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终于姓孙了,乐视网告别贾跃亭

互联网业内曾流传这样一句话:乐视,要么成为伟大的神话,要么成为中国互联网史上最大的笑话,但它却绝不会是一个平庸的公司。
7月6日晚间,乐视网(300104.SZ)公告,贾跃亭辞去乐视网董事长职位,并退出董事会。时钟回拨到2010年8月12日,乐视网A股上市,创始人贾跃亭迎来自己的创业板首富时代。
7年间,乐视网由一个被业内视为二流的视频网站,成为第一家在国内上市的视频网站公司,并逐步成为创业板龙头。
在上市后的第七个年头,这个一涨一跌都影响着创业板指数的龙头公司总部大厅,却睡满了讨债人;不到40岁就成为创业板首富的贾跃亭,也不得不面对资产冻结,退出乐视网的困境。
京东集团创始人刘强东、汽车之家创始人李想、前盛大文学CEO侯小强、凯资本有限公司CEO王冉、原KPCB中国主管合伙人周炜等圈内人士在个人微博、微信中纷纷对乐视及贾跃亭表示声援,刘强东表态现在谈论乐视或贾跃亭的成败为时尚早;王冉称“要为曾经在BAT丛林中蒙眼狂奔的贾跃亭鼓掌”;周炜表示乐视和贾跃亭至少在真正实现互联网电视全面被市场接受和认可方面功不可没……
“服其百亿融资,哀其大厦将倾,叹其放言担当,怒其经营不专。乐视网的贾跃亭时代,一去难返了。”并购投资人李论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
曾经的资金盛宴 贾跃亭时代的乐视网经历了什么?
2003年,30岁的贾跃亭在王府井某住宅区的简陋办公室里成立北京西伯尔公司,主营网络覆盖及3G增值服务。2004年,西伯尔公司旗下无限星空事业部独立出来,乐视网诞生。这一年前后,国内视频网站迎来爆发期,优酷、土豆、56、酷6都成立于此。此时的乐视网主营vod点播业务,采取全站,频道,单片收费进行盈利。
与其他相爱相杀的视频网站相比,这段时间的乐视网一没有接受过任何一轮融资,坚持购买版权。前者令贾跃亭牢牢掌握乐视网控股之位,并在日后为贾跃亭多次股权质押换取资金补贴非上市体系业务提供了可能性。后者则令乐视网成为当时业内最全的正版影视库,在视频网站普遍烧钱亏损时使乐视实现盈利,最终成为第一家国内成功上市的视频网站公司。
数据显示,2007年,乐视版权资产价值187万元,2011年版权资产价值高达8.54亿元。百度、优酷、PPTV等竞争对手一度为乐视贡献了超过60%的版权分销业务收入,占乐视总收入的三成。
2008年,乐视网迎来北汇金立方、深圳创新投资、深圳南海成长精选基金的5200万投资。
2010年,在投资方的大力推动下,乐视网成功在创业板上市。
2012年,乐视宣布进军智能电视,贾跃亭改变低调作风,开始以黑色T恤的配上大屏PPT解说的方式,频繁向外界介绍乐视构造的生态。
也是从2011年开始,贾跃亭股权质押融资开始。数据显示,贾跃亭第一笔股票质押融资发生在2011年7月13日,贾跃亭之姐贾跃芳将个人明细79.5%的股票进行质押。4个月后,贾跃亭分两次将名下42.73%的股票进行质押,三笔质押融资超过14亿元。
2014年,乐视网以410亿元的市值成为创业板市值第一的公司,贾跃亭成为创业板首富。2014-2015年的牛市催生了乐视网市值高峰时刻的到来,却也成为了乐视整体转折的开始。
2014年年底,贾跃亭以上市公司乐视网为基础,开启了乐视生态的激进扩张,逐步构造乐视生态七大板块,涉及内容、手机、体育、汽车、互联网金融等。并在2015年收购易到,2016年拿下酷派,同时进军北美、印度市场。
乐视生态也从2015年被公开提及,贾跃亭希望借助生态,打破中国互联网BAT格局。
TMT独立分析师付亮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无限度的交叉支持,是乐视生态快速发展的基础,其实很早就埋藏了‘炸弹’,贾跃亭股权的大量质押,出卖股权后收回的现金又无偿借给公司使用,这些都不是正常的资本运作。”
根据界面新闻记者的统计,从2013年至今,贾跃亭共质押股权34次,其姐贾跃芳共质押股权4次,这期间大部分质押刚好是乐视网股价处于高位的时候。有数据显示,贾跃亭通过股权质押的方式融资已超300亿元。
此外,2010年上市至今,乐视通过IPO、定向增发和发债的方式融资额达91.44亿元。截至目前,乐视网直接融资共计9次,其中定向增发3次,其他债券方式5次,首发1次。
乐视网上市以来,贾跃亭还进行过三次大规模减持,持股比例由45%降至26%,减持金额超110亿元。
毫无疑问,近年的乐视网已经成为乐视生态以及贾氏家族的“提款机”,涉及的“资本运作”实际上基本是“资金运作”。
扩大再生产陷阱
根据乐视网公告,贾跃亭股权质押及减持获取资金,一是为了无息借给上市公司,用于乐视网日常经营;二是为了引入战略投资者,优化公司股权结构。但纵观乐视生态七大板块,除乐视网、乐视影视具有盈利空间,手机、汽车、体育均是烧钱并短期看不到盈利的项目。
有数据显示,自2015年以来,乐视在生态体系的投资已超700亿元,但能实现自我造血的板块寥寥无几。资金链危机爆发后,贾跃亭公开表示乐视手机为亏损源头,但市场普遍认为,其目前仍然坚守的乐视汽车,同样是烧钱板块。
李论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乐视现在的危机表面看是兑付危机,但其实典型的兑付危机是债务众多,而资产为正,由于外部因素导致挤兑而导致的流动性不足。然而乐视系是事实上的资产为负,依靠强大融资能力带来泡沫化估值背景下的挤兑。倾巢之下,恐无完卵。所有乐视有价值的资产可能会出售,也可能会因信任危机而衰败。”
2016年年底,逐渐有乐视手机供应商前往乐视大厦催债,成为如今乐视生态危机的起点。有分析表示,贾跃亭的布局埋了太多的地雷,一个地雷引爆,所有的地雷都将连续爆炸。
整体来说,贾跃亭通过上市公司获取资金,并将资金投入其他产业,无疑是一种加杠杆行为,如果说资金真的进入了乐视其他项目中,那么其目的很可能是希望通过乐视网这一平台加大杠杆,以实现乐视整体的扩大再生产。
只是这样的杠杆最终加得已经脱离基本面,也令乐视整体步入“扩大再生产”陷阱。
付亮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乐视资金的滚动质押,交叉占用孙宏斌看得很清楚,融创坚决要求从乐视生态中割裂出经营状况较好的上市部分,严堵上市部分和其他间的资金输送,明确要求贾跃亭减少上市部分股份的质押(甚至为解决其资金困境,让贾将资产质押给自己),推动其好转。这就出现了融创利用乐视的资金困境提高在上市部分控制权,贾跃亭转向汽车。其他非上市部分近期做法都是止损退出。”
界面新闻记者获悉,目前乐视生态中的乐视体育、乐视手机,都有可能会被卖出,此前界面新闻还独家报道过乐视游戏现有的部分股东正在私募圈中寻找接盘方。但以乐视手机为例,有意的接盘者目前并不多。
谁会掌控乐视网?
任何领域,去杠杆都不会是一帆风顺且毫无牺牲与痛苦的。乐视的去杠杆之路也不能幸免,这次作出妥协与“牺牲”的是乐视创始人贾跃亭。
7月6日,贾跃亭宣布辞去乐视网所有职务,乐视网将面临董事会重组。同一天乐视网发布公告,公司现任董事会拟进行改选。此前乐视网董事会为3+2结构,改选后,董事会将变为“5+3”模式。公告中,5名非独立董事除刘弘、刘淑青外,新提名的3名非独立董事为梁军、张昭、孙宏斌。融创系的痕迹已经非常明显。
在贾跃亭宣布辞职后,曾有分析认为乐视网最后还是姓了“孙”。但有分析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贾跃亭虽然离开了,但是从董事会格局来看,乐视新董事长,还将仍然是乐视人,不会是融创孙宏斌。”
乐视网新一届5名非独立董事中,刘弘现任乐视网副董事长、副总经理,为乐视联合创始人,根据公开报道,刘弘与贾跃亭创业期间同吃同住,私交甚好;梁军现任乐视网总经理,1995年任职联想,2012年加盟乐视,先后担任乐视网副总裁,乐视智能终端事业群COO,乐视致新总裁等职位;张昭现任乐视影业董事长兼CEO,2003年创立光线影业,2011年离开光线,创立乐视影业并任职CEO及执行董事,成立一年便将乐视影业市场份额迅速扩大,创造影视圈内的“乐视速度”。
融创方面则有孙宏斌、刘淑青,后者在2017年4月进入乐视网董事会,现任融创中国风险管控中心高级总经理,早在2004年便加入融创,一直担任财务和风控工作。
根据相关规定,乐视网新任董事长将从上述5名非独立董事中选举产生,目前乐视派占据三席席位,此外,贾跃亭虽然辞职,但其持股25.67%仍是乐视网第一大股东,为乐视网实际控制人。根据今年3月孙宏斌在融创业季交流会上单方面宣布梁军为乐视网CEO来看,梁军或是双方均可以接受的新任董事长人选。
贾跃亭辞任乐视网董事长后,乐视的危局并不能宣告结束。孙宏斌,这位比贾跃亭大十岁、职业生涯也充满传奇色彩的晋商,将如何引导乐视网开启新时代?
目前,乐视网已停牌54个交易日,并且还将继续停牌超过3个月。谁又能知道还会发生什么?

乐视的这出“戏”在本周算得上是高潮迭起了,最新得消息是,贾跃亭辞去其在乐视网的所有职务——董事长、董事等,并出任乐视汽车生态全球董事长,而乐视网的董事长一职,极大可能将由孙宏斌来担任。今年1月,乐视陷入资金困局,融创火线驰援,对乐视总投资高达150亿元人民币,包括以60.41亿元收购乐视网8.61%股权,以79.5亿元获得增发后乐视致新33.5%股权,以10.5亿元收购乐视影业15%股权。虽是雪中送炭之势,却有不少人犯嘀咕,这乐视怕是要姓“孙”了。

本文发于“棱镜”,作者张庆宁/李思谊/郭亦非;经亿欧编辑,供行业人士参考。


乐视姓贾还是姓孙,这个问题的答案已经产生。

在腾讯财经爆出贾跃亭夫妇等12亿资产被司法冻结后,昨天,贾跃亭参加了第三届董事会第四十五次会议。其他四位董事同时出席,他们分别是刘弘(乐视网董事、副董事长、联合创始人),刘淑青(乐视网董事、融创管控中心高级总经理),曹彬(乐视网独董、瑞华会计所合作人),郑路(乐视网独董、信威集团副总裁)。

当天傍晚,乐视网发布公告,贾跃亭辞去其在乐视网的所有职务——董事长、董事等。同日,乐视超级汽车官微发布,贾跃亭出任乐视汽车生态全球董事长。

对于乐视来说,贾跃亭时代结束了。下一个时代的主角,大概率将是融创中国董事局主席孙宏斌。

在贾跃亭裸辞之后,乐视网拟改组董事会,董事会席位由过去的5席席位变更为8席——孙宏斌、梁军(乐视网CEO、乐视致新总裁)、张昭被提名为非独立董事,另将再提名一位独立董事。

如新增独董由融创方面系提名,并且该董事会改组议案获股东大会通过,加之融创已经在董事会中占据两席,融创将在乐视网8个董事会席位中拥有4席。另两位被提名董事——梁军和张昭,他们供职的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已经处于融创的实际控制之下。

一位上市公司独立董事认为,如孙宏斌自己不反对的话,他无疑将出任乐视网董事长。

而今,孙宏斌抄底乐视之路几近完成,可谓兵不血刃、步步为营。这距离去年12月10日“孙宏斌与贾跃亭第一次见面畅谈6个小时之后,决定对乐视进行投资”,才过去不到7个月时间。

至少十天前,贾跃亭已决定裸辞

贾跃亭从乐视网权力中枢彻底出局,像是一场提前排练好的演出。

昨天,在乐视网公司会议室,贾跃亭参加了第三届董事会第四十五次会议。其他四位董事同时出席,他们分别是刘弘(乐视网董事、副董事长、联合创始人),刘淑青(乐视网董事、融创管控中心高级总经理),曹彬(乐视网独董、瑞华会计所合作人),郑路(乐视网独董、信威集团副总裁)。

这次董事会会议上,贾跃亭辞去其在乐视网的所有职务,包括董事长、非独立董事、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委员、审计委员会委员、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等职务。对此,包括贾跃亭自己,5位董事会成员悉数投出赞成票。

按照《公司法》以及《乐视网公司章程》有关规定,董事长辞职与改组董事会此类议案,需提前十天提交董事会审议。这意味,早在6月27日甚至更早,贾跃亭即已向董事会提出裸辞的决定。

一位上市公司独立董事对腾讯财经分析:“自己都投出赞成票,显然,他早就做出辞职的决定。而且,这个决定提前在董事会层面沟通好了,投票只是走个流程。”

“辞职后贾跃亭仍为乐视网控股股东,其控制的乐视非上市体系将与上市公司体系,在依法合规的前提下继续保持合作关系。”乐视网在当日公告中,对贾跃亭在担任公司董事长期间,“开创的独有的乐视生态模式,并带领乐视网成为科技创新型企业表示衷心感谢”。

这位山西商人于2004年创办乐视网,迄今担任乐视网董事长13年之久,一度将乐视网打造成千亿市值的互联网巨头。

云顶娱乐,不过,在融创投资乐视之后,贾跃亭的命运剧本似乎已经写好。

乐视网先前公告显示:郑路在6月19日由融创提名进入乐视董事会,加之此前担任乐视非独立董事的刘淑青,融创在乐视网原有董事会5个董事中占有两席。在融创投资乐视的合同条款中,乐视网公司章程对董事会审批的重大事项范围重新界定,并规定重大事项须超过董事会2/3成员同意方可批准。

这表明,在尚未辞职之前,贾跃亭面对融创在乐视网董事会的“一票否决权”,就已有心无力。

孙宏斌基本控制乐视网董事会

乐视网董事会的控制者,无疑将是孙宏斌。

当日公告中,乐视网宣布拟改组董事会,董事会成员由原来的5位加至8位,其中5位系非独立董事,包括被提名的孙宏斌、梁军、张昭,以及此前的刘弘和刘淑青。曹彬和郑路,继续担任独董,第三位独董正在物色。

如第三位独董同样由融创提名,融创将在乐视网董事会8个席位中占据4席。这远非最终的权力格局。关键变量,分别是两位新提名的非独立董事——梁军和张昭。

梁军目前担任乐视致新(乐视电视业务实体公司)总裁和乐视网CEO。他与融创的关系,颇为微妙。

第一,梁军供职的乐视致新,已经处于融创实际控制之下。目前融创系乐视致新第一大股东,同时还向乐视致新派驻了财务经理。而贾跃亭持有的乐视致新约28%的股权,已被悉数质押。

第二,梁军之所以可以取代贾跃亭,在2017年5月履新乐视网CEO,与融创关系莫大。因为融创在投资乐视时即约定,改善乐视网公司治理结构,不再允许贾跃亭担任CEO。与孙宏斌一样出身联想集团的梁军,获得融创方面认可。

担任乐视影业CEO的张昭被提名为非独立董事,同样值得玩味。

乐视影业第一大股东系贾跃亭实际控制的乐视控股,持股21.81%。不过,其99.9%的股权处于质押状态,质权方正是融创。与此相对,融创持有乐视影业21%,仅比乐视控股少0.81个百分点。在接手乐视影业财务权限之后,融创同样完成对乐视影业的实际控制。

在此次乐视危机发生前两周,孙宏斌出席了乐视影业举办的IP垂直生态战略”发布会。坐在主席台中央的孙宏斌拍着张昭的肩膀说:“你不用考虑钱,不用担心钱,你只要方向对,你有的是钱。要说现金流,我们也不比他们少。我们不缺团队,不缺能力,什么都不缺。”

张昭听闻此话有些哽咽,他说:“这是很久很久没有收到过的鼓励了。”

乐视网公告还透露出孙宏斌、梁军和张昭的一个共同点——孙宏斌系美国国籍,梁军和张昭均拥有美国永久居留权。

乐视网目前设置有一位董事长和两位副董事长,在贾跃亭去职董事长之后,孙宏斌成为这一职位的有力竞争者。

按照《公司法》第一百零九条规定,董事长和副董事长由董事会全体董事过半票数选举产生。

“如果孙宏斌被提名董事长,从乐视网董事会现有权力格局来看,梁军、张昭不会对此投反对票,刘淑青和郑路铁定投赞成票。加上孙宏斌自己的一票,他在8票中至少可以得到5个赞成票。”前述上市公司独立董事认为,如孙宏斌自己不反对,他出任乐视网董事长一职的概率极大。

腾讯财经就此向融创方面请求置评,对方称“一切以公告为准”。

另外,孙宏斌等人的董事提名尚需股东大会投票确认效力。巧合的是,7月1日,也就是6天之前,乐视网发布《关于召开2017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通知的公告》,彼时股东大会审议事项只有《关于修改<公司章程>的议案》这么一项。

现在来看,孙宏斌等人的董事提名以及改组乐视网董事会的议案,同样有望进入此次临时股东大会的审议事项。

乐视方面相关人士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临时股东大会还将选举新董事长。”

步步为营,融创撬动乐视千亿资产

在某次有乐视系公司其他股东出席的饭局上,有人问及孙宏斌,“100多个亿能填住乐视的窟窿吗?”孙宏斌反问,“现在来看,100多亿肯定不够,但当乐视再需要投资的时候,乐视还姓贾吗?”

“这不是老孙说的”,融创方面对腾讯财经否认了这一细节,“老孙对老贾挺好的。”

2017年1月13日,融创与乐视联合举办战略投资发布会。

彼时,孙宏斌与贾跃亭当场宣布,融创斥资150.41亿元,获得乐视网8.61%的股份、乐视致新33.50%的股份、乐视影业15%的股份(腾讯财经昨日获悉,融创在乐视影业的股权比例,已由此此前的15%增持至21%)。

贾跃亭在发布会上表态,乐视将为融创及全体股东创造十倍、甚至是百倍的回报,让乐视网能够成为A股市场上第一个营收超过千亿美金的民营企业。

“乐视一度将融创视为救世主,可融创的表现却是,我对你的控制权并不感兴趣,可谓以退为进。”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比喻,这就像两个人谈恋爱,一方非要和另一方结婚,但另一方的态度却不咸不淡,“这决定了,另一方在这段关系中处于绝对主动。”

融创在投资合同中设置的权利条款——包括贾跃亭辞去乐视网CEO,融创获得乐视网两个董事会席位,同时向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派驻财务经理等等,系贾跃亭今日出局之伏笔。

“贾跃亭足够成熟的话,当初就不该答应融创的投资要求,”消息人士指出,双方在签署投资协议时的实力差距决定了,贾跃亭又不得不答应,“一方面,贾跃亭当时对资金极度饥渴,另一方面,他的资本运作能力和专业性相对孙宏斌来说,还是不够成熟。”

消息人士透露,包括对乐视的投资,融创的诸多重要并购项目,均系孙宏斌亲自操刀,“反之,贾跃亭想做的事情太多,做错又缺乏反省的事情同样太多。”

值得注意的是,孙宏斌并未赋予这次投资太多的情怀。

当时的战略投资发布会上,记者问他,“你是带着什么样的使命感投资乐视的?”他的回应是:“我是个生意人,这就是笔买卖。”

如无意外,融创这笔不到200亿元的买卖,将撬动乐视网、乐视致新、乐视影业合计估值高达1000亿元左右的总资产。

贾跃亭原打算用融创的这笔投资,“一次性解决乐视的资金问题”。然而,当他的资金进入金融贷款还款账户之后,后者“釜底抽薪”。

不久前的乐视网股东大会上,贾跃亭说,从去年到现在,整个乐视系累计偿还贷款150亿元左右,其中90多亿元是偿还金融机构的贷款。及时还款并未增加金融机构对乐视的信心,“相反的,金融机构还在观望,最终出现了一些‘准挤兑’的现象”。

“我们应该把这非常宝贵的90多亿元用在业务上,快速让业务恢复正常,继而从根本上解决金融机构风险,”贾跃亭说,现在的问题是,非上市公司体系的资金反而比危机刚爆发的时候更加紧张。

回望来路,为时已晚。

乐视汽车,贾跃亭的下半场

贾跃亭下半场业开始了。几乎将乐视整个体系拖垮的乐视汽车,成为他翻盘的希望所在。

7月6日,贾跃亭在尽责声明中称,他辞去其他职务,“就是为了全力以赴实现FF91最快量产上市。”

作为乐视汽车生态中重要一环的FF(Faraday
Future的简称),FF是乐视汽车旗下电动车项目,其总部和研发中心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其工厂位于内华达州,于2016年4月宣布动工,总投资10亿美元。

在2016年底乐视爆出资金危机之后,该工厂被曝停工,高管纷纷离职。

贾跃亭似乎希望通过FF首款车——“FF91”的发布证明一切。2017年1月4日,在美国“赌城”拉斯维加斯一间狭长而拥挤的白色篷房里,FF如期发布了首款量产电动车“FF91”。这部汽车被贾跃亭描述为“新物种”,计划2018年内交付。

不过,这个“新物种”患有的资金饥渴症亟需医治。

2017年4月,贾跃亭还曾邀请孙宏斌一起奔赴美国,参与“FF91”的路测。外界由此传闻,融创有意与联想控股联合,投资FF11亿美元。

孙宏斌对此的回应只有两个字:“不投”。

贾跃亭说,他已将总计逾150亿元的资金,投入到乐视汽车这场烧钱游戏中,“再有100亿元我们就可以保证投产”。

可是,这100多亿元从何而来呢?

乐视汽车上一次融资发生在2016年的9月,迎来10.8亿美元的输血,投资方包括英大资本、联想控股、新华联等多家机构。现在,贾跃亭需要“快速完成下一轮融资,尽快拿出量产车”。

谁也不清楚乐视汽车的融资进展,同样不清楚谁能在此时慷慨解囊,帮助贾跃亭劫后余生。

贾跃亭在昨日的声明中还说道,“再大的挤兑,也挤不垮我们变革汽车产业的梦想。”

他只能全力以赴。正如他吟唱的那首被人熟知的《野子》:我要握紧手中坚定,却又飘散的勇气,我会变成巨人,踏着力气,踩着梦……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