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德国制造致匠心,潮流家电网

上周三,家电网通过浅析家电业“工匠精神”一文发起了一项“全球制造业中你更信赖谁”的投票,挑选了世界上在不同层面均对世界制造业产生影响的国家,其中可以看到消费者心中的“神话”德国制造不出意料以超过50%的票数稳居榜首,日本位居第二。然而“工匠精神”这句话出现最多的地方却是在一向以“廉价遍天下”著称的中国。
在国内,面对“将廉价进行到底”的国内制造业,日韩企业纷纷丢盔弃甲撤出不按常规出牌的中国市场;在国外,因为价格低廉,中国制造在国际市场丧失话语权,而中国的下游厂商们因为中国制造的弱势地位而饱受韩企的主导,而继“madeinchina”之后,以印度、越南、印度尼西亚为首的东南亚新兴国家开始从中国制造手中接过接力棒,中国制造在廉价上的优势渐无,处于一种青黄不接的局面。中国制造已经不是制造业或某家企业的事情,它背负的实际上是整个国家工业形象的蜕变。
业内人士向家电网称,不少企业新闻稿都极爱将德国工业4.0和中国制造以及自己的产品放在一起,为自家产品“长脸”,这实际上是对出身于中国制造的自身极度不信任和自卑情结,一家企业对自己的产品都不信任,如何去让消费者信赖国货。盲目地给自己贴上德国工艺的标签,却忘了德国制造也曾被打脸,它不是中国消费者心中的神话,正如当年的罗永浩砸西门子冰箱事件一样。
曾经的“德国制造”也并非优质、顶级象征,反而是劣质货代表。此前,中国前驻德国大使也曾表示,现在的“德国制造”水平,是遭人歧视后经努力才达到的。长期处于英国制造的阴霾下,德国制造最终走出并夺回尊严,但实际上它所做的工作无疑是制造业日复一日坚持的本职。业内人士表示,一直以来,国内市场难改心浮气躁、利字当头的商业氛围,这也使得工匠精神反而成为了最高标准,因为中国制造处于海平面以下,在长期的盐水浸泡中变得钝感,不知“匠心”为何物。
“工匠精神”一词最早来自于培养出众多一流木匠的聂圣哲,实际上,在生活中它所代表的便是“用心做事”,在浮躁的社会里依然耐得住性子、不疾不徐、不浮躁的人,而随着社会节奏加快,从个人到企业端压力增大,追求“短、少、快”的即时利益成为制造业的代名词,原本该有的匠心被遗忘在角落,而如今“中国制造”大肆宣扬重寻“工匠精神”反而有一种庆祝自己找回拾回遗珠的意味。中国传统常强调物美价廉,而突破这一咒言的策略无疑是通过“工匠精神”来抬高自己的中高端产品,摆脱低价模式。
在今年上半年,经济处于下行走势,让不少人担心制造业正处于历史低谷期,而在智能+互联网+共享经济的大杂烩中,“中国制造”似乎开始冒着“仙气儿”,它渴望从“高端气质”上夺回失去的声誉,而中国的实体企业也一直因“MadeinChina”的头衔饱受苦难。对于喜爱“争第一”的中国企业而言,事事都想比其他企业强,国内制造业间不断“互怼”,俨然“娱乐明星”,在制造业中形成一种内部消耗,对制造业毫无益处。然而“工匠精神”反而代表着“唯一”。
在外资品牌进入中国市场以后,为了入乡随俗,渐渐“变味”,开始跟着中国消费市场的步伐前进。如若说德国制造是中国消费者心中的顶级制造的代名词,也是消费者对自身制造业的恼怒和失望,人们长期想要的标准不被满足,为表达对中国制造的恨铁不成钢,而将对铁变成钢的期望,转移到了钢的身上,这导致原本的顶级制造在融入到中国市场时渐渐“走样”。
有行业人士指出,消费市场一味的让步和容忍,使得江湖再无砸冰箱的罗姓人,中国制造在跟随消费者日渐萎靡的信心之下,加速更迭。
在中国制造业忙着迭代更新,而消费市场忙着两年把电视用坏才不至于落后更新的技术时,极力摆脱廉价标签的中国制造走进“快消品”的死胡同,“快消”被视为一种成功的新模式。在中国家电业在完成了大规模销量之后思虑着如何让后付费时代来得更快的时候,此时的德国制造们正在考虑它家的电视机在十年后下岗时该如何分解和处理这体量巨大的电子垃圾市场,他们拥有一种多数中国企业没有的“抗风险意识”,这是一种从生产到报废的整个过程的把控,这便是“工匠精神”,工匠精神对于工匠本身而言,不值一提,正如制造业本该对消费者、社会及有限的资源充满敬畏,而非挥耗和内部恶性斗争。而在中国制造业及终端市场,一举一动都是冒进和激进的,关心的是规模、销量、销售额、第一,将风险留给消费者,而消费者将风险交给了废品站。
无论“中国制造”如何走下去,有多半影响因素取决于消费者要的究竟是最新款还是十年的质量保证和使用过程中的一系列担保?
工匠精神是一种抗风险的责任和意识,在制造一款产品的过程中便已经将未来十年过程中会发生的事情以及消费者需要享受到的服务规划完善,而非大规模量产、促销、低价战将产品卖给消费者,十年质保在两年时间里多次售后上门,还遭遇乱收费现象,消费者不仅花了钱受了气,还无处诉苦,究竟是消费者无力抗争,还是标准太低?在行业大呼低价将消费者惯坏的同时,实际上消费者也将制造业惯坏,后者将“工匠精神”的头衔当成皇冠戴上头顶、在宣传文案中向世人展示自己的匠心独具、逼格之高,把消费者的低标准低要求当成了最高标准来奉行的时候,或许大家口中的“匠心”各有所指呢?
上述人士表示,消费者一方面对中国制造失望,一边庆幸自己家的电视比隔壁另邻居家的电视晚一年才报废,是对中国制造赤裸裸的绝望之后的万幸。
在这个快餐化社会,曾经的耐用消费品在厂家和电商的极力促销中,渐渐沦为快消品,快速出现又快速成为电子垃圾。家电厂家和用户之间并没有真正建立起从一锤子买卖到可持续性交易的模式,在这种后付费的交易被挖掘的同时,电视的寿命似乎开始缩短,四年会员未到期电视报废了,或者还未等到系统下一次的升级,电视硬件已无法支撑,而维修费用之高昂,让部分消费者选择重新购买一台,但是消费者还会再选择当初的品牌吗?业内人士表示,当前的市场是一种委曲求全的局面。家电没有从耐用品到快消品的裂变能力,却在做着快消品的事情,同时为自己披上了工匠精神的外衣,它不是值得炫耀的事情,如同“皇帝新衣”。
随着产品的更新迭代,人们反映的普遍现象是,现在的产品不如当年,科技在进步,为何“廉颇老矣”?“三年三年又三年”的年代过去了,如今中国的制造业正在具备快消品的特征,消费者对家中的电器已经没有以往那种自豪感,等离子、3D、4K、量子点、曲面、OLED…当家中的电视刚用了不到两年,发现市场已经变天了,开始风靡另外一种产品,尚未寿终正寝的品质制造反而成为了被狙击的对象,追求更新的技术更快的迭代体验成为制造业的现状。
在如今中国制造从廉价时代走到“胞弟”快消时代,消费者想要的是最新款还是有质量保障的十年?你的选择是什么?或者说在当下国人真的需要十年质保吗?对于根本停不下来的中国制造业和市场而言,“十年太久,只争新款。”
一位多年浸染在制造业里的从业人员则表示,在中国并不存在工匠精神,因为工匠精神是作为最低标准的存在,真正的匠心是体现在“行大于言”,而非停留在口头上。但在国内的现状是,行业里普遍将它当作最高标准和消费者对它的最高要求来奉行。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也曾直言不讳地表达过她对中国制造业的看法:中国制造可能什么都不缺,唯独缺工匠精神。俗话说,缺什么补什么,想要什么所以宣扬什么。中国制造业需要扶正的不仅是“阿斗”,还有中国消费者打心眼里对国货信心和姿态的缺失和扭曲。

联系我们,随着目前中国家电市场呈现出一股快消品的特征和属性,家电产品的迭代速度让人咋舌,才买一年的电视却已过时。依此,家电网本周发起了一场关于在选购电视机上对品质要求的投票,在要品质还是要新款上,其中接近50%读者坚守“十年匠心,不负光阴”,15%读者认为中国家电产品能不能用上十年还不知道,只有1%的读者在品质和新款上选择了后者。
不难看出,多数人认为产品可以不追随新技术但应有品质保证。而在此前的一期投票中,关于品质信赖度,半数读者选择德国制造。关于对高品质的追求,大概每个中国人心目中的德国制造也都是中国制造,只有当家中的电器坏了才幡然醒悟工艺多重要。
中国人怎么制造一款“德国制造”?业内人士向家电网称,它不在于强调一定要用德国工人、德国生产线、德国机器,而在于如何制造一款“高品质”的产品,它代表的是国民信心和信赖度。核心技术不是一时就能追赶,但是对方在品质上积累的方法论却是可以通过效仿习得。
消费者眼中的“中国制造”为何不具备可靠性?
消费者对品质的追求在长期的糟糕购物体验和环境中诞生了海淘和代购等一系列方式,获取原本难以买到的进口产品,通过复杂渠道去缴纳关税、代购费甚至被宰或假货的风险进行海淘的同时,国货无人问津。而由于通过质检曝出的一些问题,令消费者的最后一丝信心也烟消云散。此外,中国的商业环境也在鼓励消费者“崇洋媚外”,只要标上“进口”必定受到更多眼球经济成为共识。
同早期的德国制造一样,“中国制造”不具备可靠性和可以信赖的理由,然而为何中国制造在几十年后依旧原地踏步,而德国制造却摆脱英国制造的阴影成为“高品质”的代名词?在这个不被信赖的土壤和环境下,制造业希望通过搭上收购和进口的车夺回消费者的回眸,这是一场恶性循环的梦魇。如果人们在国货面前没有更好的选择,无论它的性能体验多么优秀,长期积攒的不信任让消费者选择先去怀疑,退而求其次是第二方案。
业内人士表示,在制造业几十年来的发展历程中,该犯的错犯过,该走的弯路走过,也积累了许多宝贵经验,但是在品质和可靠性上依然与“进口”产品有很大差距。有人认为,这是因为在积累的过程中一成不变所致,从体系、制度、思路及方法上都还是一个模具刻出来的。也有人将其比作练武功,练习之前寻求武功秘籍,既没有秘籍也没有秘籍的图纸,更没有约定俗成的习得套路。产品是生产所得,这只是表面环节,不代表质量。质量依靠一套系统标准体系进行约束。
所谓系统性就是要有严格准确的制度和文件、标准、工艺、图纸、操作规章和步骤,去约束一道工序,这是一个系统工程,每一个细节严格按照流程和规则来走。上述人士表示,在制造业中,往往个人权限被过度放大,“总工程师”大权独揽、个人经验不容置疑,团队力量得不到发挥。所谓德国制造强大的系统性,在国内就有企业深以为意,如Media通过收购德国机器人公司KUKA实现工业自动化,再如Skyworth旗下的德国电视机品牌Metz,它最著名的还是闪光灯,创始初期工厂里只有12个人,均是依靠严格的系统制度完成所有工序。消费者心目中遗失的“可靠性”,与其说是缺乏德国的“工匠精神”,不如说是缺乏一套长期积累的系统体系和严格的操作流程。
可以发现,在中国制造业里,不少企业每年的研发经费投入和研发人员的比重都是一笔巨额,然而研发人员虽多,但没用实际情况作为支撑,闭门造车研发出来的东西离产品远、离消费者更远,美其名曰申请的专利既无法在领域内产生竞争性,也无法产生可以交换的价值。想要获得核心的东西,还需要将多余的束缚砍断,这就是为何在一切就绪的情况下,国内生产的产品缺乏稳定性的原因,可靠性需要系统性作为支撑基石。
德国制造是如何做到高品质的?
制造业从业人员向家电网称,无论是德国、日本还是中国制造,所谓“匠人、匠心、匠品”不过是尽己所能、用心做事,不断改善和打磨,追求极致和完美。而在国内,恰好缺乏培养“工匠”的土壤,这也使得原本作为基建的“工匠精神”成为高大上的稀缺财产。从务实和务虚的角度来看,中国属于后者,从教育路线的差异化上便已显现,与其说中国制造缺乏工匠精神,不如说是缺乏认真负责、精益求精的职业素养。据家电网查阅,我国的“机械制造”教材,目录内容都是偏重理论基础,却很少涉及到质量品控方面的知识,而在德国,前几章则是关于质控的知识,使得质量如同“学前教育”扎根人心。
据了解,在德国有300余个行业参与双轨制教育,包括从面包师、水管工之类的蓝领工种到保险销售、银行职员这类白领工种,跨度之大,包罗万象。这即是德国制造“工匠精神”的土壤萌发的地方,所谓“精神”对工匠本人而言是一件极其枯燥反复的工序,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可靠性、精准性和苛刻的标准在背后制约,“工匠精神”更重要的是“育人”。所谓的“工匠精神”的母体是一层层制度约束体系,每道工序放在一起如同庞杂的毛细血管,每个步骤该如何去做都有制度支撑。
从品质来看,德国制造更标准的称呼是德国“质”造,正如此前德国“工业化杀鸡”的视频,即便人工也能做到,也一定先用系统设计一套程序,无论是人工还是机器在杀鸡时都始终严格遵循这套体系,这便是所谓的“系统性”。
德国企业的流程极其复杂和枯燥,如果说日本的质量里更多的是人自身的情怀在作祟,那么只能说德国制造里的“质量”一词本身就是一种民族情怀。在中国,消费者对产品的猜疑和缺乏信心,主要来自于制造业的可信度,消费者无法知晓在生产过程中影响产品工艺的人为因素有多少。
德国制造的基因是可靠性和系统性。向德国制造和中国制造对比,是否过度一捧一踩了?正如德国《南德意志报》曾经刊发过的一篇文章《不要期待奇迹》,作者写道:“中国人把青岛地下水道的完备归功于德国人,而实际上德国人对其所作贡献不过3%。德国人的厨房并不像化学实验室,德国也有小偷,德国的火车也不总是准点。”
与其问德国制造是如何做到高品质的,不如问制造高品质可靠性的产品是怎么来的?不少企业在产品宣传称自己是“德国工艺”,采用德国进口原厂设备生产线、材料,技术水平、图纸、数据,似乎产品就摇身一变成为了“高品质”。中国制造在许多技术层面已经不再落后于德日韩等国,在整体出炉的时候却依然有明显差别。德国制造不是出自于神之手,反而是因枯燥到令随意性很强的人无法忍受的系统性获得的可靠性,每个工人、每道工序、每个标准、每个细节都有严格的系统制度体系制约。所谓的德国神话不过是消费者对中国制造何时能够为高品质代言的期望,廉价品造多了是否意味着已经忘了真正的工匠该如何使用锉刀?即便刷上漆色,也依然无法掩盖其粗糙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