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资金的问题,刘建宏正式离职乐视体育

据香港媒体报道,乐视体育香港宣布,原订于本周日凌晨在乐视体育香港平台直播的英格兰足总杯决赛,将无法播出。
至于解决方案,乐视体育将为受影响用户提供3个月超级体育会员作为补偿。但对于这场赛事临时停播的原因,乐视体育香港方面并未给出解释。
有分析人士认为,考虑到近期乐视及乐视体育的现状,这种赛事停播并非首次发生,这次或许仍与资金问题有关。
自去年底乐视贾跃亭自曝资金危机以后,乐视体育作为乐视旗下子生态之一便受到牵连,如今俨然已成了重灾区。从乐视体育近半年的表现来看,其不仅面临着高层流失困境、裁员风波,还连续丢掉多部重头版权,并多次出现赛事停播等问题。
在人员方面,2016年12月,乐视体育前总编辑敖铭离职,转而加盟暴风体育;2017年3月,原乐视体育COO于航与原乐视体育总裁张志勇相继离职;日前有消息称,乐视体育副董事长马国力也将离职。同时,乐视也屡次曝出将启动大裁员,仅乐视体育裁员比例就达70%的消息。
在体育内容版权方面,乐视体育也频频失利。2017年2月至今,乐视体育已相继丢失亚足联、中超的版权;5月初,乐视体育又宣布取消欧冠比赛直播。
如此看来,在资金危局持续发酵的情况下,乐视体育恐怕还要过一段苦日子。

“28年前,我18岁,入读人民大学新闻系,从此与媒体情定终生。18年前,我28岁,辞掉公职,当上北漂,干上足球之夜。今天,站好在这里的最后一班岗。上半场即将结束,下半场如何开始?”

2014年8月9日,刘建宏给自己和粉丝们写下了一段深情的告白,正式宣布离开央视,加盟乐视体育。

但是,刘建宏却没能熬到俄罗斯世界杯的来临。

4月3日,据澎湃新闻记者获悉,乐视体育联席总裁刘建宏正式离职。

新闻中心 1

刘建宏2014年加盟乐视体育。

进入2018年后,关于刘建宏将离开乐视体育的消息就甚嚣尘上。但此前在谈到离职传闻时,刘建宏就在自己朋友圈写道,“现在还处于休假状态,谢谢大家关心,有消息一定会自己主动和大家说。”

但随着乐视整体“生态”故事破灭,刘建宏也不得不弃船而走。

“对自身能力估计不够准确,成长速度与资源没有匹配好。”刘建宏2017年12月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这样反思乐视体育的大起大落。

刘建宏说,回头看当初一些策略,比如买进中超新媒体版权以及进军香港市场,都是值得商榷的。但他强调,这些并非完全是乐视体育自身需要,更多是为了配合集团推动乐视电视、手机等板块发展的整体战略。

2014年10月,国务院出台《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简称“46号文”),将全民健身上升为国家战略的同时,也强调要挖掘体育的产业价值。几乎一夜之间,体育产业成为新的投资风口。

以赛事版权为切入口,乐视体育团队在短短两年间买下310项赛事版权,其中不仅包括亚冠、中超、英超等热门赛事,还涵盖了高尔夫、搏击、赛车等小众项目,一跃成为行业中的明星公司。

此外,乐视体育还向赛事运营、智能硬件等领域扩张,试图构建一个覆盖体育产业链上中下游的“生态圈”。

新闻中心 2

央视时期的刘建宏。

大讲“生态”故事的乐视体育,一度深受资本追捧。2016年4月,以27亿元拿下两年中超新媒体版权后不久,乐视体育启动B轮融资,目标原本为30亿元,最后轻松融到80亿元,公司估值也从30亿元飙升至215亿元。

然而,从2016年三季度开始,乐视各大板块相继爆发资金危机。因一大笔融资款被乐视大股东借用补贴其他业务板块,乐视体育各类版权相继出现欠款,遭遇停播。

新闻中心,进入2017年,因未能按期支付版权费用,乐视体育又接连失去亚冠、中超等核心版权,用户随之流失,其苦心经营的版权帝国开始瓦解。接下来的几个月,乐视体育又深陷欠薪裁员、高管辞职、股东矛盾等风波。

扩张过快而现金流不足,固然是引发乐视体育危机的导火索,但未能建立成熟、稳定的盈利模式,及时实现自我“造血”,才是其陷入困境的深层次原因。

新闻中心 3

刘建宏还会解说俄罗斯世界杯吗?

在乐视体育生态链中,版权是支撑其正常运转的基石——拿下优质版权,吸引大量用户,逐步增加收费会员,再通过与乐视TV、手机建立观赛终端,带动相关硬件以及衍生服务的消费。

然而,版权是柄双刃剑。买入版权,固然可以吸引用户、占领市场,但高昂的版权开支对版权变现能力是严峻的考验。

对乐视进行战略投资的融创创始人孙宏斌曾公开透露,2016年乐视体育中超版权开支13.5亿元,收入只有5000万元,一年就亏了13亿。

现在,刘建宏离开了乐视体育,他的再下个战场会是哪呢?

而对于未来,就用刘建宏曾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的话作为结语:

“我从来没有想过会被市场淘汰,也有更多的时间去推动体育,改变大家的生活。我从来没有一丝一毫后悔过,体育会让我提升抗压能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