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家电网,废旧家电去向何方

随着中国家电产品不断的更新换代,市场上废旧家电日益增多。有数据显示,我国平均每年需要报废的家电总量在2000万台以上。为人类“鞠躬尽瘁”后,如此大规模的淘汰电器将会去向何方?
当前,我国废旧家电回收渠道仍是以第三方回收商为主。在暴利的驱使下,电子垃圾加工小作坊仍“顶风作案”,被企业正规回收以及参与国家“以旧换新”而回收的家电数量则相对较少。
其实,许多国家都面临着废旧家电回收的难题。如何建立正规的回收渠道?如何设立补贴政策,提高民众的环保意识?一些国家的经验值得借鉴。
不缴纳费用属违法 专人处理可查后续
在不少人的日常生活中,处理废旧家电的方法可能就是打个电话,请小区门口收废品的师傅上门拉走,品相好的还能收回一些钱,实在破旧的可能“白白拉走”就算了。但在日本,想要扔掉一件旧家电,人们考虑的不是它能卖多少钱,而是咨询有关机构要缴纳多少回收利用费。
2001年4月,日本《家电回收利用法》正式开始实施,对电视机、冰箱、洗衣机和空调这四大类废旧家电的回收利用有着严格的规定。2009年4月,日本经济产业省颁布的《家电回收利用法和其他回收利用活动》中,又把液晶电视、等离子电视和衣物烘干机这三类产品纳入法规。
根据法规,日本的家电制造商、销售商和消费者在上述品类家电的回收利用过程中有严格的责任义务分工———家电制造商承担对废家电的回收利用义务,即建立或租用回收利用工厂;家电销售商承担对废家电的收集和运送至回收工厂的义务;消费者则要承担上述两项措施的费用。
费用具体怎么算?据了解,收费多少由家电制造商和零售商在回收利用废旧家电过程中产生的实际成本厘定,并在公开渠道进行明示。每过一段时间,这项收费就会根据新的成本状况进行调整,当制造商或零售商的运营成本降低,这笔钱就会相应减少,反之则会提高。
有数据显示,近年来日本消费者平均每扔一件电器要支付的费用大约在150元人民币左右。如果有人没有交纳回收利用费而随意丢弃废旧电器,在日本就属于违法行为。
因此,在扔废旧电器之前,日本消费者必须先通过家电零售商或者邮局支付这笔费用。得到一张单据,并将这张单据贴在旧电器上之后,人们才能按照指定的日期和地点交给专业回收机构。回收机构则会交给消费者一张带有管理编号的“家电回收利用单”,如果消费者日后想知道自己的废旧家电是否得到了适当的处理,可根据单据上记载的编号通过电话向家电回收利用中心进行确认。
在韩国,消费者虽然不用支付处理费用,但他们也不会随意丢弃旧家电,而是通过政府建立的呼叫中心和网站进行预约,请回收企业的专业人员上门收取。对于那些体积较大的如冰箱、洗衣机等电器,还会有特别的处理方式。
从2012年在首尔市试点开始,这个处理机制受到了广大消费者的欢迎,2013年至今,韩国各大城市已经实现了全面覆盖。达到的效果包括为政府每年剩下40亿韩元的费用,以及实现了减排5万吨二氧化碳的环保目标。
旧家电浑身是宝 专业拆解益处多
由于废旧家电处理难度大、要求的技术水平高,日本于1998年出台了《特定家庭用机器再商品化法》,明确了家电厂商进行资源回收再利用的义务。
原则上,厂商要负责处理自家生产的家电,但是,仅仅回收自家的产品其实相当缺乏效率。因此,日本根据家电企业的情况将他们分为两组。A组包括松下、东芝、大金等22家企业,他们利用家电回收从业者的既有设施开展回收,在不同地区分散处理废旧家电;B组包括日立、夏普、索尼等18家公司,他们主要依靠自己的设施回收,并与物流公司合作运送废旧家电。两组企业均可回收本组内其他家电厂商的产品。
对生产厂商来说,和专业拆解旧家电的公司密切合作能够为他们解决大部分烦恼。在距离东京约100公里的茨城县,松下环保科技关东株式会社是一家可处理空调、电视机、洗衣机、冰箱等多种废旧家电的公司。
自2011年以来,该公司平均每年处理废旧家电约55万台。拆解、粉碎、提炼后的各种塑料和金属资源不仅可供松下公司和三菱材料公司使用,还可对外出售。工作人员介绍称,这些不起眼的废旧家电“浑身是宝”。如今在松下环保技术中心,工作人员可以从一台冰箱中可拆解出50%的钢和40%的塑料;一台空调拆解出55%的钢、17%的铜、11%的塑料和7%的铝;一台电视可拆解出57%的玻璃、23%的塑料和10%的钢;一台洗衣机可以拆解出53%的钢和36%的塑料。
目前,这家工厂通过拆解几类废旧家电可以生成六种可再利用材质———铁、铜、铝、玻璃以及两种不同密度的塑料。对于拆解工厂而言,其实并没有太多高深的技术含量,如何能根据各种材质的物理特性巧妙、准确地分离出各种材质才是对工厂运营效率的真正考验。
韩国也将生产厂商与家电回收“绑”在了一起。上世纪90年代,韩国就建立了家电废品押金系统,即生产商在制造产品的时候要支付一定比例的基金。如果未来他们成功将该产品回收的话,政府就会把这些钱退还回去。
随着工业化进程的推进,家电制造业也发生了改变。比如,现在制造的手机,每吨处理后所产生的废弃物要比过去多得多。因此,韩国政府与三大家电生产商签订了一份协议,督促他们加大对废旧家电回收工作的重视。2008年,《电子电器产品和汽车部件回收》则把销售商也纳入了责任体系之中。政府则负责根据行业的情况,更新回收的产品目录和细则。
云顶娱乐官方网站「亚洲唯一授权」,回收还需未雨绸缪 转变思路大有不同
在回收处理的过程中,韩国人渐渐意识到,与其在事后的处理上大费周章,不如在设计上就转变思路,生产一些比较容易拆解提炼的商品来提升回收率。
具体来说,家电生产商通过结构升级和材料升级两种方法来实现这个想法。比如,吸尘器内部的结构升级。之前生产的吸尘器要用到20个部件,简化后只需要7个部件,简便了回收程序。
材料升级也动了脑筋。原先,人们常常要更换打印机墨盒,而换下来的大量墨盒需要处理,当墨盒的材料被做成类似肥皂的物质后,后续的分解熔化就简单了。而像电脑、冰箱所使用的一些隔热材料,之前使用的很多都会黏附在家电表面,经过研发而成的薄膜式的隔热材料,就变得很容易从产品表层剥离且更环保。研究人员还发现,如果电器喷漆了的话,就很难100%分解回收,所以他们现在都会避免这样的操作,来保证家电产品最后的分解回收工作顺利进行。
在日本,未雨绸缪的想法也深入人心。旧家电处理工厂的技术人员表示,除了应用各种先进、巧妙的处理方式,如何在设计和制造新家电时就考虑到日后易于拆解、回收再利用才是更重要的。
据了解,目前日本对制造出的一件家电产品中,可回收利用资源所占比例有着严格的法律规定。比如一台电视机,在设计时就要保证其整体重量50%以上的材料必须是日后可回收利用的。而冰箱、洗衣机和空调的这一比例更高,可回收利用率分别要达到60%至70%。
此外,在日本,像松下环保科技关东株式会社这样的公司还十分注重企业社会责任,他们在建设之初就考虑把工厂作为一个公众教育大课堂,供人们参观游览。在他们的环保技术中心,人们可以沿着二楼的参观路线清楚地了解到各类家电是如何被回收利用的整个过程。

记者21日应邀参观松下电器产业公司一处废旧家电处理厂,目睹了冰箱、电视机等废旧家电如何被日企“吃干榨尽”。
松下环保科技关东株式会社位于距东京约100公里的茨城县,可处理空调、电视机、洗衣机、冰箱等多种废旧家电。松下公司和三菱材料公司2005年合资成立了这家公司,自2011年以来平均每年处理废旧家电约55万台。拆解、粉碎、提炼后的各种塑料和金属资源不仅可供松下公司和三菱材料公司使用,还可对外出售。
松下环保科技关东株式会社社长安东浩介绍说,日本每年产生1800万至2000万台废旧家电,而这些总量巨大的废品中含有大量铁、铜、铝等资源。由于废旧家电处理难度大、要求技术水平高,日本1998年出台了《特定家庭用机器再商品化法》,明确了家电厂商进行资源回收再利用的义务。按照该法律规定,2015年冰箱循环利用率要达70%以上,家用空调和洗衣机循环利用率要达80%和82%以上。
原则上,厂商要负责处理自家生产的家电,但仅回收自家产品缺乏效率。因此,日本将家电企业分为两组。A组包括松下、东芝、大金等22家企业,他们利用家电回收从业者的既有设施开展回收,在不同地区分散处理废旧家电;B组包括日立、夏普、索尼等18家公司,他们主要依靠自己的设施回收,并与物流公司合作运送废旧家电。两组企业可回收本组内其他家电厂商的产品。
在安东浩社长简单介绍工厂情况后,记者戴上防尘口罩和帽子等随他进入废旧家电拆解回收厂区。拆解液晶电视内部螺丝的机器人首先映入眼帘。拆去后盖的液晶电视在传送带上缓缓前移,机器人对准传送带上的液晶电视,将螺丝一一拆下。一组两个机器人一天可拆下约300台液晶电视的螺丝。
将分层摆放好并拆去后盖的液晶电视运到传送带上的任务也由机器人完成。安东浩介绍说,这个工厂仅有约130名员工,使用机器人可节省不少人力。
在废旧冰箱解体处理区,一些工人将冰箱内的塑料取出用于单独粉碎,还有一些全副武装的工人小心地回收制冷剂氟利昂。冰箱随后被送入一个封闭空间,工人用激光对其进行切割。全程自动化程度非常高,一名工人几分钟就能轻松完成操作。
拆解后,旧家电中的塑料、铜管、铁皮等被分类运至附近的厂房粉碎提炼。塑料产品经初步粉碎后会通过空中架设的管道直接转移至隔壁厂房,它们会在那里被高精度分拣机分为PP树脂、PS树脂、ABS树脂等几大类以再利用。空调里的铜板等送进大型粉碎机后,机器可从中分离出铁、铜、铝等各种金属,一粒粒铜块不断落入机器下方的袋子中,分离后的铜纯度可达99%。
在日本,废旧家电不但不能卖钱,处理时还要花钱购买“家电回收券”,并预约上门回收。安东浩解释说,日本的精细回收成本较高,但能促使资源利用最大化,不会出现回收业者“挑肥拣瘦”的情况,因此也最大限度地保护了环境。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