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风会是下贰个乐视吗,或成下四个乐视

联系我们 5

最近大家的关注点都在“昔日创业板权重股”乐视的“陨落记”,乐视在不到5年的时间里,股价翻了50多倍,但是有一只“昔日妖股”却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暴风集团从2015年3月24日创业板上市开始,=曾以28个涨停板触到了148元/股的高位,虽比不过乐视,但也算是当时创业板的明星股。然而,短短两年的时间,暴风的股价便一路向下跌到了2017年7月18日的20.20元/股,随后便宣布停牌。究竟是经历了什么导致这只“妖股”在短短两年暴跌超过80%?暴风会是下一个乐视吗?

联系我们 1

联系我们 2

近日,暴风集团市值67.06亿,与前期最高点369.07亿相比,下跌超八成。与此同时,8月4日,暴风董事长冯鑫已累计将所持股份的69%进行质押;7月14日,暴风集团公布的2017年上半年业绩预告显示,预计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320.44万元-1886.34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0%至30%,

业绩一蹶不振
2015年登陆创业板之后,暴风集团创始人冯鑫一度觉得自己拥有了“核武器”。他试图借助强大的资本力量,带领暴风跳脱传统单一的视频业务,布局DT(DataTechnologe,即数据科技)娱乐大版图。翻看2015年公司年报,当时暴风给自己定下的公司目标是进行“多中心布局”,也就是说暴风想发展除了视频平台业务外的其他“前景看好”的业务,从而完成企业转型发展,成为VR、体育、影业及TV界的行业翘楚。但是现实似乎并不尽如人意。
从主营业务构成可以看到,公司传统的视频平台广告业务营收占比,从2015年的70.9%大幅缩减到2016年35.14%。而销售商品营收占比却从20.17%上升至55.68%,其中销售的商品就是暴风的互联网电视、暴风魔镜之类的重点营销的项目。
7月14日,暴风集团公布其2017年上半年业绩预告。当期暴风集团预计实现营业收入74269.11万元–89122.94万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增加约50%-8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1320.44万元–1886.34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30%-0%。根据暴风集团此前发布的第一季度业绩报告,该公司第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4.48亿元,同比增长135.82%,利润则同比下滑585.32%,单季亏损1647.89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利润率更亏损2612.13万元。
而这更可能是惯性使然。从2016年暴风的数据来看,公司在其战略上的发展并不顺利,陷入了“增收不增利”的尴尬境地。其2016年年度报告显示全年营业收入大幅增长至16.47亿元,5281.17万元的净利润却同比减少69.53%,而这其中,有1902.8万元来自政府补助。

暴风集团于2015年3月上市,在国内A股上市的少数互联网概念股中,曾连续29个涨停板被称创业板“妖股”。然而两年时间里,迎着高股价的暴风却热衷于打造生态圈的概念,迅速拓展影视、互联网电视、体育、VR、金融等板块却无业绩可言,A股赐予的这一场梦已醒。

联系我们 3

多元化扩张成绩单不近人意

梦想产品生态圈联系我们,
建立自己公司的“产品生态圈”是每一家公司最大的梦想,“产品生态圈”不仅可以加强自身品牌效应,还可以大幅度增强用户粘性,从而实现公司的良性发展。但同时“生态圈”又是一把双刃剑,发展得好对公司好处颇多,发展不好则会让公司陷入困境。国外公司如苹果公司就拥有一套从设备到系统再到APP的系统生态圈,而在国内,小米生态圈也做到风生水起。而乐视折戟于生态圈建设就是最近的典型案例,而如今的暴风,也正被质疑发展“产品生态圈”战略的正确性。
同为山西人,都从视频起家构建泛娱乐生态,冯鑫并不否认,自己有过与贾跃亭较劲的意思。他的办公室一度放着两台55寸电视,一台是暴风TV,一台是乐视TV。
我们都知道,贾跃亭从乐视网起家,一路多元化扩张,他还发明了个新词,叫生态化反,也就是说一旦形成了生态,就可以形成化学反应。于是上市公司乐视网经过几年扩张,成了一个生态系统。2016年,乐视生态系先后涌现4家独角兽子公司,一年内融资超过135亿,一度风光无限。在乐视「生态化反」大行其道时,冯鑫紧跟着推出了「暴风生态联邦」,借助资本,2年内,暴风一口气涉足了包括TV、VR、影业、魔盒、体育、互联网金融等在内的所有“风口”行业。一向谨慎的冯鑫也开始了互联网公司标准的“烧钱”发展模式。
某种程度上,这与乐视贾跃亭的思路如出一辙,即利用资产荒下投机资本狂热捕捉热点的心态迅速放大自身的产业版图,哪怕十中其一已足以覆盖所有的试错成本。可惜,运气不会一再光临。与乐视一样,暴风集团的4大生态也都很难过。巨额投入的产业发展都不尽如人意:暴风TV持续亏损、VR去年裁员近半、影视和游戏收购被叫停……“烧钱”真能找回暴风未来的发展方向?一切都仍是未知数。
有人担心暴风会成为“下一个乐视”,其中最担心的就是它资金链断裂问题。资金转周应该是目前暴风管理层最头疼的问题。虽然暴风涉及的多个行业其实与之前主营的在线视频关联性较强,但依然摆脱不了架子铺的太开导致的“钱荒”。前者乐视就已经在资金周转问题上栽了跟头,暴风如若不能找出解决办法,有可能会步入其后尘。
虽然同样横跨多个行业,但是暴风的行业关联性非常强,都是围绕“视频”这个主题转的,也就是说暴风并不想建立开放式的生态平台,而是要建立产品关联度较强的“封闭生态圈”。
目前暴风正在项目启动期,资金压力大可以理解,融资、增发也都有可能成为暴风筹集资金的手段,所以过度解读其资金链问题意义不大。而且现在看空暴风也为时尚早,与其一味瞎猜,不如静待其发展。毕竟,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暴风集团上市后核心战略是保持现有的视频平台业务稳定增长,快速建立VR和TV互联网新平台,同时以体育和影业板块为内容再造源头,以及金融、电商、广告、秀场等多元化商业模式。

冯鑫曾对暴风未来十年进行规划,持续进行互联网平台的升级,VR、互联网电视、物联网和场联网将成为新的四大互联网平台。未来暴风TV也将致力于打造大屏场景的连接,结合VR、AR(人工智能)等前沿科技;暴风魔镜将不断向平台化+垂直生态的模式演进,围绕影视、游戏、社交、旅游等全产业务深耕,并且暴风魔镜将于今年第4季度发布高端一体机。

冯鑫不仅一次在公开场合表示,“暴风的生态圈层面布局已经在去年结束,剩下的只是生根发芽。”

然而今年3月,暴风收购稻草熊影业遭证监会否决。对此冯鑫表示“影业的业务基本上处于停滞状态,并不是不做,只是暂时选择保守的做法。”

不仅如此,发展两年的核心业务对于暴风业绩的助力很少。暴风TV持续烧钱低价销售不见盈利,暴风魔镜仍处于投入阶段,然而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被资本看好的VR产业热度褪去,曾获得融资的VR厂商也陆续宣布倒闭。

在2016年年报中显示,暴风集团表示TV和VR将从2017年开始大幅降低获客成本,提升互联网运营能力。通过TV和VR广告系统、展游戏分发和运营、增加用户付费。

“暴风影音和暴风TV都不具备核心优势”
产业观察家洪仕斌对蓝鲸TMT表示,在影音的板块需链接到内容,进入TV行业机会更是被传统巨头牢牢掌握,两个核心板块都不是进入行业数一数二的位置,亏损是必然的。

暴风VS乐视 “兄弟齐心”

2016年,在暴风上市一周年和乐视生态全球年会上,暴风集团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冯鑫和乐视生态原董事长贾跃亭都在现场高歌了一曲《野子》。2016年,冯鑫还公开提出了学习乐视战略的口号。

其实两者无论是在业务还是产品上都有诸多相似之处。乐视、暴风基础业务都发轫于视频网站,上市后热衷于生态圈的建设,发力互联网电视、影视、体育、VR等板块,经历过高股价暴跌、负债难题、主营业务乏力、资金链压力等被业界关注。近日,在媒体人评论热帖中,暴风又被贴上了“缩小版乐视”、“下一个乐视”标签。

联系我们 4

暴风、乐视生态图

从乐视的前车之鉴来看暴风的未来令人担心。据choice数据显示,暴风集团和乐视网2016年分别亏损2.4亿元、2.2亿元,也成为暴风和乐视上市也来首度亏损年。

乐视网、暴风集团2016年年度报告中称,净利润下滑主要原因来自于电视业务。暴风给出的解释是:暴风电视是公司战略布局的新业务,暴风电视处于快速积累用户的初期阶段,尚未进入盈利期;2016年下半年以来,上游电视面板等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导致暴风电视产品成本大幅上升,毛利率降低。

“从财务数据来看,暴风的野心没有乐视那么大。”洪仕斌表示,两家公司都有生态的概念,都有打破传统逻辑的想法。此前乐视一直靠低价销售互联网电视,通过平台及广告内容收费来弥补硬件上带来的亏损,显然这条盈利路到现在为止都未走通。

联系我们 5

盲目“追风口”现资金链问题

据choice数据显示,截止到2016年年底,暴风集团和乐视网的总负债分别为17.33亿元、217.52亿元,负债率分别为67.69%、67.48%。虽然乐视的负债高于暴风200亿元,但暴风集团显示出的种种不利境况也不容忽视。

同时乐视网、暴风集团实际控制人都在进行大量的股权质押融资。冯鑫的股权质押率也已经高达69%,贾跃亭的乐视网股权质押率已超97%。

“之前乐视股价不断上涨是因为贾跃亭不断的‘炒概念’使股价不断推高,然后将股权拿去抵押融资这是一种’加杠杆’行为。”财经评论人余丰慧对蓝鲸TMT表示,现在的科技股中炒概念的较多,盲目‘追风口’进行融资,企业行业覆盖率过大资金链就容易出现问题。

“企业负债率过高,想要继续扩张还要维持运营只能‘新债还旧债’”,余丰慧说金融乱象现在正在整顿,核心在于降低杠杆率、去泡沫,治理一些企业不做实业一直炒作金融资金、不断脱实向虚的现状。

“创业初,冯鑫称反省自身有三大缺点比如不懂管理,不懂资本,不懂财务技巧,那时候他还是个做实事人。”财经评论员丁兆林对蓝鲸TMT表示,他俨然成了资本运作高手,专挑人们爱听的故事下手,然而实体业务“空心化”一直是他的心头大患,就像一个三流的舞蹈演员,疲于在投资舞台上不停地旋转,他更在意的是自己的舞姿是否漂亮,但却忘了舞蹈需要基本功和身体素质的积累,终于体力不支,被迫退出舞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