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卫家电力网,古板厂家末路

在电视业务上“三心二意”的暴风集团,在传统业务低迷、增长无望的情况下,再次希望在彩电市场上卷土重来,想靠电视业务拯救节节败退的集团经营业务,无疑是“异想天开”。
热闹三年多的互联网电视格局,随着乐视的倒下,以及传统电视厂商加入价格战的竞争,已经完成了新一轮洗牌。当前这一领域中,暴风电视开始频频动作,以“极致性价比”死磕小米电视,还推出所谓最新AI电视“抢位”。可以看到,全线模仿小米电视套路的暴风,也想玩颠覆?手段会有效吗?
随着2018年面板价格小幅下降,惯常打“价格战”的互联网电视开始业内斗法,互联网电视阵营的“投机派”暴风电视,则直接把矛头指向小米。似图通过与小米的憎热点,达到传播自我的目的。这也是暴风,在无法与海信、创维、TCL同台竞争之后,采取的下策。
先是,暴风AI电视40英寸999元的消息刷爆朋友圈,被誉为“国民电视”。999元40吋暴风AI电视4,对标的是小米同样999元的32吋4A。而1999元50吋暴风AI电视7C则与小米4A的做了全面对比。暴风称,要在1000元和2000元这两个段位做“全世界最好”的电视,也就是“性价比”的最好。最终,暴风电视的999元活动却只是炒作,很快就没有产品可卖。
就算是价格战,不少业内人士也并不看好。开卖不到一个星期,在京东平台上,暴风该款电视已经改为“预约”状态,且限定抢购时间仅为1个小时——4月13日8-9点限时限量999元抢购。天猫平台的消费者吐槽道,“才卖4000台就涨价了,这是玩不起了吗?”
曾经互联网电视凭借“内容取胜”和价格优势,在电视行业掀起一场颠覆风暴。然而随着传统电视品牌与通过与腾讯、优酷、爱奇艺等视频内容巨头合作,填平了内容上的短板,智能电视的竞争又开始硬件和软件综合竞争。而如今,暴风显然要把宝押在AI电视身上。
4月11日,暴风TV在北京举行AI电视新品发布会,推出暴风AI电视7。该系列电视拥有55吋和65吋两个版本,售价分别为2999元和3999元。在这场名为“再见吧,遥控器!”的发布会上,暴风将AI电视7定义为“全球第一台干掉电视遥控器的人工智能电视”。据称,该电视支持远讲语音和机器视觉的AI交互,4米内远场唤醒率95%,中文语义准确率98.5%。
事实上,早在三年前,干掉遥控器的智能电视就已经推出,更为重要的是全球第一台干掉遥控器的电视企业,并非暴风,而是其它同行。在这件事情上,无疑暴风公司撒谎并涉嫌虚假宣传。这显然不是一家优秀互联网企业的道德底线。
在过去的2017年,乐视的倒下让互联网电视中小米成为领头羊,而其他品牌中也只有暴风成为小赢家。据2017年暴风集团业绩显示,2017年公司营业收入19.12亿元,同比增长16.07%;归属股东净利润5300万元,同比增长0.45%。有消息称,暴风已经着手接管6000余家乐视线下体验店,希望“借老船出新海”。
暴风的野心是不小,但是实力能否支撑这样的野心。虽说价格战可以暂时抢占市场,但盈利如何保证。而AI电视方面,也早已是群雄逐鹿的形势。传统厂商、BAT都已纷纷登场。百度入股酷开,与创维合作双引擎超级AI电视;阿里携手海尔;腾讯和乐视合作,以及为长虹智能电视输出叮当AI助手解决方案等等,早已让此领域的竞争如火如荼。
竞争风口不会留给企业太多的时间。在人工智面前,也许只有两三年,行业或许又将发生巨变,一场更大的洗牌即将进行。所以暴风电视如此想要吸引行业注意,不惜直接对标小米,或许只是想让自己在这次洗牌中,能够留在牌桌上而已。最后是否能留下,还是未知数。

如何玩转夕阳产业?

中国彩电产业会陷入一场“混战”吗?

恐怕是的。“彩电业最终有一场战争在所难免。”创维集团CTO、创维RGB公司董事长兼总裁王志国对媒体公开表示,“与其被颠覆,不如自我颠覆”。在3月27日同一天,创维发布全新的客厅AIoT中心产品。

“在AI和IoT的时代,我们认为产品最后会体现为硬件+软件+万物互联+各种场景的融合。”在2019年3月12日的TCL
2019春季发布会上,TCL智能终端业务群CEO王成对媒体表示。

现阶段,已经有长虹、海信、TCL、创维、海尔、飞利浦、东芝、LG等十多个品牌相继声明将AI、IoT等最新技术应用到产品中。

传统彩电公司如此步调一致,重要动因是大跨步进入彩电行业的新生力量,可能会颠覆整个行业。传统彩电公司面临的是谁?他们的胜算几何呢?

曾经颠覆

彩电行业第一波颠覆者来自互联网。2013年5月7日,乐视第一代电视X60发布。同年9月,小米电视发布。这些搭载了更多智能和联网能力的互联网电视类型,震撼了传统彩电行业。

传统家电厂商对应的方式是,纷纷推出用来试水电视互联网化转型的副牌,抢占市场,譬如海信VIDAA、创维酷开、长虹启客等等。创维旗下的酷开,这一产品日后甚至拿到了百度、腾讯的投资。

酷开的转型成为互联网电视的缩影。随着2016年底乐视电视因“乐视危机”陷入困境,曾经一时饱受追捧的李怀宇的微鲸电视、冯鑫的暴风TV等也都已经风光不再。上一波互联网电视的明星品牌,多半陷入危急。电视业务甚至成为他们亏损主要原因。

以暴风TV为例,该业务在2016年实现营收9.3亿元,超过暴风集团传统广告业务的5.8亿元。2017年营收更是扩大至13.5亿元。暴风集团董事长冯鑫曾多次强调,暴风TV是暴风集团的未来。然而,电视领域的颠覆来的没有那么容易。

TCL、海信等传统企业,一方面死守传统领域,占据着大部分市场份额;另一方面用副牌抵御互联网电视。而互联网电视企业则大多采取低价策略,以求迅速扩大市场份额。

家电调研机构奥维云网发布的监测数据显示,2018年第一季度,互联网电视品牌整体延续收缩态势,市场份额同比下降0.9%,萎缩至10%。而在2017年初,互联网电视份额一度逼近彩电整体销售的20%。

2019年2月27日,暴风集团发布了2018年业绩快报,暴风集团实现营业收入11.23亿元,同比下降约41.3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90亿元,同比减少2076.43%关于业绩暴跌,暴风集团解释中提到,二是暴风智能的互联网电视业务处于业务快速拓展期,为积累用户,抢占市场份额,营销推广力度加大,成本费用增加。

可以说,传统彩电企业学会了互联网电视的产品特点与市场策略,互联网企业们反而被电视业务拖累。但无论是逃过一劫的传统彩电企业,还是侥幸生存的互联网电视,都遭遇了市场持续下滑的窘境。

据2018年度彩电行业研究发布会报告,继2017年彩电销量大幅下滑之后,2018年国内彩电市场依然低迷。2018年,国内彩电市场零售量规模为4774万台,同比微增0.5%;零售额规模为1490亿元,同比下降8.6%,零售均价3121元,同比下降9%。

颠覆再次来袭

如今,彩电行业第二波颠覆正在来袭。

有媒体报道,华为将于4月发布电视,55吋的屏幕供应商为京东方,65吋的供应商则是华星光电。就此事,华为方面对时间财经表示“不评论”,京东方的媒体联系人也对时间财经表示“还不清楚此事”。华星光电曾回应媒体称,“华为是华星光电在大尺寸及中小尺寸显示屏上的重要合作伙伴,在大屏显示终端领域正洽谈合作。”

华为有着品牌的高知名度,进入电视行业自然引人注目。其实,这一波改变伴随着5G、AI、IoT等概念的走热已经早有征兆。

2018年9月,一加CEO刘作虎在微博上宣布,一加科技正式进军智能家居领域,并已经在开展智能电视的研发工作。不过这只是一个宣言,一加智能电视发布的具体时间刘作虎也没有透露。他表示,选择智能电视是因为智能电视是智能家居的中心,一加科技想通过智能电视这个载体,加入到智能家居这个市场当中。

芯片厂商也为互联网电视的重启添了一把力,芯片设计商联发科日前在智能家居事业群的活动中便提到,“运用崭新的人工智能技术打造电视的范式转移。”

乐视电视启用新品牌乐融,也图东山再起。其在2019年3月宣布,乐融Letv超级电视将AI和智慧家居落地,未来通过乐融Letv超级电视超过500多个品牌的产品将实现智能互联,并称这也是业界首创三中心AloT系统。

从传统电视到互联网电视再到作为智能家居中心的电视,传统电视厂商们迎来了新的对手们。

这其中包括了再上一波颠覆中胜出的小米电视,2018年6月,小米CEO雷军在发布会上表示,小米电视在一季度的时候,排到市场前三。

“小米电视是以低端、低价为卖点。”资深家电行业分析师梁振鹏对时间财经分析道,“代表了中国市场非常庞大的情况下,有消费升级、消费降级的两个趋势,消费两极化的趋势,小米占据了消费降级的趋势。”

面对小米的“降级打击”,传统企业再次祭出副牌策略。以创维为例,创维集团CTO、创维RGB公司董事长兼总裁王志国对媒体透露,创维子品牌酷开今年会直接抄底价格、对标小米。

联系我们,更不容忽视的,是学习能力更强的华为。近年来,华为发布High
link智能家居系统,它也在积极抢占智能家居市场。“这个无比庞大的市场蛋糕,很多企业都很比较觊觎。华为也是这个道理,它发布彩电也是完善它的智能家居产品线的布局。”资深家电行业分析师梁振鹏表示。

“华为在电视品牌上很可能将会效仿智能手机那样,采取双品牌策略。”熟悉电视行业的人士董璐表示,荣耀预计今年四五月份会先推出电视,华为电视今年下半年也会推出。

面对华为的闯入,王志国说:“我们不是防华为,是希望在行业焦虑之际,找到一个方向。”

可以预料,经过互联网电视冲击洗礼过后的电视厂商们,在2019年面对挟5G、AI、IoT等概念再次来袭的闯局者时,竞争会更加激烈。(北京时间财经
梁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