规划也是鸿海集团转型升级的方向。
当前正是中国工业互联网发展蓬勃时期,自2015年起‘互联网+’行动计划被制定,国家便着重推动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与现代制造业结合,促进电子商务、工业互联网和互联网金融的健康发展,引导互联网企业拓展国际市场,具有广泛的市场前景。
早在2015年的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鸿海就表示将转型为“六流集团”,并正在打造工业互联网生态系统。今年12月希望兼济天下的郭台铭于乌镇再谈工业互联网转型:“工业互联网就是云计算、移动信息、物联网、大数据、智能数据、公众网络,最后再加机器人。”他透露富士康正准备用在制造业积累的44年的工业数据,建成一个工业互联网的平台,并准备向中国几千万家中小企业开放,让这些中小企业“不要掉进信息孤岛”,“不能让他们成为工业孤儿”。
在宣布了富士康将逐步开放工业互联网数据消息的10天之后,FII申请上市的消息传来。
即便工业互联网+智能制造的转型巨轮早已转动,但在一个月前的今天,鸿海发布的2017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鸿海第三季度净利润同比下滑39%,为9年来的最大降幅。在截至9月底的第三季度,公司营收为1.08万亿元新台币,与上年同期基本持平。
代工利润已然是走上稀薄道路,为了撕掉代工标签,郭台铭近年来为鸿海转型做足了工作,从各方面推进其转型之路,包括推出自有品牌电视,通过HMD公司一起向微软收购诺基亚,联手腾讯打造智能电动汽车,涉足医疗、人工智能制造,紧接着收购夏普等,都是鸿海为摆脱过度依赖苹果代工的所做的努力。在此次的乌镇之行,郭台铭也表示,未来20年里,工厂流水线上的工人将消失。据了解,从2014年到2016年4月止,富士康的直接劳动工人减少了20多万人。2011年郭台铭宣布“百万机器人换人计划”,富士康表示要在2014年装配100万台机械臂,截止到2016年底,仅仅只装配了4万台左右。
不过,即便未来的流水线上将不存在工人,随着人口红利的过去,老龄化以及劳动力不足也为富士康带来了招工困难,智能制造的“换人计划”还未能够完全取代人类。这也使得中国的智能制造转型大任较为严峻。
近日有专家提出,智能制造首先是从状态感知开始的,并驳斥了“做智能制造就是多用机器人”的观点。要做到真正的智能制造,必须要先具备三个基本条件:一是便宜的传感器,二是数字化一切可数字化之物,三是网络化一切可连接之物。
换言之,智能制造并非仅仅是“自动化程度”的高低,实现人、机器、机器人的合理分工和协同作业才是首要任务。今年《麻省理工科技评论》中把富士康列为全球最聪明企业第33名,理由是用了大量机器人替代员工。郭台铭回应,这是因为他的员工变聪明了,繁冗的工作都交给了机器人,从而使得员工才能做一些聪明的工作。
此次,母公司鸿海主导下将“富连网”推向A股,依托于其44年沉淀的精密制造能力和工业数据,或许将加速从劳动密集型逐鹿“无人化”、多元化的智能制造企业转型,完成代工厂转型的时代使命。
不过也有证券人士指出,当前在不少排队待审公司更希望拖延时间错峰政策收紧环境,此时推进IPO可能会经历一番“波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