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美国建厂记,这公司常食言

联系我们 2

英国《卫报》最近发表文章称,富士康宣布计划投资约100亿美元,在美国威斯康辛州建设一家先进的液晶显示器工厂,这一消息在美国被大肆宣传。
但是威斯康辛州在经济发展上有一段令人不安的历史,而作为苹果、谷歌、亚马逊等科技巨头的供应商,富士康在履行其承诺方面缺乏良好纪录。因此,人们对该计划最终是否能够落实应保持警惕。
支持者表示,这笔交易将在六年内创造1.3万个工作岗位——以回报有报道所称的该州提供的30亿美元补贴。这些工作岗位中,仅有3000个会马上兑现。此外,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富士康过去有未履行类似就业机会承诺的记录。2013年,该公司宣布计划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投资3000万美元,并招聘500人。但是,这项计划最终无疾而终。
威斯康星州州长、共和党人斯科特·沃克(ScottWalker)于2010年当选,竞选时曾承诺为该州带来25万个工作岗位。到目前为止,他没有实现这一承诺。如果富士康项目能获得成功,将非常有助于修复他受损的信誉。
这个项目被宣传为不仅仅是沃克的重大胜利,也是美国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的,他所在的选区可能会成为拟建工厂的所在地。美国政府一位高官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这一消息“具有重大意义”,因为“这是把先进制造业、特别是电子行业带回美国的一个里程碑”。
特朗普在大选中的口号是“让美国再次伟大”,因此,他对深受美国制造业下滑影响的工人有一定的吸引力。特朗普指出,巨额对外贸易逆差是美国各种经济问题的症结所在,而他可以做得更好。
周三,特朗普在美国白宫称:“如果我没有当选总统,富士康绝对不会在美国投资100亿美元。”
瑞安表示,这一消息表明,总统致力于“推动制造业和新的就业机会回归美国”。
围绕制造业回归,不断有重大消息传出。本周早些时候,特朗普告诉《华尔街日报》,苹果计划在美国建设三家“大型”工厂。不过,苹果尚未确认这一消息。沃克则将富士康工厂未来在威斯康星州所在的地区称为“威斯康星谷”。
然而,雅虎财经(YahooFinance)网站发表文章称,富士康的工厂喜欢使用机器人。威斯康星州可能会看到,富士康带来的工作机会可能比他们预期的要少。同时,富士康设在中国大陆的大型工厂,其工作环境上被证明是有争议的,如深圳龙华的富士康工厂发生了数起工人自杀的事件。
威斯康星州民主党议员珍妮弗·谢林(JenniferShilling)对这项交易提出了批评。
她说:“最重要的一点是,这家公司有令人担忧的记录:它的一些重大计划往往没有执行到底。鉴于缺乏细节,我对这项交易持怀疑态度。我们必须考虑,一项高达10亿美元至30亿美元的企业补贴一揽子计划是否通过立法机构的批准。”
目前,威斯康星州立法机关由共和党控制。他们通过这种补贴计划不需要获得两党支持,最有可能在预算程序之外通过该计划。
值得警惕的事例
历史上,富士康在印尼、印度,越南和巴西的投资协议未能完全落实。例如,在印度,该公司2014年承诺在五年内投资50亿美元,创造5万个就业机会。根据《华盛顿邮报》的报道,这一目标远远没有达到。工作场所的安全问题也将威胁到富士康在威斯康辛州的项目;而美国最近的“工作权利”立法活动将影响工人与公司的关系。
有媒体报道称,富士康在威斯康星州建设的工厂,其面积是美国五角大楼的三倍。就创造的就业机会而言,该项目将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外国投资项目之一。
富士康承诺,其威斯康星州工厂工人的平均年薪将高达5.3万美元。对于这些工作岗位的性质或需要什么样的培训的问题,威斯康星州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办公室和沃克没有回应。富士康主要生产显示器和组装手机及电脑,以与苹果合作而闻名。
威斯康星州经济发展公司参与了该州与富士康的交易。沃克曾短暂地参加美国2016年的总统大选,围绕几起不良贷款所产生的质疑干扰了其竞选活动。该州一位名叫罗恩·范·亨维尔(RonVanDenHeuvel)的商人兼共和党捐赠人,被指控从当地银行欺诈性地贷款70万美元。在WEDC成立之后的几个月中,由沃克领导的该机构在没有进行背景调查的情况下,借给了他120多万美元。
此外,威斯康辛州几乎完全取消制造商和农业生产者的所得税,这被广泛地批评为“简单地退款给百万富翁”。
据报道,美国有六个州与富士康就建厂事宜进行了谈判。威斯康星州预算项目办公室的乔·皮科克(JoePeacock)指出,为了在这场比赛中胜出,威斯康辛州所承诺的财产税减免和就业培训费用,总成本可能超过30亿美元。他说,类似的交易往往最终成为美国各州的一个“零和游戏”。

每经编辑:孙志成

联系我们 1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吴凡 摄

创造更多就业机会,让制造业回流美国,这是特朗普当初在竞选时就提出的口号。

上任后,特朗普“一手胡萝卜,一手大棒”,对于来美国建厂的企业给与优惠政策,对那些关闭美国工厂,去境外设厂的企业,他就拿关税做文章,逼迫企业回美国生产。

因此,当富士康2017年说要在威斯康星州设厂的时候,特朗普就对这一计划盛赞不已,称其为“第八大世界奇迹”,当时的威斯康星州共和党州长斯格特·沃克还大方地给与了富士康40亿美元的税收减免。

但是两年过去,富士康的的计划一变再变,迟迟无法完成自己当初的承诺。再加上威斯康星“变天”,原本大力支持富士康的沃克下台,新任民主党州长原本就对建厂计划不看好,这下原本答应的40亿美元优惠也“岌岌可危”了。

劳动力成本太高,富士康压力大

4月17日,威斯康星州民主党籍州长Tony
Evers表示,由于预计富士康不会达到此前定下的就业目标,他希望重新谈判该州与富士康的合同。而前任共和党籍州长于2017年与富士康达成协议,给予该公司40亿美元的税收减免,以吸引富士康在当地设厂,创造最多1.3万个就业岗位。

“目前的合同面对着一个不再存在的情况,所以我们的目标是保护纳税人、保护环保标准,我们相信我们需要审视那份合同。”

而今年早些时候,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的特助胡国辉(Louis
Woo)称,富士康美国LCD面板工厂计划可能收缩甚至搁置。由于美国劳动力成本相对较高,因此在美国生产先进电视屏幕的成本很高。与其在美国制造,还不如在中国和日本制造、运到墨西哥组装、最终将成品出口到美国更有利可图。

他对路透表示,不能用工厂的角度看待富士康在威斯康辛州的投资。相比于制造液晶屏,富士康更希望在那里成立一个技术中心,主要为研发设施、包装和组装业务。最终,四分之三的岗位将是研发和设计岗,而非制造业蓝领岗位。

如果最终落实,那么意味着当初富士康承诺的给美国带来大量制造业工作机会将落空。

当初承诺远未完成

富士康赴美设厂,是特朗普和斯格特·沃克共同努力,并寄予厚望的引资项目。2018年6月,特朗普、沃克以及美国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等,都出席了富士康工厂奠基仪式。当时,特朗普对富士康在威州建立液晶面板厂的计划盛赞不已,称其为“第八大世界奇迹”。

根据富士康母公司台湾鸿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与特朗普举行的联合新闻发布会,富士康将陆续投资100亿美元,在威州设立液晶面板厂,为当地创造1.3万个就业岗位、2.2万个兼职工作机会。

联系我们 2

2018年6月28日,特朗普与郭台铭一起出席富士康威斯康星工厂动工仪式(图片来源:东方IC)

作为威州历史上最大的引资项目,前任共和党州长沃克全力支持,并给出了总额40多亿美元的税务优惠。根据《商业内幕》报道,沃克政府还为富士康提供了令人羡慕的政策支持,比如允许富士康不受环保法规限定,在工厂兴建与运作期间,不必提交环评报告即可让河流改道;赋予富士康特别司法权,允许其直接向州最高法院上诉;配合富士康完成工厂周围土地的征收工作等。

联系我们,但是富士康的设厂之路并不平坦。厂址周围农民反对富士康征收土地建厂,更痛斥政府征收土地贱卖给海外工厂。农民在听证会上表示,政府与富士康达成协议的时候,并没有倾听当地居民的意见,更没有征求当地居民的同意。

美国Vox新闻、《纽约客》等媒体先后指出,为迎接富士康兴建新厂,每户威斯康辛州居民平均须付出1800美元;富士康每创造一个新工作,将花费威斯康辛22万美元经费;威斯康辛引进富士康所后,到2043年都难以收回成本。

乔治亚大学经济学教授杰弗里·多尔夫曼发文表示:“实际上,每个工作岗位补贴10万美元的回报期不是20年,也不是42年,而是几百年,甚至永远也不会。”“每个工作岗位的成本高达23万美元,重新获得政府支出的资金是不可能的。”

此前,富士康曾承诺该工厂的工人平均时薪能达到23美元,但据彭博社报道,知情人士透露,这家工厂的的起薪只有月每小时14美元,并且没有任何福利。

此外,该知情人士还透露,工厂生产的液晶显示器部件并非美国制造。它们是从位于墨西哥西北部城市提华纳的富士康工厂运来的。威斯康星州的工厂只负责最后的组装步骤,一些电视显示器仍被贴上“墨西哥制造”的标签。

许多工人并非全职,公司主要从当地一所技术学院招聘临时工和实习生。但富士康表示,它鼓励所有人来工厂工作,而墨西哥的电视部件只是用于测试,而不是未来的生产。

今年1月18日,富士康宣布到2018年底,它在威斯康辛州有178名全职员工,比第一年的最大招聘目标少了82%,并因此失去了当年的税收抵免。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虎嗅网、彭博社、BBC中文网

每日经济新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