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十风度翩翩智能音箱争夺战蒸蒸日上,时髦家用电器力网

有人说:时势造英雄,英雄识时务;还有人说:时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在机缘巧合之际,忽然之间,毫不起眼的智能音箱竟然成为各大巨头争相布局的“宠儿”,开始在市场上崭露头角,引起各方侧目。
很多人以为,在当今科技产品更新换代极快的时代里,智能音箱在红火一段时间之后,就会回归宁静,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这不,在双十一来临之际,关于智能音箱的炒作又开始甚嚣尘上了。
10月20日,阿里的“天猫精灵X1”作为淘宝双十一购物节的预热“选手”率先登场,推出淘宝超级会员99元购智能音箱。随后在10月25日,叮咚音箱也不甘示弱,推出京东Plus会员49元购机。可见,在双十一这样一个万众瞩目的节点,阿里、京东先后掀起了智能音箱的价格战、补贴战。在对智能家居入口的卡位与争夺之下,今年双十一或将成为智能音箱发展的一个引爆点。
现在,关于智能音箱主要有两种针锋相对的观点。一种观点认为,智能音箱现在是一个新的风口,未来将进入“巨头争霸”时期;而另一种观点则认为,智能音箱目前只是短暂的狂欢,最终将化为泡沫,成为一场风花雪月的故事。在这两种观点中,哪一种更加符合现实情况呢?
智能音箱波诡云谲成为行业热点
近年来,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智能音箱作为面向智能家居领域的入口型落地应用,成为亚马逊、谷歌、微软,苹果、BAT、小米等科技巨头关注的焦点,也成为硬件厂商、内容厂商争抢的“蛋糕”。一时间,智能音箱风生水起,受到各界关注。
目前来看,智能音箱在国内市场已经发展2年有余,大体可分为三股势力,一股由阿里、京东、小米、腾讯等互联网巨头为代表,具有资源优势以及渠道优势,是主导未来风向的核心力量;一股由亚马逊、谷歌、苹果、索尼等国际巨头构成,它们凭借自身优势都企图在国内市场分一杯羹,扩大其影响力;而另一股势力则是由本土的制造业及创业公司构成,它们凭借自身的特点构建差异化,从而谋求发展。
尽管巨头们对智能音箱情有独钟,但是从市场来看,却处于“剃头挑子一头热”的状态,市场销量很小。据Gfk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智能音箱零售量只有1万台,2016年销量增至6万台。2017年1—8月智能音箱的累计销量已经超过了10万台,而随着9月份上市的叮咚2代、小米音箱、问问音箱等进入市场,以及后续更多玩家产品进入市场,今年Gfk给出的市场预期是35万台。
可见,现在智能音箱行业呈现两方面特点,一方面越来越多的智能音箱产品参与到国内市场的争夺中;另一方面市场却做不起来,广大用户对智能音箱并不感冒。
因此,当下的智能音箱市场,可以用“冰火两重天”来形容。众多企业看好这一产品,不遗余力推出新品,抢占市场份额;广大消费者对此反应冷淡,造成智能音箱销量很小,与众多企业的热情形成了强烈反差。
事实上,被众多企业所看上的智能音箱市场,其背后抢占的其实是智能家居的入口。通过智能音箱,帮助用户联通家庭所有智能家居用品,形成家居生态,这才是众多企业的“醉翁之意”。然而,现有的智能音箱在技术和功能方面,尚不能完全打动消费者,无论是小米AI音箱还是天猫精灵X1,抑或是其他品牌,缺少对消费者产生强大吸引力的东西,这是智能音箱市场发展缓慢的一个原因。
智能音箱叫好不叫座是一场“暂时的狂欢”
从市场来看,智能音箱一直处于“叫好不叫座”的境地,为了改变这种冷冷清清的局面,巨头们针对双十一来临,争相开展促销活动。在这大规模的促销活动下,智能音箱有望实现一定数量的增长。业内人士认为,长期以来国内智能音箱市场不温不火的原因,主要在于以下几点:
首先,就国内市场来看,人们暂时还没有形成使用音响的习惯。现在,智能音箱的主要消费对象年轻人大都忙于工作,在家里停留的时间不长。在较大生活压力的影响下,真正有闲情逸致去享受音响的人并不是很多。喜马拉雅硬件总经理兼副总裁李海波认为,“中国用户更倾向于在路上消费更多内容,而不是家里的起居室和卧室。”
其次,用户还没有形成语音交互使用习惯。罗永浩曾经指出,语音交互面临的更大难题其实是用户的心理障碍。这也是所有生产智能音箱的厂商不得不考虑的心理学问题。语音交互虽然可以提高效率,提高便捷性,但是人们对于语音交互的接受程度和使用习惯问题还需要逐步培养。
再次,现阶段语音交互技术不够成熟。当前智能音箱在国内仍处于初级阶段,而语音交互需要足够多大数据、互联网支撑,并且汉语比英语更加复杂,语义理解难度更高。这就使得目前的语音交互技术仍然不够智能,无法给用户提供最优质的体验。
以阿里的天猫精灵X1为例,就用户评价来看,用户的反应并不很好。在贴吧以及电商平台,吐槽天猫精灵“迟钝”,不够智能等问题很多。
在以上多个因素的作用下,智能音箱市场的未来,仍然充满了诸多未知数。有业内人士认为,语音交互技术或许会成为未来的主流,但是智能音箱能否成为未来非常重要的一个入口仍然值得怀疑。“当前阶段来看,智能音箱充其量只能算得上是一个生意。它无法成为入口,至少是无法成为主流的入口。”一位互联网业内人士一针见血说到。
另外,也有人认为,火热的智能音箱只是一个泡沫而已。物联网资深专家杨剑勇告诉人们:“不要把智能音箱被视为家庭入口来想象未来,不要被这股虚火冲昏头脑。”
由此可见,当前的智能音箱热潮,很大程度上是一场短暂的狂欢。在现有技术的局限下,智能音箱未来沦为“鸡肋”也有可能。虽然众多企业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如果不能真正实现技术上的突破,不能赢得广大消费者的青睐,那么就“神马都是浮云”。在国内的智能音箱市场,未来仍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新闻中心,近两年,智能音箱风靡美国,销量成绩不菲。继去年亚马逊Echo卖出3000万台的惊人业绩后,刚在今年2月上市的苹果Home
Pod智能音箱已成功拿下了美国3%的市场份额。
然而,一直被全球认为是消费潜力巨大的中国市场,却在智能音箱领域陷入尴尬的境地。目前为止,国内还未出现单品销量突破1000万台的智能音箱产品。
喜马拉雅副总裁李海波曾表示:“仅仅在深圳南山区一公里以内,就有112家公司做语音智能。”有如此之多的公司在做智能音箱,但真正成为了产品用户的公司却少之又少,国内还没有任何一家公司能复制Echo的神话。
显然,对于智能硬件来说,没有销量,都是空谈。有人曾用这么一句话形容目前国内的智能音箱市场:行业爆款转身变成了鸡肋。
冰火两重天的中美市场
智能音箱大混战从前年开始,已经在硅谷的巨头间打得焦头烂额。
2016年,Google推出了GoogleHome、微软和哈曼卡顿联合研制的Cortana智能音箱Invoke也在去年发布。紧接着,苹果表示要推出HomePod音箱,但最终风头还是被亚马逊霸占。
2017年,亚马逊智能音箱Echo的销量表现突出。根据咨询公司Cirp在2018年1月份公布的一组总量数据显示,截止到2017年年底,全美共有超过4000万台智能音箱正在使用中,其中亚马逊占到3000万。
在国内,巨头之间的智能音箱大战也打得火热:百度的小度在家、阿里巴巴的天猫精灵、小米的小爱音箱、京东的叮咚音箱等等都悉数到场,新品发布会接连开启。
关于智能音箱的故事也被越讲越动听:成为流量入口、搭建生态平台、甚至成为智能家居终端……智能音箱行业在这两年异常热闹。
然而,纵观国内近两年智能音箱领域的发展,想要称之为“风口”还为时过早。更多的狂欢是在巨头和创业公司等企业之间展开,在用户处的反馈却冷静了许多。即使是国外的明星产品——亚马逊echo也在国内也出现水土不服的现象,销量和国外比起来,只能说差强人意。
根据GFK中国的《中国智能音箱市场分析》报告,国内的智能音箱销量在整个2015年只有1000台左右,到2016年增长到了6万台左右。在2017年的1月到10月,整个国内的智能音箱销量总共也刚刚超过10万台。
直到双十一,智能音箱在销量上获得了突破达到了150万台。但相比较亚马逊的3000万的数据,仍然还是有很大的差距。
国内开打价格战,想入场要准备烧15亿
去年7月,小米发布了首款人工AI智能音箱“小爱同学”,售价299元,被称为“价格屠夫”,也从此开启了价格战的大门。
当时,天猫刚发布的天猫精灵X1售价为499元,京东的智能音箱京东叮咚A3售价599元,号称中国版Echo的RokidPebble官方在天猫售价是1399元,而其他国外已经上市的亚马逊Echo、谷歌Home等都在千元以上,在鲜明价格的对比下,小米智能音箱的价格成为了获取用户的一道杀手锏。
接着,阿里和京东在双十一前夕便开始筹备一场盛大的价格战,企图通过双节抢占市场。双十一期间,阿里的天猫精灵降到了99元的超低价,而京东叮咚音箱的促销价格甚至低至了49元,这种低价促销手段也带来明显的效果。
低价反映了入局企业在烧钱和补贴大战中鲜血淋漓的战争。但目前来看,人工智能音箱还在培育市场的阶段,也就是所谓的“烧钱时期”:成本高、售价低,仍处于抢占赛道的入场节点。
暴风集团董事长兼CEO冯鑫曾对此表示:要想占有智能音箱这个市场,首先要准备好3年烧掉15亿。
去年,阿里巴巴AILab负责人浅雪曾在接受采访时曾直言道:“我的老板跟我说了,要靠我赚钱连水电费都不够交的。目前人工智能的音箱市场,还在处于开荒的状态。以阿里对智能音箱的投入补贴为例,其首要的目的还是先拿到进军智能音箱的‘入场券’。”浅雪认为,价格只是一个市场教育的手段,真正能够让用户认可的是产品体验和服务。
在盈利模式上,目前业界主要有两种方式。一种是以苹果、小米、出门问问等切入智能家居的场景,通过硬件售卖来赚钱。具体来说,就通过智能音箱来掌控家庭娱乐和智能中枢,类似于消费者的虚拟个人助理,打通其用户的穿戴设备、车载、以及智能家居等,起到一个智能中枢的作用。
而另外一种是以阿里为典型的巨头公司,其目的主要还是在提高企业的GMV上,意在AI时代的流量入口。
从阿里近几年的财报可以看出,虽然有很大的增长用户都来自于2014财年-2016财年,但增长并不明显,GMV增速放缓,除了原有的流量渠道之外,阿里急需要补充新鲜的流量渠道,这也是为何阿里会大笔投入的原因之一。
技术硬伤难以突破:语义识别以及中文语言识别
市场研究公司Gartner分析师TracyTsai曾针对智能音箱做出相关分析表示:在对话方式上,一些中国制造商生产的设备语音识别准确率低,中文自然语言的整体理解和反应依旧不够成熟,这是阻碍普及的一个关键原因。
相关业内人士徐非对腾讯科技表示:“语义识别是目前智能音箱的一个痛点,但也是AI技术的一大问题。AI可以下围棋战胜李世石,但它现在不一定能听明白每个人在讲什么。”
智能音箱的语音技术可以分为三个阶段:噪声抵消、语音识别,和语义识别。相对于国外,我国在于AI智能语音助理上的发展水平暂处于相对落后的状态。而对于智能家居这种产品来说,其技术核心是依赖语音声控,背后是人工智能的智能识别能力与深度学习能力。
虽然现在国内在相关技术上已经有一定的突破,比如科大讯飞,思必驰等公司都是具备语音识别能力的厂商。但当前,国内的智能音箱厂商还没有人工智能方面的平台优势,可以像亚马逊、谷歌那样跨越多个垂直领域进行资源整合的能力。
比如在国外,GoogleAssistant联合了70多家智能家居厂商共同合作包括括洗衣机、冰箱等等产品的结合,而亚马逊则其实是在基于声控软件Alexa方面构建了一个基于语音产品的开放平台。全球电子消费展展会主办方消费技术协会首席经济学家ShawnDuBravac曾表示:“到现在,配备了亚马逊的Alexa语音助手的产品现在大约有1500种。”
另外,除了在技术实力的原因以外,其语义识别的主要问题在于中国复杂的语言环境。
目前市面上的AI音箱只支持中文普通话交互,与中国的人文环境有所差异,实际情况却不如想象中那般简单:中国地域广袤,方言语系多样,据不完全统计,仅彼此不能相互沟通的方言就有80多种。
虽然普通话已经普及了几十年,但截至今日,仍有不少人不会说普通话;而夹杂方言的“伪普通话”更是多如牛毛。在语境方面,也不利于机器的语音学习和大数据手机。相比国外的智能产品,我国在本土智能音箱的发展过程中,仅在语言关方面,就需要多耗费数倍的研发精力。
同样,这也是亚马逊走向本土企业存在的问题:即使Echo能够打入国内市场,但在转向中文识别的工作就足够让亚马逊头疼了。
因此,由于智能音箱在汉语的语音识别和语义交互等对话式交互技术还尚未成熟,都严重影响着用户体验。在目前的过渡阶段,提高音箱耳机产品本身的性能才是企业的重中之重。而只有当语言交互界面技术成型,并发展为标准服务时,智能音箱在有可能在中国市场真正普及起来。
中外用户消费习惯差异巨大
再看中国的智能家居产业,相对于国外整体起步较晚,到现在,消费者对智能家居的需求以及购买意识还处于初级阶段,对智能家居的依赖度较低。
以智能锁为例,部分欧美日韩国家普及率已经达到了60%,但根据相关数据表明,2017年中国智能锁的使用率还不到3%。总体来说,智能家居产业的滞后,是阻碍音箱发展的首要原因。
对此,业内人士旭飞表示:“实际上,国内对于人工智能的技术还没有使用习惯,智能音箱算是整个AI领域发展较为快速的。其实,我们也能从中看出一大问题,就是智能音箱的核心价值没有标准化,没有抓取到用户的核心需求,很多人都是在为智能而不是音质等需求买单,总的来说,不论关键在不在于技术,而是如何让技术符合你的生活需求,AI需要实实在在的应用。”
国内智能家居产业产能滞后
除了目前用户对产品的接受度不高以外,其主要的问题还是中国智能家居的产能落后,在产能上难以供应一定体量的产品,也给智能音箱的产出增加了难度。
有媒体指出,从去年的双十一便可以看出智能音箱在产能方面的问题。双节开始,天猫精灵到当天9时的总销量便达到100万台,但随后页面就是售罄的状态。直到晚上8点,天猫又以“Onemorething”的形式抛售2万台做收尾。用户发现,购买智能音箱后的发货日期延时较长,大多数为11月30日前和12月31日前。侧面看出,连阿里都在智能音箱的产能上力不从心,更不用说其他刚刚入局的新手了。
以此来看,与其说一场关于智能音箱大战,其背后比拼的是入局公司的资金背景、AI技术背景、资源整合、以及市场开拓等诸多能力。
但尽管如此,仍有对中国市场表示乐观的态度。近期,IDCChina主管AntonioWang预测,智能音箱是中国下一个重大的消费电子趋势,中国有望成为继美国之后的第二大智能音箱市场。Antonio说:“2016年无人机当道、2017年虚拟和扩增现实发烧,2018年换成智能音箱一枝独秀。”
这样的预测究竟在今年会不会实现?智能音箱是否能如众望所归,克服目前的种种难题,成为下一代人机交互入口?我们拭目以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