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招采乐视陷第二次资金危机,乐视手机销量缩水十倍无新货可供

乐视手机销量大跌且无新货可供,多名其他品牌高管均称不看好且无接盘意向.
乐视危局
曾豪言乐视七大子生态“一个都不能少”的贾跃亭,终于打算放弃手机业务了———昨日一名乐视高层告诉记者,但对于接盘者是谁则拒绝透露。
此前,乐视网新任董事长孙宏斌曾表示只要贾跃亭退出,乐视会有很多人感兴趣。不过,记者昨天咨询了多名手机行业高管,对方均表示不看好乐视手机,无接盘意向。乐视上市公司业务已被收入孙宏斌囊中,手机业务将何去何从?
手机销量缩水十倍
“乐视手机在市场上已经没有新的供货了,仅在清尾货,每个月销量维持在20万台左右”,赛诺手机市场研究总监李睿称,而2016年乐视手机平均每个月可以卖出100万-200万台,短短半年内销量缩水近十倍。
昨天,记者登录乐视手机官方商城和天猫、京东平台上的乐视手机旗舰店发现,今年4月份发布的乐视Pro3AI版在天猫上累积销量不足5000,库存仅剩27台,在京东和官网的多个版本均无货,仅有原力金色有货。“现在乐视手机新产品肯定是没有了,其实供应链今年就没有给乐视供货了”,旭日大数据研究总监李春丽昨天告诉记者,旭日大数据从供应链监测到乐视手机在今年一季度的出货量不到192万台。
对于会否有新的供货铺到渠道,记者联系的乐视移动公关已于上周离职,截至发稿时,乐视控股方面尚未作出回应。
官方数据显示,乐视手机在2015年推出当年就取得了500万台销量,2016年整体销量达到2000万台。从2015年宣布进军手机行业到冲进国内手机销量排行榜前十,乐视用了不到一年时间,也因此一度被业内誉为“黑马”,但月销量从百万跌至20万也不过半年时间。
供应断货售后停摆
“早就不再供货了”,曾为乐视手机摄像头供应商的舜宇内部人士告诉记者,乐视手机去年的摄像头模组订单账款尚未结清,承诺的“债转股”也迟迟未转到。
“内存厂商年初就停掉了对乐视的内存芯片供应”,李春丽向记者表示,目前乐视仅通过海派采购零部件。
而乐视的另一大债主———乐视手机代工厂仁宝电脑对乐视的态度也在上个月发生转变。仁宝总经理陈瑞聪6月23日向媒体透露,“目前乐视虽仍在还款出货,但动能减少,状况未如预期,因此6月底将衡量整体实际状况作出决议,以确保股东权益。”原定于6月21日完成交割的仁宝对乐视投资案也没能顺利完成。据了解,今年一季度末期,乐视向仁宝电脑归还了大约一半欠款,仁宝电脑仍面临乐视有关的2300万美元坏债。
据成都商报近日报道,一名来自成都的吴先生通过乐视手机售后点寄出送修手机后,和自己的手机彻底“失联”,原因在于乐视手机售后点将手机寄出后便联络不上乐视总部的售后部门。对此,乐视商城人工客服昨天回复记者:“目前全国的手机配件仓库盘点,暂停配件业务。目前没有接到恢复时间。”
事实上,今年以来陆续传出乐视手机售后服务商停摆的消息。而一位不愿具名的乐视手机售后维修服务商曾告诉记者,去年底乐视拖欠其公司100多万欠款,公司无法支付员工工资引发其员工自发组织在乐视大厦蹲点讨债,“今年年初基本还清欠款后便立刻与乐视终止了合作”,上述售后维修服务商称。
此外,也有乐视手机维修站贴出“致用户的一封信”,表示“乐视手机厂方已经几个月没有提供配件了,无法继续免费维修手机,配件何时重新到货也没有准确时间,因此送修的机器暂时只能做登记等待处理,已经留下机器待修的也要自行取回。”
云盘关闭尚未重启
6月14日,乐视超级手机宣布因为乐视云盘停止服务而彻底关停乐视手机的云存储服务。同时期出现云盘业务调整的还有努比亚手机和OPPO手机的网盘,努比亚和OPPO方面均回复记者称只是暂时关停,将会自建网盘或更换云服务商放入方式重新启用。
但乐视手机却于6月30日后停止LeCloud云存储服务(包括图库APP中的云相册和文件管理APP中的云盘),并未透露是否重新恢复该服务。“乐视云存储是乐视手机和乐视云盘联合开发的额外服务,由乐视云盘提供云存储技术支持,由于一些原因,乐视云盘已经发布了停服公告,整个业务即将关停,因此整个合作无法继续维持下去。”
谁来接盘仍然未知
对于贾跃亭将出售乐视手机业务的消息,昨天接受记者采访的多名手机行业高管均表示不看好,且没有接盘意愿。
“乐视手机业务想要转让也非常难,首先,乐视供应链欠款太多,接盘者先要解决资金问题;其次,还需要去修补与供应商的关系,重新获取供应链企业的信任需要很长时间”,李春丽称,再次,“乐视的问题拖到今天,企业人才估计也流失得差不多了,要重整旗鼓难度非常大。”
第一手机研究院院长孙燕飙同样指出,“乐视手机的品牌价值和研发团队均流失殆尽,接手的意义不大。”
那么,乐视手机还剩下哪些价值?
李春丽向记者分析称,“乐视手机的优势,一是高配低价。但目前高配低价市场红利基本消失殆尽,而且这一市场也被华为、小米、魅族等品牌牢牢把持,乐视在这方面的优势可以说是非常弱的;二是营销。营销如果离开了乐视这个生态圈,估计优势也不复存在了;三是内容。乐视手机通过提供独家内容吸引用户,这应该是它最大的价值了。但如果有人接盘的话,乐视内容和乐视手机是独立的,这个价值能否平移到接盘侠手上还是个未知数。”

阳光招采 1阳光招采 2

拿到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的150亿元投资后,乐视的资金问题不仅没能一次性解决,反而更严重。

6月28日下午,乐视创始人、乐视网(300104.SZ)董事长贾跃亭在乐视网2016年度股东大会中说:“乐视非上市公司体系的资金反而比危机刚爆发的时候更加紧张,这是我们两三个月以来发现的问题。”

在不断变现非上市公司资产的同时,乐视最被人看好的电视业务在今年上半年出现了负增长。而宣布要继续专注汽车的贾跃亭,显然还需要很多钱。

阳光招采,资金比去年更困难

“非上市体系的资金问题远比我们想象的要严重。”贾跃亭在股东大会上说。他提道,今年4月份乐视第二次资金危机来临。

与之形成对照的是,孙宏斌在今年1月宣布以150亿元注资乐视时曾对《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等媒体称,“这次只解决非汽车的钱,一次性把所有的钱全解决,缺多少,解决多少。”

贾跃亭称,本来想非上市体系进来90多个亿,理论上应该能彻底解决资金的问题,但结果没有达到预期。他透露,今年1月签署上市体系的战略协议后,“截止到现在有130多亿人民币,其中有三四十亿进入了上市公司体系,94亿付给了老股。”

但这94亿远不够偿还乐视对金融机构的欠款。

贾跃亭称,从去年资金到账到现在,乐视累计偿还的贷款,包括其个人抵押的贷款,已经偿还了150亿左右。绝大部分都是给金融机构的还款。他同时称,在大量的资金偿还以后,乐视的业务线也在不断筹集资金偿还贷款,导致业务受到了较大的影响。

而希望通过优先还款在金融机构确保信誉,以继续获得贷款的乐视并没能如愿。贾跃亭称,金融机构在互相观望的过程当中形成了无形的挤兑。他称,希望金融机构能够对乐视进行二次支持,希望信贷资金审批的流程有一个更好的安排。

“当时应该采取的措施是积极和金融机构沟通,应该把非常宝贵的90多亿用到业务当中来,快速让业务恢复正常,甚至有更好的发展,这才是从根本上解决金融机构风险的办法。”贾跃亭反思称。

供应链欠款未还

供应链大厂态度的转变是乐视资金越来越紧的信号。贾跃亭也在股东大会中称,从2016年以来,资本市场的环境下行,资本市场经营资金量非常紧缩,乐视三个板块的资金压力非常大。

资深家电行业观察人士刘步尘对《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称,乐视的坑只暴露出了一部分,实际比外界知道的或要更多。

6月23日台媒消息称,仁宝电脑决定暂停以7亿元入股乐视致新的计划。仁宝电脑总裁陈瑞聪称,入股是否会继续推进,取决于乐视偿还仁宝债务的情况。根据双方投资协议,这项投资计划原本预计在6月21日前完成交割。

陈瑞聪对媒体表示:“目前乐视虽仍在还款出货,但动能减少,状况未如预期,因此6月底将衡量整体实际状况,作出决议,以确保股东权益。”他此前曾对乐视还款表态乐观。

据《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了解,仁宝电脑是乐视手机的主要代工厂。仁宝在去年11月曾宣布,截至去年9月底,仁宝对乐视的应收账款为新台币82.9亿元,其中逾期1-180天的金额为新台币42.5亿元。

6月还有消息称,乐视自2016年7月份起持续拖延中国移动江苏公司的IDC资源租用费,截至2017年5月份,全省合计欠费总额达1426.25万元。但乐视云日前发出声明,称“乐视云与中国移动长期以来始终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中国移动江苏公司并未对乐视云断网。”

更多的小供应商大多采取集体上门讨债的方式。事实上,自去年11月贾跃亭坦承乐视资金危局后,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姚家园路105号院的乐视总部大楼下,举着横幅“讨债”的人群已屡见不鲜。

乐视还被供应商数度采取法律手段。今年1月,浙江豪声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提起仲裁申请,向乐视追讨被拖欠的5000万元。

非上市聚焦

乐视正在试图将乐视非上市体系资产快速变现。贾跃亭在股东大会中称,“我们决定非上市公司板块的资产变得更加聚焦,非核心的、不能产生强化反的,就考虑尽快地转让资产。”

而对于再回笼的资金,他则强调一定优先用到业务当中来,快速使非上市公司的业务恢复正常。“上市公司会经历一个短的调整期,非上市公司需要大的反转,无论是乐视手机、乐视体育,还是易到,希望在未来两三个月之内,让大家逐步看到乐视这次的决心,到底怎么让有限的资产获得最大的价值。”贾跃亭说。

此前与创始人爆发纷争的易到首先宣告了自己的“大反转”。

6月28日下午,易到发布公告称,公司已于近日变更控股股东,已有新的控股股东进入,乐视不再作为易到控股股东,原管理团队继续负责易到的管理、运营等事务。有消息称,接盘方为多次投资乐视系公司的蓝巨资本。

但需要注意的是,为乐视内部带来正向现金流的电视业务在今年上半年出现了负增长。而此前乐视网总经理梁军曾提出,乐视电视在2017年将扭亏为盈。

梁军在6月28日的股东大会上提到,从今年上半年开始看到乐视电视负增长,乐视渠道遇到前所未有的压力。他同时表示,乐视的线下渠道目前在做网格化,“我们未来三个月主要集中在网格的划定,跟渠道重新签合同,让那些愿意踏踏实实做生意的LePar渠道浮现出来。”此外,大屏生态则被乐视高层多次提及。

刘步尘对《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表示,在去年发生危机事件之后,乐视电视调整了战略,过去是冲量,现在要盈利。但乐视的电视和手机在量和利润间都没法找到平衡。此外,刘步尘认为只要贾跃亭继续做汽车,乐视的危机就还会持续,“贾跃亭应该专注上市公司,在上市公司业务做起来后,再徐图未来。”

但看起来贾跃亭还要坚持他的汽车梦。他在6月28日当天表示,乐视汽车要快速完成A轮融资,尽快拿出量产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