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家电网,谁在支持贾跃亭的骄傲放纵

新闻中心 5

随着媒体报道前创业板发审委委员被有关部门采取强制措施消息的发酵,使得牵涉其中的乐视网(15.330,0.00,0.00%)(300104.SZ)再度被舆论所包围。
市场疑虑的发酵,或许始于2016年11月后的“资金链断裂”风波,也许在更早之前的2010年。
与之同时,有关乐视的“风吹草动”即会引发市场的轩然大波。但截至目前,一切仍只是传言,并未获得相关部门的正面回应。
11月3日,证监会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中也只是表示已注意到相关消息,正在进一步了解核实。
而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采访中,多位业内人士亦表态认为当下不宜对乐视网作过多猜测与解读,在目前没有过多证据的情况下,应等待最终的结论。
同一天,乐视网有关人士在回应上述事项时,给出的答复则是:“影业、致新业务独立,一切正常,没有受到影响。”
上市质疑
今年10月的最后一天,在市场毫无征兆之下,多个媒体同时报道称多位前创业板发审委委员被有关部门采取强制措施的消息,并将缘由之一指向乐视网2010年的IPO。
在随后《财经》杂志的报道中则进一步提及,此次被采取强制措施的前发审委委员人数或超过10人,且目前已经涉及的人士包括时任亚太集团会计师事务所副主任谢忠平、北京天圆全会计师事务所副总经理孙小波。
故事发轫于2010年8月,尽管遭到市场的诸多质疑,在行业中名不见经传的乐视网依然在IPO严格的审核中“突围”,成功登陆彼时设立不久的创业板。
上市后的乐视网在随后的六年时间中,随后将业务从最初的网络视频一步步延伸至内容、平台、终端和应用等各个方面,并伴随着控股母公司乐视控股提出的“生态化反”概念,迎来业绩与股价的双丰收。
直到2016年11月,贾跃亭主动披露乐视控股面临资金链断裂问题,乐视网随之面临转折。此后孙宏斌的驰援,却仍没有得到解救,且伴随着“发审委委员事件”的持续发酵,不得不面临是否会被“强制退市”的争论。
而在去年,在对原证监会投资者保护局局长李量因受贿一案的调查中,亦曾提及与乐视网有关的信息。根据有关部门的指控,李量曾在2000年至2012年担任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发行审核一处处长、创业板发行监管部副主任等职务时,为包括乐视网在内的9家公司上市提供过帮助,并收受了这些公司所送的合计近694万元财物。
虽然随后乐视网回应称“公司以及公司的现有各主要股东和公司的管理层均与该事项无关,不受到任何影响”,但有关乐视网IPO涉嫌造假的质疑,开始在市场上广为流传。而实际上,自乐视网IPO排队以来,有关疑问也从未消失过。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2010年8月成功上市前,外界对乐视网最终能够IPO成功一直抱有疑问。
彼时,在整个网络视频行业中,乐视网在网站流量上不仅远低于当时的行业龙头优酷、土豆等,在知名度上亦名不见经传。
业绩上,乐视网招股书则显示,这家成立于2004年的公司在2007年时,营收最高不过3691万元却已率先实现盈利,而同时期的优酷等企业,仍身处“烧钱”亏损中。至2009年时,乐视网营收进一步增长达1.46亿元,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4448万元。
乐视网招股书中进一步披露,营收主要来源于网络高清视频服务收入,仅此一项在2009年时就占总营收的近86%,而网络高清视频服务收入又主要来自于个人付费用户。
“虽然现在市场传言很多,但迄今没有看到特别有力的证据能证明乐视网存在上市造假,外界应该等待最终的结论再作判断。”一位长期从事证券法的律师说。
上述律师进一步表示,目前也无法判断整个事件的主导方是证监系统还是司法系统,但从目前只涉及原发审委委员,而没有传出乐视网IPO时中介机构的消息,“答案也许很清楚了”。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参与乐视网IPO的保荐机构为平安证券,律师事务所和会计师事务所则分别是北京市信利律师事务所、利安达会计师事务所,且整个过程中,三者分别从中获得了3600万元、70万元和70万元的报酬。
不过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彼时参与乐视网IPO的平安证券,正是由薛荣年掌舵,而在他担任平安证券总经理期间,由平安证券担任IPO保荐商的万福生科、胜景山河等,都曾被爆出财务造假。
由盛而衰
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从2010年至2016年,乐视网无论在业绩还是股价上,一直风光无限。
2010年,乐视网营收仅有2.38亿元,但至2016年年底时已达219.87亿元,增长幅度达到91.38倍;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则从最初的7010万元增长至去年末的5.55亿元,增长幅度同样接近6.92倍。
与业绩的快速增长相比,在二级市场上,乐视网上市首日股价即达近43元/股,此后的多年里则一直稳步上行,至2015年5月时一度达到向后复权的1573.74元/股。
乐视网业绩与股价的齐涨,与乐视控股和贾跃亭分不开联系,而乐视控股与贾跃亭则与“生态化反”这个词密切相关。
直到去年11月以前,贾跃亭对乐视控股的未来是预计建设包含内容、大屏、手机、体育、汽车、互联网技术以及互联网金融七大子生态,各大生态之间互相独立又互相牵连,从而打造成一个“乐视闭环”。
正是在这样的一个“闭环”中,原本应该作为独立运营体的乐视网与乐视控股之间关系难分,彼此之间的关联交易纷繁复杂,并不断引来外界更加激烈的质疑。2015年,中央财经大学财经研究所研究员刘姝威即多次撰文,对乐视网的盈利能力提出质疑。
同样,为了打造这样一个闭环,无论是在乐视网还是其它子公司中,乐视控股均进行了多次大规模融资。
以乐视网为例,Wind资讯数据显示,在其IPO、两次定增、发行债券、发行信托以及贾跃亭及其关联人多次减持后,累计的融资额度已经高达300亿元。若再加上乐视致新、乐视影业以及乐视汽车体系的融资,总融资额高达600亿元以上(包括融创中国的150亿驰援)。
依赖乐视控股而业务蓬勃发展的乐视网,终于又因为前者的资金链问题而出现危机;依赖不断融资又不断烧钱的乐视控股,也终于因为钱的问题深陷“风波”。
2016年11月,由于供应厂商的“逼宫”,贾跃亭选择以员工公开信的方式,对外披露了乐视控股所遭遇的资金危机。尽管彼时乐视网多次对外宣称,资金问题仅限于乐视控股的非上市体系,与自身无关,但随后在2017年披露的多份财报却“打了自己的脸”。
今年一季度,乐视网财报仍显示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达1.25亿元,同比增长8.76%,但随后的中报和三季报却显示,公司分别出现6.37亿元和16.52亿元的巨幅亏损,且原因正是乐视控股资金危机的波及。
与业绩变化相比,乐视网虽自今年4月即告停牌,但股价依然被外界普遍看衰。连日来,20余家基金公司再度对乐视网估值进行了下调,下调后价格为其停牌前价格出现三个跌停后的7.34元/股。
这一价格与停牌前的15.33元/股相比,几近腰斩。 自我救赎
从“乐视网”到“新乐视”,改变的或许不仅是名字。
今年1月,当融创中国选择以巨资入股包括乐视网、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三家“乐视系”上市公司体系公司时,外界曾普遍认为这一举措将助整个乐视控股走出困境。而在那场由贾跃亭和孙宏斌为主角的新闻发布会上,二人表现出来的“惺惺相惜”,也一度令市场对乐视网的未来颇为期待。
然而现实终究骨感。由于所涉资金问题太大,乐视控股迄今未能全部解决这一难题,且正如上文提及,由于与母公司的切割,乐视网经营上出现巨额亏损,并在股价上遭到多方看衰。
实际上在解决关联交易的问题上,乐视网今年多次披露,未来将以“聚焦大屏和生态开放等”为新战略方向。此外,乐视控股还与乐视网商议出让乐视金融业务以抵债。
除去业务上的切割外,在人事与组织结构上,乐视网在今年也进行了频繁的调整。
今年5月21日,乐视网宣布贾跃亭辞去公司总经理一职,继任者为彼时乐视致新的负责人梁军;不到两个月后,贾跃亭再度从乐视网董事长一职中离开,仅保留控股股东地位,从而彻底交出乐视网的管理经营权;7月中下旬,乐视网以一场“史上最短”的股东大会,选举了包括孙宏斌、梁军等人进入董事会,孙宏斌此后还成功当选为董事长。
但这样的变化显然没有结束。尽管在8月16日,梁军连发六封任命函,组建了乐视网新管理团队,但10月28日其离职公告的披露,却让外界再吃一惊。
稍早前,接近乐视网有关人士表示,梁军的离职更多在于与孙宏斌之间经营理念的差异,且由于乐视网业绩一直难有起色,才最终决定更换负责人。只是关于外界盛传的刚回归不久,目前担任乐视致新CEO的张志伟将就此接替梁军的消息,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与前者相比,目前担任乐视影业CEO的张昭或更有希望。
实际上在10月末,乐视网新成立的管理委员会中,出任主席一职的正是张昭,且这一新成立的部门被外界认为是在总经理最终确定前的一个临时性、过渡性组织。
有意思的是,面对过往贾跃亭作出的将减持资金无息借给乐视网使用,却最终失约一事,上市公司已经多次向其发函催促,最新一次便是上个月末。最新数据显示,此前,贾跃亭和贾跃芳减持后曾承诺借款给乐视网的金额共计73.78亿,迄今实际只借了11万。
“虽然现在传言很多,但在最终结果出来前,不宜作太多猜测和解读。”北京一家私募高管说,“作为上市公司,在没有违法的前提下,乐视网现在面临的也许都是阵痛。”

十月的最后一天,“千疮百孔”的乐视网又一次占据各大财经头条。

据多家媒体报道,参与乐视网IPO审核的多位前发审委委员近期被查,他们被指包庇了乐视网IPO审批时涉嫌财务造假行为。随之而来的,是乐视网一系列的财务造假、行贿官员的指控。

这一次,再没有人关心贾跃亭何时回国,接下乐视烂摊子的孙宏斌是否落泪。所有人都在问,乐视网会被退市吗?乐视网还能挺多久?

事发

事件的发生颇有戏剧性。

10月31日,多家媒体报道称,在第一届创业板发审委委员中,有3到4名委员在2017年7月底8月初被调查,其中两名来自会计事务所。

据知情人士透露,涉嫌此案件的最终人数将超过10人,“主要是涉及乐视网的IPO,还不知道是证监会介入还是公安调查。”

已经上市7年的乐视网,终于还是难逃作假上市的风波。

犹记2010 年
8月,作为国内第一家登录资本市场的视频网站,乐视网可谓是意气风发,上市交易价格超过发行定价
60%,开盘价达到 49.44 元。

但这一辉煌背后的原因,可能并不简单。

早在2016年,乐视网就曾卷入虚假IPO的风波中,并引起了各界的关注。

当时牵出的那条线,在证监会投资者保护局原局长李量身上。

根据江苏省扬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00年至2012年,被告人李量利用担任中国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发行审核一处处长、创业板发行监管部副主任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等9家公司申请公开发行股票或上市提供帮助,并于2000年至2013年收受上述公司投资人所送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693.622654万元。

尽管在2016年11月,乐视网发布公告澄清与该事项无关。但在庭审中,李量的当庭认罪,还是让乐视网遭遇了不少信任危机。

值得关注的是,2017年7月20日下午,中纪委官网披露,被带走20个月的中国证监会原副主席姚刚的案情有所进展:

新闻中心 1

耐人寻味的是,在姚刚执掌发审期间,其治下多人相继落马,包括之前为乐视网等9家公司公开发行股票或上市提供帮助的李量。

显然,乐视能够IPO和这些落马官员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财务

不过,关于乐视网造假上市这一指控,公众其实早有心理预期。

早在2010年6月,乐视网IPO获批的消息出来后,在业内就引起不小反响。当时,华兴资本CEO
包凡就曾调侃:“一个排名第17
位的视频网站,却有业内第一的财务指标,变戏法啊。

包凡何出此言?不妨来看看乐视网的上市时的招股书。

根据其招股书,乐视网的主营业务为网络视频基础服务和视频平台增值服务,视频广告是收入中重要的一部分

有多重要呢?招股书写了:

2007年,乐视网广告收入528万元,占乐视广告收入的100%。而这528万元均来自一家公司——北京新锐力广告有限公司;

2008年,乐视网主要广告客户为北京新锐力广告有限公司、北京中视龙圣广告有限公司、广东省广告股份有限公司和民生银行,四大客户的广告收入共计1735.34万元,占比为99.95%;

2009年,乐视网的客户包括北京新锐力广告有限公司、北京激活广告传媒有限公司、北京春秋天成广告有限公司、北京中视龙圣广告有限公司和广东省广告股份有限公司五大客户,总共为乐视带来了3472.68万元的收入,占广告收入比重的94.02%

看到这儿,大家是不是已经开始有疑问了?广告收入是视频网站收入的主要来源,这可以理解。但是乐视的广告客户是不是有点太集中了?就靠着这么三四家公司,就能撑起全网站的好几年的收入,贾跃亭这做生意的水平简直要上天啊!

新闻中心 2

毕竟,面对这样的业绩,同期在纽交所上市,2009年国内视频网站市场份额排第一的优酷,可能也要大喊一声:“臣妾做不到!”

根据优酷的招股书显示,虽然其广告客户数量在2007年时只有7个,但到2008年和2009年就分别增长到141个和303个了。而这三年间,优酷来自品牌广告销售的收入占净营收的比例分别为65.2%、89.0%和91.6%。

在经济学领域,有个术语叫做Too good to be
true
,也就是说,如果一家企业的财报营收数字太好看,那么它往往不可信。

真相的确让人难以相信。

根据2014
年的媒体调查:其最大的广告客户北京新锐力广告有限公司,办公人员长期只有2
位,但发展出了千万级的广告业务
;另外两个广告客户北京中视龙圣广告有限公司和北京春秋天成广告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是同一个人,名叫陈杰,前者办公地为北京通州区县镇兴一街564
号,后者在北京怀柔区于家园二区甲1 号楼4
门,两家公司的成立日期仅相隔三个月,注册资本金同为50 万元

报道已经说明一切。

质疑

那么,乐视网会有今天的局面,到底是谁的锅?

毫无疑问,作为乐视的创建者和过去十几年内的经营者,贾跃亭难辞其咎。

如果乐视网财务造假和贿赂官员罪坐实,按照我国《刑法》相关规定,当时的法人代表贾跃亭以及相关责任人必须付法律责任。

事实上,假如我们仔细回顾一下近两年来贾跃亭的言行,就会发现,所有他“为之窒息的梦想”,都很有可能是一场帽子戏法。

2017年7
月,就在乐视面临一系列资金链断裂、员工讨债危机之机,贾跃亭辞去了乐视网一切职务,声称要去美国实现自己的汽车梦。

但他至今都没有再回国

他在微博中公布了其美国汽车公司FF 的工厂视频,称“FF91
高端工厂紧锣密鼓进行时。未来,正在打开”。

新闻中心,但据香港某投资人和一些科技媒体称:FF公司已经破产,目前处于转手阶段,根本不存在所谓的几千名员工。真相虽然暂不得知,但公众对于贾老板话语的信任度,已经大打折扣。

新闻中心 3

新闻中心 4

更严重的,可能是各方对其非法减持套现的指控。

媒体报道,从2015年6月开始,贾跃亭以均价68.5元的价格减持乐视股份,共减持57亿元。随后,其姐姐贾跃芳也开启高位减持模式,3次减持累计获利22亿元。

贾跃亭的钱去哪儿了,没人说得清。他说自己掏了100亿造车,但谁也没见过乐视汽车的账本。

不久前,一个叫“顾颖琼博士说天下”的公众号发文说,贾跃亭要通过不可撤回的生前信托,给自己的女儿留下7500万美元,其他几个孩子也得到了金额相当的信托基金。

贾跃亭罕见回应,起诉了顾颖琼,理由是造谣诽谤。但再无下文。

背后

一直以来,贾跃亭都以山西“苦孩子”的励志形象示人,声称自己成功的背后没有依附任何政府关系,也一度因此打动了诸多投资人。

但这一点,最近也颇受质疑。

有一个叫李军的人很关键。

根据乐视网首发招股书和相关年报,这个人在2008年12月受让贾跃亭的200万元出资额,占股3.36%。此后,从2009年2月起担任乐视网的副总经理,2013年1月14日因任期届满离任。

这四年多发生了什么呢?截至2013年9月,李军一直占据乐视网前十大股东位置,持股比例基本维持在2.52%。2011年下旬以来,随着深圳创投汇金立方等其他投资方的退出,李军在股东中的排位由第六跃升为第四,仅次于贾跃亭、贾跃芳、刘弘(乐视联合创始人)三人。随后在2013年底,李军减持17,552,060股,退出前十大股东之列。

为什么要特意点出李军和几个投资方呢?因为其中的关系很值得玩味。

大家都知道,汇金立方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是乐视网早期发展时的重要投资方。但可能很少有人知道,李军的姐夫正是汇金立方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王诚,而香港媒体此前则报道,王诚为山西平陆籍商人令完成的化名令完成是谁?大老虎令计划弟弟是也。

一直以来,贾跃亭都矢口否认与令氏兄弟及山西商人圈的关系,但乐视网背后的出资方实在是太值得深究。

事实上,投资界已经有了自己的看法。

包括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协纵策略管理集团联合创始人黄立冲等在内的多位投资人,都认为,这次的调查,一定程度上是令计划事件的发酵。

前路

所以,乐视网究竟将走向何处?

用一位投资人的话来说,遥不可期。

日前,乐视网公布了倍受业界关注的季度财报。今年第一季度,乐视网首见亏损;上半年乐视网亏损6.37亿;而第三季度公司虽然完成更名,但单季亏损却被拉升至10.15亿

10月31日,又有20家基金公司下调乐视网估值,其中中邮基金和嘉实基金宣布调整乐视网的股价分别仅为7.83元和7.82元。这个而数值与乐视网分红除权后15.33元的股价相比,几乎腰斩。

此外,乐视网还遭遇高管集体辞职。

10月27日,2012年加入乐视网的总经理梁军宣布辞职。当天,乐视网副总经理高飞、张旻翚、蒋晓琳、杨永强相继宣布辞职。

接替贾跃亭成为乐视网新掌门人的孙宏斌能拯救它吗?此前在融创业绩会上,孙宏斌被问及贾跃亭时,流泪说贾跃亭没有王健林靠谱。

新闻中心 5

而最近,孙宏斌本人也被媒体曝光正被集中排查资金风险,甚至其上交所的100亿公司债也被终止发行。

而业内最关心的乐视网股票是否复牌问题上,也是一个两难的抉择:如果长期不复牌,一旦乐视网IPO造假的传言被坐实,必将引发大面积的投资者索赔;如果复牌,处于债务和经营双重困境的乐视网股价同样难脱暴跌的命运,由此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孙宏斌150亿投入和所作的努力也将可能付诸东流。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