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合新的战略调整,聚焦大屏生态撇清旧有关联

乐视网9月27日晚间发布公告称,公司名称将由“乐视网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新乐视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公司名称变更完成后,将向交易所递交证券简称变更申请,证券简称将由变更前的“乐视网”,变更为“新乐视”。
在谈到改名的原因时,乐视网在公告中称,公司经过2017年上半年的一系列战略调整,继承以用户体验为核心、“平台+终端+内容+应用”的生态理念,集中资源聚焦大屏生态优势领域,结合分众自制和内容开放的内容战略,并辅以互联网金融服务的手段,打造以智能电视为核心的大屏互联网家庭娱乐生活。通过本次战略调整,公司确定的目标是成为以家庭互联网为平台的文化消费升级大潮的引领者。
为了进一步契合公司新的战略调整,公司拟变更公司名称及证券简称。
乐视网将要改名的消息自8月中旬就曾在业界传播。同时有消息称,乐视网已不再使用在内部被称为“四节棍”的四色logo,新logo正在设计中。乐视网相关人士当时也对搜狐科技隐晦地证实了消息的可靠性。
此后,有乐视网相关人士也对媒体称,“新乐视”的说法只是为了区分贾跃亭时代的乐视网,包括区分物理上的一些债务,同时把与贾跃亭的关系做一个切断。
新乐视的由来
自孙宏斌接手乐视上市体系以来,“新乐视”的叫法就此起彼伏。
在7月11日,2017中国互联网大会中国互联网电视生态论坛上,原定梁军演讲的题目是“软黄金”。但在正式演讲时,梁军的演讲题目变成了“新乐视”。这是梁军第一次公开以乐视网总经理的身份露面,也是第一次在公开场合谈“新乐视”。在这个演讲中,梁军从商业模式、用户行为、全量数据等方面,对乐视在互联网电视行业所做的探索与实践进行了总结与分享。
8月17日、18日两天,孙宏斌召集乐视上市体系高管,开了一次主题为“我们在一起”的管理层闭门会议。除了高管调整外,整个团队对新乐视的发展思路达成了共识:公司业务重心将聚焦于大屏生态,分众自制、内容开放,继续推进OpenEco战略。
“新乐视”有利于划清与原乐视生态界线
孙宏斌毫无意外当选乐视网董事长职务后,加速了与原有乐视体系的分割步伐。
从新乐视的战略来看,已经从原来广泛的涉猎转为深度的聚焦。曾经乐视引以为豪的七大生态遍地开花,触角伸到方方面面。而梁军则认为,如今的新乐视要像一个哑铃,一头是电视业务,另一头是影业、自制内容,乐视视频则是哑铃中间的棍,用这个黏合剂把影业和电视业务粘合在一起,然后做运营,这样“哑铃”就是一个真正值钱的业务。
有分析人士认为,目前乐视的债务主要集中在非上市的手机业务,新旧乐视体系同名,则将导致讨债人集中在上市公司乐视网办公地,妨碍公司正常运营。
这种被外界混淆的情况,在乐视网7月17日临时股东大会上得到了实际体现。这场临时股东大会后来被称为是一场“讨债大会”。当时在会场外聚集了30多名讨债的供应商。这些前来讨债的供应商们占据了股东大会的签到台,并举起了“乐视欠债乐视还”的标语。这些供应商在进入大会未果后,在会场外高喊“乐视还钱”,甚至有人喊出了“贾跃亭滚出来”,“张巍出来”,“贾跃亭还钱”等口号。
阳光招采,新乐视已经在行动
从电视硬件市场来看,尽管最近几年保持了增长,但今年1-5月中国市场销量同比去年下降不少,整体上电视硬件市场疲软,今年可能出现负增长。自2012年以来,传统电视行业硬件销售的净利润降低到了1.5%-2%的水平,瓶颈已经凸显,硬件销售“金矿”接近枯竭。
如果只做硬件终端生意,前景并不乐观。梁军认为,在互联网生态里,每一台用户家中的智能电视都是待开发的金矿。而且其价值已经逐步被市场所认可。
围绕新乐视新的业务重点,大屏业务,乐视影业、乐视视频等业务都将面临着重新的定位和调整。
据了解,目前乐视大屏生态开放体系已经引入CIBN、华数TV等服务商。乐视对外公布的数据显示,超级电视中CIBN内容89%的流量都由非APP的小C桌面及其他桌面入口导入,电视剧《人民的名义》播出期间,当月CIBN会员收入增长76%;华数TV在上线的短短两个多月时间里,已经跃居应用下载榜第一,在《夏至未至》上映期间,当月华数TV付费会员收入增长200%。
9月27日,乐视超级电视与芒果TV与乐视超级电视达成战略合作。芒果TV加入乐视超级电视OpenEco战略,其应用将于近期登陆超级电视全线机型,乐视超级电视将开放平台能力全力推广芒果TV服务。
乐视方面称,在接入第三方合作伙伴后,乐视超级电视既可以继续保持乐视生态闭环的体验不变,同时又能为用户提供更多更丰富的互联网服务。根据乐视公开的数据,乐视超级电视2016年保有量已经突破1000万台。梁军称,这些电视覆盖了超过3000万人。电视的特性决定了其用户“忠诚度”很高。用户给了乐视非常多的机会建立起厂商跟家庭用户之间紧密的合作关系。梁军表示,只要厂商善待用户,这个家庭互联网的规模绝对是足够地大。
另外渠道上乐视也做了变革,对线下LePar渠道进行网格化。把优秀的渠道筛选出来,让合作伙伴集中精力帮助新乐视发展线下的区域市场,并给他们更高的回报。
梁军在919“我们在一起”超级电视日上称,乐视生态的四大最核心的能力,在将再一次聚集在一起,包括了乐视视频、乐视超级电视、乐视云平台、乐视影业。也是过去乐视生态最核心的四大组成部分,即“平台+内容+终端+应用”。新乐视的这四个核心业务,仍将继续紧紧地绑在一起结伴而行,迎接新的征程。
乐视方面认为,新乐视需要三到六个月才能把业务重心彻底转变过来,但至少其方向已经非常清晰,那就是聚焦。

契合新的战略调整 乐视网拟更名为“新乐视”

9月27日晚间,乐视网发布公告称,为了进一步契合公司新的战略调整,拟变更公司名称及证券简称。拟将中文名称乐视网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新乐视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由“乐视网”变更为“新乐视”。公司同时发布重组乐视影业的进展公告,包括交易价格下调以及募集资金总额调整等。

拟更名为“新乐视”

据介绍,乐视网经过2017年上半年的一系列战略调整,继承以用户体验为核心、“平台+终端+内容+应用”的生态理念,集中资源聚焦大屏生态优势领域。同时,结合分众自制和内容开放的战略,并辅以互联网金融服务手段,打造以智能电视为核心的大屏互联网家庭娱乐生活业态。

7月21日,乐视网公告称,在当日召开的第三届董事会第四十六次会议中,孙宏斌当选公司第三届董事会董事长;乐视网法人代表由贾跃亭变更为梁军。值得注意的是,在7月17日召开的股东大会上,孙宏斌称,“新乐视”资金不是问题,乐视网的发展战略将由激进向稳健转变,强化自制内容和大屏业务。

事实上,自孙宏斌“接手”乐视网以来,乐视网在公开场合、半年报中多以“新乐视”自居。乐视网相关人士此前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公司对外沟通过程中,将贾跃亭时代的乐视网称为“旧乐视”,现在则称为“新乐视”。采取这种方式,主要是为了区分贾跃亭时代的乐视网,同时与贾跃亭的关系做一个切断。

9月12日,乐视网CEO梁军表示:“新乐视将走出困境,接下来的10月、11月、12月大家会看到新乐视更多改变、更多的不同。”据介绍,乐视视频、乐视超级电视、乐视云平台以及乐视影业,将成为公司四大核心业务板块。

欲切断与贾跃亭的关系

“新乐视”加速利用多种手段切断与乐视非上市体系的关系。9月24日晚间,乐视网公告称,拟购买乐视投资100%股权(不包含乐视投资旗下非金融类资产及业务),转让价款预计不超过30亿元。

在2017年半年报中,乐视网表示,上市公司与关联方之间积极寻求应收账款问题的解决方式,不排除将关联方优质资产装入上市公司以其作价抵债。目前,上市公司正与相关方商议受让乐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100%股权事宜。

乐视网同时表示,收购乐视金融可以解决公司的部分关联应收款问题,并对乐视网在融资渠道、资金筹划、管理等方面资源积累有重大战略意义。

截至2017年6月30日,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价值为95.42亿元,占资产总额的比重为26.70%。应收账款中51.85%来自关联方。乐视网称,应收账款较高导致公司流动资金出现一定程度短缺。

此外,乐视非上市体系的资金风波继续发酵,并对乐视网的信用体系造成一定影响。9月19日晚,乐视网披露其保荐机构中德证券就公司相关问题的评估。中德证券指出,受各种因素影响,公司信用体系受到冲击,具体表现在三方面:银行借款等常规渠道融资方式严重受限;硬件、广告、会员付费收入大幅下降,主要业务经营面临困难;前述经营活动及融资活动的现金流产出缺陷形成负反馈,进一步恶化公司经营业绩。

9月21日晚,乐视网回复深交所关注涵时称,2017年上半年,在公司资金紧张的情况下,贾跃亭因自身债务问题以及个人控制的乐视非上市体系公司债务问题,未能按照此前承诺将减持资金继续借予上市公司使用。为督促控股股东继续履行承诺,公司董事会近期已发函予贾跃亭,提醒并要求其继续履行借款承诺。不过,鉴于近期贾跃亭资产冻结等状况,贾跃亭未来履行承诺存在极大不确定性。记者
蒋洁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