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网怎么办,贾跃亭不归

新闻中心 4

贾跃亭离场,孙宏斌离场,公募基金离场,现在的乐视网,将希望寄托在了刘淑青的身上,从年报预亏116亿,到季报预亏3亿,黎明似乎就在前方。”
真有人这么无聊去数乐视网有多少个跌停吗,有?
但是数跌停不见得是无聊,而是从乐视网的跌停这条线,把乐视网的状况划分为几个阶段,以便于让人们更好的了解,乐视网在过去一个相对长的时间段内,发生了什么。
根据公开信息,从乐视网复牌至今,乐视网总共报收15个跌停,主要可以划分为五个时间段,今年1月24月复牌以来到2月7日的11个跌停,2月9日、3月16日和3月19日各吃一个跌停,以及4月23日的再一次跌停。
01
从2017年4月14日,到2018年1月24日,乐视网停牌时间长达九个月,放在A股市场,这样的停牌也没有打破记录,数据显示,过去5年里有17只股票停牌时长超过500天。
但是对于乐视网的投资者来说,9个月的停牌长到无极限,因为在这段时间里,乐视网和乐视系,发生了太多让人煎熬的事情,也因此乐视网复牌跌停成为了投资者的共识,差别在于对跌停数的预测。
最后交卷的结果是11个跌停。
乐视网的危机并非起于停牌那一刻,而是从2016年年底起,就一直被爆出存在各种问题,期间出现过乐视网拖欠供应商100多亿,并且公司因资金链紧张,开始使用缓发员工工资,停止出货等方式筹集现金流,但这些利空被官方一一否认。
戏剧性的是,当时乐视网曾极力否认的消息,后来又被现实一一应验。
客观的说,乐视网内部并非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贾跃亭也曾发布全员信,承认面临资金紧张的问题,但后来的事情却说明,乐视人没有意识到或者不愿意意识到当时问题的严重性,以及本身所遭遇的资金紧张性。
以至于后来,中超版权危机,供应商讨债危机,易到用车控制权危机,以及贾跃亭的股权遭冻结,都将乐视系拖入泥潭,难以自拔,也就是这个阶段,贾跃亭前脚发表“负责到底”的声明,后脚就前赴美国,甚至辞去一切乐视网相关职务,最终该如何负责没有明确的方案,以至于监管部门责令其回国履行包括向乐视网借款在内的承诺。
而迟迟未归,欠薪、欠债以及未履行借款承诺等问题得不到落实,也让贾跃亭背上了“老赖”的名头,业内也传出了有关贾跃亭的梗,“下周回国贾跃亭”。
乐视网风雨飘摇的这段时间,一共有34名高管先后从乐视网离职。在外人看来乐视已经凉透了,这个“盘”怕是很难接。不过“富贵险中求”,2017年7月21日孙宏斌来了,在股东大会中,孙宏斌全票当选乐视网董事长。
孙宏斌来的时候带来了170亿,而且信心满满的呼吁外界支持贾跃亭,“老贾手里还有底牌”,到后来这笔钱并没有填补贾跃亭时期挖下的窟窿。
1月23日的在线投资者交流会上,被问及投资尽调时对乐视关联交易的问题是否知情时,孙宏斌的回答是,“对关联交易知情。但错判之处在于,关联方欠上市公司的债务无法得到有效偿还。人有时候要敢叫日月换新天,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
贾跃亭迟迟不回,孙宏斌愿赌服输,乐视网两任掌门人的消极态度,伴随着乐视网长期停牌的“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收购乐视影业的失败,以及期间各种利空集中在乐视网复牌之后得到释放,昔日的妖股遭遇了11个跌停。
02
2月8日,乐视网没有按照人们预期的跌停剧本上演,开盘后翻红开涨,最高涨到5.28元,换手率超26%,当日收盘价为5.08元,较前一交易日上涨5.39%。
但是在接下来的2月9日,乐视网的反弹势头没有得到持续,反而加了很多意外的戏。
开盘跌停,盘中又打开跌停,随后震荡走跌,午后触及跌停,之后有所回升,尾盘再度跌停,最终收盘还是跌停,报4.57元,成交24.75亿元,换手率17.62%,收盘时跌停价卖单仍有超24万手。
这一天,什么都没有发生,但又好像什么都在发生,乐视网和时任董事长孙宏斌没有任何表态,但是谁在抄底,谁在卖出,成为热议的话题。
甚至有人调侃,这事贾跃亭放弃在20块价位质押的股份,以4块多的价位重新夺回乐视的大股东席位。
可是,远在美国的贾跃亭,这时候被困扰在FF新一轮融资当中,还能用什么资本腾挪术来买入乐视网?
其次乐视网年报显示亏损116亿元,当初的生态化反概念崩盘,早已不算什么优质的投资标的,作为投资者,贾跃亭还有什么理由将失去的控制权接回来?情怀吗?
数据显示,在这一个交易日的盘后数据显示,银河证券厦门美湖路营业部买入2.15亿元,银河证券杭州庆春路营业部买入1941万元;卖出方面,中投证券深圳深南大道营业部卖出6494万元,中山证券北京分公司卖出6185万元。
03
3月14日,乐视网大涨6.98%,同一天,孙宏斌辞去了乐视网董事长的职务,在这个位置上孙宏斌总共待了237天,至少从台面上看,孙宏斌没有能够拯救乐视,甚至是带着遗憾离开。
从愿赌服输,到2月23日的股东大会未现身,都能说明孙宏斌的态度。
按照正常的剧本,孙宏斌辞去乐视网董事长一职,乐视网在随后的交易日当中,应该以跌停响应,但这一天恰恰大涨6.98%,传言“互联网顶级企业接盘”成为刺激上涨的“利好”之一,也有人调侃说,贾跃亭让乐视网的投资者们再度看到了希望。
因为就在同期,贾跃亭先后在微博上晒出了全新涂装的FF91进行高寒测试的图片,与此同时法拉第未来广州建厂的消息也被“挖了”出来。
孙宏斌出局,新的接盘方进场,一切看起来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但最后的结局却不美好,乐视网停牌核查后,针对“顶级互联网企业接盘”的报道,公告的回应是未形成任何引入投资者增资的方案及意向。
也就是说,当时那个阶段,公开层面,根本就不存在任何人进场接盘,事实是孙宏斌彻底放弃离场,所以在随后的3月16日,乐视网开盘跌停,70多万手封单封死跌停板,最终报收于5.93元,全天换手率仅0.78%,成交金额1.4亿元。
孙宏斌带着希望来,带着失望走,乐视网还是那个乐视网,风雨飘摇。
3月19日,乐视网继续按照剧本演绎,跌停。
不过,在这一个交易日,仍然有机构大举买入,根据深交所3月19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当天有三家营业部买入金额均超过2000万元。
其中,华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厦门厦禾路证券营业部买入金额为2988.6万元,招商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深圳蛇口工业七路证券营业部买入金额为2690万元,华福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厦门湖滨南路证券营业部买入金额为2639.7万元。
04 孙宏斌要走,是事实,但即便已经离任,对乐视网仍然具有影响力。
对于为何要卸任董事长,后来的采访中,孙宏斌的解释是为了散户的利益,具体则是因为从复牌到近期,散户投资者从18万增加到33万,换手率极高,机构都跑光了。
极力撇清和自己花了170亿真金白银拿下的乐视网的关系,最终是为了散户,如果要找一个合理的解释,恐怕只有雷锋了。
实际上,孙宏斌对乐视网的影响,或者说消极的影响来自于两次有关破产重整的论调,前一次乐视网只是以公告的形式进行了回应,这一次却选择了停牌核查。
尽管最终的公告结果都是极力予以否认,但是第二次的停牌核查公告中,乐视网却用了有部分媒体报道了《对话孙宏斌:详解乐视困局和辞任乐视网董事长之谜》等文章,可能对公司股票价格产生影响,为了维护投资者利益,防止公司股价异常波动作为理由,停牌了。
按照这样的操作方式,接下来乐视网遇到不利的报道,是不是都会以保护投资者利益,防止股价波动而申请停牌?
我们不知道乐视网的想法,但是证监会的态度很明确。
去年7月下旬,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常德鹏回应“上市公司长期持续停牌”时曾表态,证监会将不断完善上市公司停复牌制度,强化证券交易所对上市公司停复牌的一线监管,在保障停复牌功能顺畅发挥的同时,引导上市公司审慎行使停牌权利,维护市场交易的连续性和流动性。
明眼人都知道停牌是为了什么,但被动的操作,难免让人想起那句老话,“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
还有一件事值得关注,3月23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承诺增持的高管,最后都未履行承诺,全部0增持。
正常情况下,孙宏斌出局并且提出了破产重整论,且高管0增持,乐视网复牌跌停的概率极大,但现实很戏剧性,第15个跌停并没有在此时出现。
05 贾跃亭走了,孙宏斌来了也走了。
新一任的接盘者是刘淑青,孙宏斌从融创带来的高管,但对比前两任董事长,话题性要少了很多,其权力的边界是什么,也无从所知,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达不到贾跃亭和孙宏斌的那种水平。
但有时候,看似不起眼的角色,恰恰可能是力挽狂澜之人。
这一阶段的乐视网,最大的利好之一,是3月30日公布的消息,子公司新乐视智家和腾讯搭上线,将乐视超级电视,纳入腾讯视频的分发渠道,然后按比例进行分成的消息,随后的一个交易日,乐视网收涨近4%。
有了腾讯这根线,乐视网第二大利好也很快到来,而在这之前,乐视网的股价保持着飘忽不定的走势,有涨有跌,甚至一度在4月17日站上涨停板,当时正值贾跃亭的FF汽车在广州建厂的消息公开,有人说这是乐视网大涨,FF汽车回归,这是贾跃亭要回归的征兆,但实际上乐视网涨停背后真正的原因,是新乐市智家迎来了腾讯、京东、苏宁、TCL等明星股东投资人。
4月18日晚间,乐视网发布对新乐市智家增资暨关联交易进展的公告,称乐视电视业务30亿融资初定,腾讯、京东、苏宁、TCL、弘毅等将入局。
这一巨大利好刺激着乐视网股价在随后的两个交易日连续站上涨停板,单周涨幅接近30%。
股价大涨的过程中,似乎乐视网一季度预亏3亿元以上的公告,似乎并没有被广泛关注,期间,所有公募基金还悄悄将乐视网剔出前十重仓股。
不过,股价异常波动也让乐视网成为重点监管对象,随后深交所对参与乐视网股票炒作的8个账户采取监管措施,而证券时报更是头版发布《炒作乐视网这类问题公司股票无异于纵容作奸犯科》的报道。
在季报预亏、公募基金离场、重点监管等多重因素之下,乐视网终于1月份首次复牌以来的第15个跌停。
之后,这家昔日的明星公司会向何处去?希望恰恰可能就在并不怎么被看好的新任董事长刘淑青的身上。从116亿巨亏的年报,到预亏3亿多元的1季报,多少能看出点端倪。

我A股真是专治各种不服。

尽管在今日(2月23日)上午举行的乐视网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并没有重大利好消息披露,乐视网股票依然强势拉升,一度涨停,截至午间休盘大涨9.67%,交易金额达25.3亿元,换手率16.04%,最新报价每股5.33元。

新闻中心 1

▲乐视网股价走势

自2018年1月24日复牌以来,乐视网已前后经历12个跌停,不过目前来看乐视网似乎已经走出了最黑暗的时刻,最近三个交易日股票上涨28%。更难以置信的是,根据财新网报道,仅复牌后的13个交易日内,乐视网自然人股东已由停牌前的18.5万人上升至33.6万人,增加了15.1万人。

究竟是哪些因素促使乐视网股价“起死回生”,乐视网的未来又何去何从?

乐视网起死回生

狗年第一个交易日涨停

昨日是狗年的第一个交易日,乐视网迎来大涨,距离上次封涨停板一年多之后再次涨停,成交金额12.92亿元。

交易所盘后的龙虎榜显示,中信证券上海分公司营业部买入1.41亿元,登上买一席位。

兴业证券泉州分公司营业部净买入2325.97万元位居买入榜第二,五大席位合计买入2亿元。当日乐视网成交总额12.92亿元,前五大席位买入额约占总成交额的16.5%。

从卖出席位来看,银河证券南京洪武路证券营业部净卖出2000多万元,位列第一,前五大卖出席位累计卖出8824.22万元。

新闻中心 2

重整预期可能是资金押注乐视网的重要原因。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乐视网内部正在研究制定重整方案。接近融创集团高层的人士称,至少需要三个月,乐视网才能落定。此外,由于贾跃亭质押的25%的股权早已跌破了平仓线,未来乐视网的股份可能比较分散。

不过乐视网于2月22日发布公告称,关于媒体所提到的“重整方案”,截至目前,公司未形成任何实质性的方案及意向,后续相关信息请以上市公司公告为准。

孙宏斌未出席股东大会

乐视网与贾跃亭沟通顺畅

新闻中心,目前贾跃亭持有乐视网25.67%的股份,但几乎已全部质押给金融机构。贾跃亭股权质押存在因无法及时追加担保而被相关机构处置的风险,从而可能导致乐视网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因此,目前持有乐视网8.56%股权的融创有可能晋升为第一大股东。

新闻中心 3

▲图片来源:乐视生态官方微博

1月23日乐视网复牌前一天,孙宏斌在回答投资人提问时说,人有时候要敢叫日月换新天,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孙宏斌还说,对乐视网关联交易知情,但错判之处在于,关联方欠上市公司的债务无法得到有效偿还。

不过,今天的股东大会,孙宏斌没有出席。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乐视网董秘赵凯表示,孙宏斌是因为临时的行程安排,所以没来得及到现场,“没参加会议不代表就是对新乐视的态度。”

融创系高管、乐视网总经理刘淑青也表示,“老孙对乐视还是非常支持的,个人的精力投入还是非常大的。”

据刘淑青介绍,乐视网在2017年,和过往的经营中,形成了大量关联应收款没有收回,对资金带来了很大影响,“2017年智能电视受到影响,现在致力恢复相关业务,困难仍在,互联网电视仍是乐视网优势,希望股东继续相信乐视,相信孙总。”

刘淑青在回应如何解决关联交易时表示,应收账款回收难度较高,但管理层没有放弃,正和相关方持续沟通,但目前实质性结果不多,但正在努力。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有投资者提问,“目前贾跃亭的股权质押是否存在平仓风险,目前股价是否达到了平仓线?”赵凯表示,目前与贾跃亭本人以及其在国内的代理人沟通十分畅通,目前尚未达到乐视网需要进行披露的阶段。如果出现需要披露的情况,乐视网会及时进行披露。

在股东交流环节中,刘淑青就终止收购乐视影业对上市公司未来发展方向带来的影响表示,收购的失败不会影响上市公司内容发展和大屏生态的发展方向。乐视网董秘赵凯补充称,目前不是收购乐视影业最合适的时间点,收购的终止不会对上市公司的经营带来实质影响。

关于上市公司未来三到五年发展方向,刘淑青表示,2017年未能收回的应收账款虽然对公司的电视业务造成了不良影响,但公司依然坚信电视业务是公司未来走下去的基础。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nbdnews 综合 |
WIND资讯、第一财经等。声明:本文言论不代表证泰投资
观点,也不构成任何操作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新闻中心 4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