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家用电器网,000万元款项

阳光招采,第一大股东乐视的危机还在发酵,酷派约一个月来连续遭银行讨债,深陷几亿资金困局。

香港8月22日 –
由乐视控股创始人贾跃亭控制、流动资金紧绌的酷派集团称,其主要附属公司遭到浦发银行(600000.SS)深圳分行民事追讨约9,000万元人民币承兑汇票款项,为第三宗技术性违约。

本周一晚,酷派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近日接到浦发银行的民事起诉状,判令酷派附属公司立即补足银行承兑汇票保证金人民币8996.7万元。这是最近一个月来酷派第三次被银行追债,三宗诉讼共追讨约2.4亿元。

据周一晚间公告,酷派近日接到浦发深圳分行对其主要附属公司东莞宇龙通信科技有限公司、酷派软件技术有限公司及宇龙计算机通信科技有限公司的民事起诉状,要求深圳市福田区法院判令借款人立即补足银行承兑汇票保证金约8,997万元人民币。

今年7月27日,酷派公布,接到平安银行深圳分行的民事诉状,要求酷派附属公司立即偿还贷款本息共8000万元。本月18日,酷派公告,接到宁波银行深圳分行诉附属公司,要求立即还清承兑汇票700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以上三起诉讼都是提前索款。在酷派接到上述平安银行和宁波银行诉状时,相关贷款和承兑汇票并未到期,前者本月15日截止,后者到期日为今年11月7日。
浦发银行也承认,涉及的两张承兑汇票明年1月才到期。但其认为,调查发现,借款人和担保人涉及多宗诉讼案件,且重要资产被法院查封冻结,这种情况已经构成借款人及担保人对浦发银行违约。
而且,一位酷派集团内部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除以上三家银行,酷派还与另一家银行有债务关系。该人士坦言:
“今年以来,由于受乐视影响,银行对酷派只还不贷,而部分供应商也要求用现金交易进行结算,加剧了公司的资金紧张,这种情况说难听点就是落井下石。”
《北京商报》报道提到,业内人士分析称,之所以银行会如此密集地向酷派“索债”,主要是因为担心,担心酷派也会像乐视一样。
“其实,银行也不清楚酷派的欠款情况,但是从财报来看,酷派是巨亏的。”
华尔街见闻全天候科技文章此前提到,酷派CEO
刘江峰称,“乐视的事情以后,银行把酷派的授信全停了,酷派这一年来只还不贷”。他多次强调,现在酷派的情况几个亿就能盘活,但无奈资金仍未到位。
文章称,虽然酷派面临数亿资金缺口,但刘江峰提到,公司手上有价值100多亿元的土地,为解决资金问题,大半年来同不下十家地产公司和实业公司谈卖地,但董事会过不了,“酷派是拿着金饭碗在讨饭”。
公开资料显示,乐视分别于前年和去年两度大手笔买入酷派股份,到去年6月17日,乐视持股28.90%的酷派股份,成为酷派最大股东。本月16日刘江峰在对渠道商讲话时强调,“乐视是乐视,酷派是酷派,这是两个公司”,目前双方无业务合作,只剩下股权关系。
今年4月,酷派港股因未能在规定期限前公布业绩而停牌,至今还在停牌,等待发布2016年年报。
在两次延后发布后,5月31日酷派发布乐截至去年12月31日的未经审核年度业绩,显示去年公司实现收入约79.94亿港元,同比减少45.5%;公司拥有人应占亏损42.1亿港元,上年盈利23.52亿港元。这是酷派近年来首次年度亏损。
据8月15日酷派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目前公司处于持续亏损状态,截至今年7月31日的营业收入约为港币27.16亿元,同比下滑约52%,且流动资产已低于流动负债,偿债压力加大。

尽管涉及的两张银行承兑汇票均于2018年1月中到期,惟原告指,经其调查发现,借款人、第一及第二担保人涉及多宗诉讼案件,且重要资产被法院查封冻结,依据《融资额度协议》、两份《开立银行承兑汇票协议书》及相关的担保合同的相关条款所规定,上述情况已经构成借款人、第一及第二担保人对原告的违约。

酷派表示,该承兑汇票目前尚未到期,因此公司已联络中国律师正积极收集证据,以对民事起诉状作出抗辩。

自上月平安银行(000001.SZ)深圳分行基于作为担保人之一的酷派一家附属公司财务状况恶化并将严重影响借款人的经营及履约能力,而向深圳市中级法院提起诉讼以来,先后触发宁波银行(002142.SZ)及浦发银行的承兑票据技术性违约;三起诉讼合共追讨2.4亿元。

因未能在规定期限前发布2016年度业绩而停牌近五个月的酷派此前公布,其经营未有改善,仍处于亏损状态,初步评估截至今年7月底止的营业收入约27.16亿港元,相比去年同期下滑约52%,且流动资产已低于流动负债,近期偿债压力加大。董事会正与银行、机构以及有意合作人士沟通以制定持续经营计划。

欲浏览于香港联交所的声明,请点选:

记者 雷美珍;审校 张喜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