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海能否吃下这块蛋糕,苹果和亚马逊出资助力富士康收购东芝闪存芯片业务

上个月,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就曾表示,虽然云顶娱乐官方网站「亚洲唯一授权」,东芝已经选定了买家,但是富士康仍有机会,果然郭台铭的话应验了,东芝芯片业务出售遇到阻力了。因为原本敲定的买家SK海力士突然变卦,要求持有东芝芯片业务的股份,而这与之前约谈好的条件完全不符,导致东芝芯片业务出售一再推迟。
“神算”郭台铭
由于出售芯片业务受阻,债权银行已经开始向东芝施压,要求考虑“B”计划,包括挑选新的买家。东芝已经告知了其债权银行,正在重新跟西数和富士康交涉,商讨芯片业务出售事宜。这让原本出局的富士康重获希望,虽然西数也参与了东芝芯片业务的竞购,但是富士康开出了高达270亿美元的优厚条件,是所有竞购者中出价最高的一方,所以对于东芝来说,富士康是无法拒绝的一个优质买家。
“美、日、韩”都不急只有东芝自己着急
当然,富士康竞购也是有阻力的,那就是日美可能会反对东芝将芯片业务出售给富士康,理由是担心核心技术外泄。从郭董的预言上来看,东芝选择联合的美国与韩国都是政治上的博弈,本身这种博弈所催生的联盟就并不牢靠,在东芝分割自身业务这件事上来看,美国、韩国、日本等给出压了的方面均不着急,着急的只有东芝一人尔,漫天要价坐地还钱这种事再来几次,东芝可就要被他们坑惨了。
富士康的竞购行为最大的阻力来自于日本政府。日本安倍政府认为芯片业务涉及国家安全,希望东芝由日本企业或美日合资企业收购,不欢迎中国企业前来竞购,更不希望落入中国企业之手。但是,对于当前的东芝而言,活下去才是最迫切的需求。在为芯片业务部门挑选买家时,首要考虑因素是出价金额,其次是买家快速完成交易的能力。他表示知道日本政府希望东芝顾及国家安全,东芝在随后挑选卖家时,可能会将安全准则排在前两条准则之后。
曾为日系支柱的东芝
富士康目前并不拥有任何一家大型内存制造商,故不会面临部分其他买家将遭遇的反垄断障碍。这对富士康而言,绝对是一大优势。在业内,富士康以组装苹果公司产品著称。但近年来富士康动作频繁,多次参与国外企业的收购事宜,产业帝国不断扩围。此次参与竞购东芝芯片业务再次彰显了富士康的发展雄心。倘若收购成功,富士康将在追赶三星等行业领导者方面如虎添翼。
苹果公司的下游生产链处境危险,在苹果供应链背后,许多供应商因为苹果而辉煌,也因为苹果的供应链策略而倒下。比如很早之前台湾的触控屏幕制造商宸鸿长期为iPhone与iPad生产屏幕,而业绩股价扶摇而上成为触控屏幕领导者,但当后来苹果滋生不安全感推行多供应商策略,将订单分散到夏普、东芝、LG、三星等供应商时,使得宸鸿股价暴跌。这类案例还有很多。可以说,苹果对供应商的策略奉行了库克侵略性十足的作风。
富士康转型在即由制造到创造的路还有多远?
深知自己处于转型的十字路口的富士康,反而需要降低对苹果的依赖,尤其是苹果处于下行的风口,高度依赖苹果会存在巨大的风险,因此富士康一直在积极协助来自非苹果的智能手机客户,增加他们的产品销量,并打算将电子白板作为另一个业务支柱增加来自更多非苹果的收入,与此同时,富士康之前收购夏普与接盘诺基亚品牌,进军服务器和存储市场扩张,自主开发机器人、极布局大陆线上金融业务等等,都与它自身的转型焦虑相关。

最近郭台铭在接受日经采访时表示,富士康已经从苹果和亚马逊那里获得了资助,用于收购东芝旗下的
NAND 芯片业务。在五家有意竞购的买家中,目前富士康的出价最高,金额超过了
180
亿美元。而且按照郭台铭的说法,他们并没有像某些对手那样抱着赚快钱的心态,而且未来也不会多加干涉,只希望能「帮助东芝设计出更好的产品」。不过即便如此,富士康面临的竞争依然很激烈。为了不让东芝的芯片技术落入外国企业之手,两家有政府背景的日本本土公司也参与到了这场竞购当中。而对苹果和亚马逊而言,力挺富士康也能为自己带来不少利益。除了维护跟代工方的关系以外,能「染指」东芝的内存业务对控制
iPhone、Kindle 的成本也是大有好处的。当然啰,NAND
技术的发展前景本身也有着不错的吸引力。君不见西数在收购 SanDisk
以后,很快就推出了 64 层的 3D NAND
消费性固态硬盘呢。除了财大气粗能喊出最高的报价以外,富士康还有一项优势,就是收购夏普电子后使其扭亏为盈的先例。「我们都是让日方来负责夏普的运营,希望东芝的内存业务也能像他们一样,至少再度过未来的
50 到 100 年。」郭台铭这么说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