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娱乐村办品牌已成集团负资金财产,腾讯录制面对还钱压力

继续无视小债权人诉求,贾跃亭丧失的不啻公众信任,还有道德良知。
“贾跃亭到底什么时候回国?”正在成为全民关心的话题。
7月5日,贾跃亭踏上飞往美国洛杉矶的航班。
7月6日,贾跃亭在微信公众号发表“我会尽责到底”的公开信,称,“会承担全部的责任,并恳请大家给乐视一些时间,会把金融机构、供应商以及任何的欠款全部还上”。
但他仍然不忘加上一句:“再大的挤兑,也挤不垮我们变革汽车产业的梦想。”
在他看来,这是一场恶意挤兑。
不久,公众及媒体开始提出一个严肃问题:贾跃亭到底是出差还是跑路?
从7月5日到26日,正好是三周时间。
让我们看看在过去三周时间里,乐视官方乃至贾跃亭本人是怎么回应公众关注的:
赴美不久,贾跃亭即回应外界疑问,称“只是短暂出差,本周将回国。”
但是,一周之后的7月13日,乐视控股的回应变成了这样:“贾总将于近期回国,极有可能在一两周内,具体时间根据美国事宜进展而定。”
两周过去后的7月21日,乐视官方的说法又有变成,“贾总回国时间会根据他在美国汽车相关业务推进情况而定,具体时间暂时不方便透露。”
7月23日的最新说法是,“因为手头还有一些事务没有处理完,但是距离回国的时间不会太久。”
表述越来越模糊、日期越来越不确定、回国周期越拉越长,这就是乐视关于“贾跃亭何时回国”的官方说辞。
明显,这就是“拖字诀”!
依据贾跃亭及乐视官方说法,本周周末即7月30日,是贾跃亭回国的最后期限。假如贾跃亭不能在此期限之前回国,则“贾跃亭跑路”的猜测将彻底坐实,公众对他的最后幻想将随之破灭。
我一直认为,贾跃亭回国的日期并没有这么难确定,法乐第还没有到一刻也离不开他的时候。如果贾跃亭当真是一个有道义担当的人,他7月13日之前就可以回国。
目前看,贾跃亭主动回国可能性很小
“虱多不痒,债多不愁”,用在贾跃亭头上再贴切不过。对于个人诚信差不多已经跌成负值的贾跃亭来说,多失信一次没什么大不了。
世易时移,如果贾跃亭还这么想,他就真的错了!
我分析,贾跃亭主动回国可能性不大。 原因有三:
一,贾跃亭非常清楚,回国对他意味着什么。
没有谁比贾跃亭本人更清楚回国对他意味着什么:对于那些在乐视总部大楼安营扎寨了几个月的小债权人来说,贾跃亭回国,意味着给他们提供一个人质。
而且,这些小债权人知道,孙宏斌虽然已成乐视网董事长,但要他承担贾跃亭造成的责任,可能性不大。
目前,乐视对付小债权人的策略就一个字:拖!至于拖到何时?以及拖下去什么结果?没有人知道,也不愿多想。
从乐视态度看,我们完全看不出解决问题的诚意。
因此,逮住贾跃亭,是这些小债权人的希望。
据说,前几天媒体传出贾跃亭回国的消息,曾有债权人前往首都机场试图堵截他。
也许在贾跃亭眼里,这些小债权人根本就不在考虑之列;但是,官方的态度贾跃亭及其追随者却不敢等闲视之。前不久,CCTV公开质疑:“乐视网是创业失败还是涉嫌欺诈?”在不少人看来,这是官方释放的信号。
因此,回国会不会遭遇牢狱之灾?恐怕这才是贾跃亭最大的忧虑。
二,即使回国,贾跃亭又能为债权人做什么?
今天的贾跃亭,已是两手空空(当然,还有一屁股债)。所谓“尽责到底”的声明,其实是一句轻飘飘的承诺,毫无实质意义。今天的贾跃亭,手里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尽责的资本。
不惟如此,贾跃亭甚至没有还债的诚意。对于眼下的贾跃亭来说,几百亿的债务或许不在他考虑之列,他的眼里只有法乐第,只有他的宝贝FF91。别说贾跃亭融不到资,就是融到资,也不会分为债权人一分。
事实上,贾跃亭早就这么说过了。在6月28日的乐视网年度股东大会上,贾跃亭说:“我们在归还金融机构的欠款之后,我们目前仍然没有获得金融机构的后续资金支持,多数还是观望态度。我们现在与金融机构交流之后获知,事实上我们应该把获得资金投入到业务之上,而不是直接归还金融机构的欠款。”
从能否还债的角度说,贾跃亭回不回国其实都一样。回国,照样还不了一分钱,还有可能让自己陷于更大的麻烦;贾跃亭回国,更多的是象征意义。
三,假如回国,贾跃亭还出得去吗?
对于今天的贾跃亭来说,国内已非久留之地(当然,待在美国也未必安全);从7月5日出走的那一天起,他的事业重心已经转移到美国,既然回国什么也做不了,甚至不排除更大麻烦的缠身,他干嘛要回国呢?
再说了,回来之后还能不能出得去,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既然如此,贾跃亭还会回国吗?还敢回国吗?
不过,我仍然认为,贾跃亭最终还得回国,而且就在年内。只是他的回来,可能情非得已。
不过,我还是愿意把贾跃亭的回来想象得浪漫一些。因为有时,贾跃亭是个莫名地自信的人。
比如去年11月6日,贾跃亭以诗一般的语言发布了一封内部邮件——《乐视的海水与火焰:是被巨浪吞没还是把海洋煮沸?》,他原以为主动公开乐视资金危机是一种勇敢和担当,完全没有料到由此打开“潘多拉的盒子”,将乐视资金危机的真相彻底暴露在世人面前,乐视大厦从此岌岌可危。
也许,他还会想起2014年出走一幕……那一次,他平安着陆了。这一次,他还能平安着陆吗?
贾跃亭滞留美国,其实什么也做不了
7月18日,贾跃亭其微博上兴奋地宣布,前宝马集团素有“宝马i3之父”之称的高级副总裁乌利齐•克兰茨(UlrichKranz)加盟法乐第汽车,出任公司CTO。他甚至为此晒出了和同事的工作照。
这是刻意向外界传递信心。
不过,把融资寄托在乌利齐•克兰茨身上,贾跃亭想得还是有点简单了,他忽略了一个基本逻辑:人而无信,不知其可。对于投资者来说,他投不投资以及投资给谁,不是看谁来游说,而是看投资对象值不值得托付?
对于差不多已经丧失所有人信任的贾跃亭来说,再好的产品都不值得投资。
前车之鉴,犹在眼前,想想半年前慷慨解囊救助贾跃亭的“好同学”,就知道了。
我甚至认为,孙宏斌对投资乐视也有几分后悔,只是不好意思直说而已。
现在,贾跃亭以“推进汽车相关业务”滞留美国,这样的解释就骗善良的人,绝对骗不了理性的人。因为,贾跃亭不在美国,法乐第业务该怎么推进还怎么推进。
以“推进汽车相关业务”滞留留美国,是个拙劣的借口。
须知,对于法乐第来说,贾跃亭并不是最重要的,贾跃亭的钱才是最重要的。
于是,贾跃亭面临艰难抉择:为债权人负责?还是为法乐第负责?这是一个关乎良心的拷问。
止于目前,贾跃亭选择的是为后者负责。
结论显而易见:如果一个人可以如此蔑视责任、逃避责任,这个人还值得投资吗?值得托付吗?甚至,这个人造的汽车你敢开吗?你敢坐吗?
我甚至担心,乌利齐•克兰茨也不会在法乐第待得太久。
对于乐视来说,贾跃亭已经成了负资产;对于法乐第来说,又何尝不是?
在电子商务如此发达的今天,待在洛杉矶和待在北京的区别,仅仅在于距离的不同。因此,贾跃亭所谓“推进汽车业务”,仅仅是一个拙劣的借口。
贾跃亭众叛亲离:乐视和他切割,孙宏斌也和他切割
贾跃亭前脚刚走,孙宏斌后脚即提出“新乐视”的概念。
显然,这是一种切割。大家心知肚明,继续贴着“贾跃亭”的标签,乐视只有死路一条。
这些年,贾跃亭杰作之一就是提出“生态化反”。到底什么是“生态化反”?很多人弄不明白,说白了就是各业务板块之间关联交易。
无怪乎在7月17日的乐视网临时股东大会上,孙宏斌说:“现在主要的问题就是,关联交易怎么办?乐视非上市公司体系的股权怎么弄?上市公司的股权怎么弄?”
孙没有说出来的话是:什么狗屁“生态化反”?不就是大肆关联交易吗?把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搅和在一起,弄成一团乱麻,害得老子注资半年都没解开这个死结!
“新乐视”概念的提出,可以视为乐视彻底抛弃贾跃亭生态战略的开始。
对此,孙宏斌已经说得很明白,“乐视目前就是一个电视,业务很简单,多卖电视,多拍电影。”
你看,在孙宏斌的新乐视设想里,根本看不到乐视手机、乐视体育、乐视汽车、乐视金融的影子。
事实上,不仅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切割,孙宏斌也在积极和贾跃亭切割。
就在几天前,有记者问孙宏斌“贾跃亭为什么主动辞去乐视网董事长?”孙宏斌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贾跃亭不辞职就得开除”。
从众星捧月到孤家寡人,贾跃亭仅用了半年时间。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贾跃亭导演的乐视大戏终于走到落幕时刻。然而,这场大戏给人们留下的感触百味杂陈,虽有惋惜,更多的还是荒唐。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中国依然发生如此一幕,从某种程度上折射出国民素质堪虞,亦折射出监管机制的缺失。
最后我仍然不忘陈述一个事实:全球没有一家企业的成功缘于商业模式设计的成功,真正值得敬佩的公司一定是科技创新型企业。那些至今仍在幻想通过商业模式变革走出捷径的公司,到了梦醒时分!

乐视网资金承压 或启动战略调整

超过20亿元的公司债和银行贷款偿还压力让乐视陷入重重危机。作为乐视系最为重要的部分——上市公司乐视网,在乐视整体资金压力未解的困境下,同样面临较大的资金压力。

对此,有业内人士认为,在融创中国董事局主席孙宏斌当选乐视网董事长后,乐视网将展开自救,对公司做出较大的战略调整。这将缓解目前乐视系债权人的“焦虑”,并能稳定投资者对乐视网和乐视的预期。但也有市场分析人士表示担忧,由于在乐视整体发展和运营理念上,孙宏斌和贾跃亭存在不小的分歧。在孙宏斌未来实施重组“新乐视”的过程中,其与贾跃亭的分歧可能会公开化,并有可能演变成公司内部的矛盾和对抗。

乐视网面临偿债压力

资料显示,2015年8月3日、9月23日,乐视网非公开发行两期公司债,规模分别为10亿元和9.3亿元,票面期限3年,附第2年末发行人上调票面利率选择权和投资者回售选择权,即这两期债券,投资者可在2017年8月2日及9月22日选择回购。

据悉,截至8月3日的首期乐视网公司债,投资者已选择回购。目前,乐视网方面已表示,首期10亿元公司债已由乐视网通过自有资金回购,另一项数额的公司债则将在9月份到期,公司对该笔公司债偿还持乐观态度。

除上述两款近期到期的公司债之外,上市公司体系仍有银行欠款。近期,乐视网欠建行2.5亿元而遭资产冻结的消息不胫而走。8月1日,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的最新裁定显示,7月24日,建行北京光华支行分别以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为由,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请求查封、扣押或冻结乐视网、贾跃亭、乐视控股、贾跃民共计价值人民币2.5亿元的财产。对此,乐视网以公告形式回应称,目前已经偿还到期的5000万元,下月到期的2亿元贷款归还事宜双方正在协商。

尽管公司对偿债表示乐观,但有市场分析指出,乐视网须在近期内支出逾20亿元资金,这也意味着乐视网短期内面临较大的偿债压力。乐视网2017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截至2017年3月31日,公司短期借款超过21亿元,流动负债合计则更是高达116亿元。而根据近期乐视网发布的半年度业绩预告显示,今年上半年乐视网预计亏损约6.37亿元至6.42亿元,而去年同期盈利2.84亿元。这意味着在业绩不甚理想的情况下,乐视网想单凭自身“造血”偿债将变得十分困难。

不过,乐视网的资金压力并非没有好的解决办法。乐视网CEO梁军此前已多次公开表示,目前摆在乐视网面前首要的问题是,解决关联交易。根据乐视网2016年年报,包括乐视智能终端科技有限公司在内的五家乐视系公司,需要偿还给乐视网的欠款达29.03亿元。因此,有业内人士认为,只要能都在短期内顺利完成乐视网和乐视非上市体系的切割,并解决相关的欠款问题,乐视网在短期内将处于“安全状态”。

但也有市场人士认为,乐视系内部公司关联关系复杂,加之贾跃亭一直坚持乐视系生态化发展,不愿放弃任何一块业务,这将会给乐视网脱困造成不小的麻烦。

贾跃亭筹资难有作为

对于乐视网和乐视系目前面临的资金困局,仍有不少人将希望放在了贾跃亭身上。

7月初,贾跃亭前往美国,据称是为法拉第未来制定新的战略计划,前往美国主要是为了保证法拉第未来旗下的首款电动车FF91能够尽快量产交付。此后,外界就一直在关注着贾跃亭的归期,因为除了其在美国的汽车产业,整个乐视还有很多事务和债务需要贾跃亭处理。不过,在这期间贾跃亭却戏剧性地辞任乐视网和乐视系主要负责人职务。对此,外界对贾跃亭何时能够回国就变得更加关心。

7月21日有消息称,贾跃亭目前已经回国。乐视方面对此表示:“贾总回国时间会根据他在美国的汽车业务推进情况而定,具体时间暂时不方便透露”。随后有市场消息称,贾跃亭已经决定推迟一周回国,在7月26日或7月27日回到北京。而促使他推迟行程的原因是,贾跃亭希望亲自迎接法拉第的新CTO。不过,截至目前贾跃亭还未出现在国内。有市场消息称,“贾跃亭回京前,也有可能会先到中国香港停留几天。回来后或首先处理出售乐视体育的相关工作”。

有投资机构人士向《经济参考报》表示,即便贾跃亭回国也很难帮到乐视系。此前,通过质押乐视网股票,贾跃亭曾多次上演资金腾挪,但目前贾跃亭名下乐视网股份已几乎被全部冻结,他很难再通过上述手段为乐视网筹措资金。

公开信息显示,贾跃亭以及乐视控股合计持有乐视网5.24亿股,占乐视网总股本的比例为26.27%,其中贾跃亭直接持有乐视网5.12亿股,占乐视网总股本的比例为25.67%。近期,乐视网已公告,贾跃亭直接持有的乐视网股份以及通过乐视控股持有的股份已经全部被冻结。

对于控股股东股份被司法冻结,乐视网称主要系贾跃亭为乐视手机业务融资承担个人连带担保引发的财产保全所致,冻结仅限于贾跃亭与乐视控股自身持有的股份,不会对其他股东股份造成影响。“但鉴于贾跃亭为公司控股股东,后续如其股权发生变动将导致控股股东对上市公司拥有的权益发生变动。”乐视网称。

贾跃亭的股权冻结始于今年6月底。6月29日,应招商银行上海川北支行请求,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冻结乐风移动、乐视移动智能、乐视控股和贾跃亭、甘薇夫妇名下银行存款共计人民币12.37亿元。7月4日,乐视网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贾跃亭及乐视控股持有的公司5.19亿股已被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等冻结,占公司总股本26.03%,占贾跃亭所持乐视网股份的比例为99.06%。

云顶娱乐,“无法动用上市公司股票对贾跃亭而言,就少了最重要的筹措资金的手段。尽管有消息称贾跃亭在美国是为了乐视系筹措资金,但从目前乐视系的整体困局看,贾跃亭将很难有所作为。”上述人士这样评价。

或启动业务调整自救

不过,也有市场分析认为,贾跃亭不回国对乐视网而言可能是件好事,利用其不在国内的时间窗口,乐视网将有可能通过业务调整展开自救。

近期,已上任两个月有余的乐视网CEO梁军频频表态,称会改变之前乐视网盲目为版权“烧钱”的方式,进一步聚焦电视业务,精简组织架构。围绕这一调整,梁军强调,乐视视频、乐视影业等业务都面临着重新定位,同时大幅削减和收缩不相关业务。“调整需要周期,也许三到六个月才能把业务重心彻底转变过来,但至少方向特别明确。‘新乐视’可能是一家以家庭互联网娱乐为主的公司,而不是过去大家熟悉的买版权卖广告的乐视网。”梁军这样解释。

市场分析认为,随着孙宏斌出任乐视网董事长,将加快乐视网的业务调整节奏。此前,孙宏斌已给出了“三至五年重整‘新乐视’”的时间表,并反复强调,看好乐视网、乐视影业、乐视致新三大块业务。此外,孙宏斌还表示未来将强化自制内容和大屏业务,多卖电视多拍电影。外界认为,孙宏斌的表态意味着将有选择地强化乐视现有部分优势业务,而主动放弃乐视生态中的其他业务。

此前,孙宏斌就多次表示,希望乐视将发展重点聚焦在上述三大优势业务上。而对于包括体育、汽车等其他乐视生态现有业务,孙宏斌则表示,“该融资融资,该卖掉卖掉”。值得注意的是,乐视目前生态体系中,乐视汽车所受争议最大,就此前表态来看,孙宏斌和始终坚持汽车业务的贾跃亭存在不小分歧:除了公开表示对乐视汽车业务持保留意见外,乐视汽车未能进入孙宏斌所说的“新乐视体系”。

在之前的乐视网2017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后,孙宏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不讳——只要贾跃亭退出好多人愿意接盘乐视。在外界看来这透露出一个明确的信号:孙宏斌已经对贾跃亭失去了耐心。在谈到贾跃亭辞去乐视网董事长以及申请改组乐视网董事会原因时,孙宏斌表达得更加直接,他说这是一个非常必要的程序,并且如果贾跃亭不辞职就要开除掉他。而就在这番表态几天前,孙宏斌还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里公开表示,“我们应该支持老贾这种义无反顾的企业家精神”。而此前,在各类场合他都对贾跃亭有着非常高的评价。

多数市场分析认为,孙宏斌近期的表态,意味着他和贾跃亭之间的分歧正在公开化,未来和贾跃亭之间的矛盾可能进一步激化。分析人士指出,在“接盘”乐视时,孙宏斌就明确表达,自己对乐视网、乐视超级电视以及乐视影视业务看好,但对包括汽车在内的其他业务并不感兴趣。他还公开建议贾跃亭,乐视的部分业务该出售的出售,该融资的融资。但即便近期乐视各业务麻烦不断,贾跃亭也没有丝毫进行业务收缩的意思。而两人在经营理念上的分歧很可能是导致贾跃亭辞任乐视和乐视网主要负责人的导火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