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苹果就表示那被,Store涉嫌侵犯权益

新闻中心 2

肾机:来自一则17岁高中生为买iPhone卖肾的新闻,因此苹果手机也叫肾机。一部分网友认为这种称呼将苹果定义为高价位,是高品质的一种象征;另一部分网友则认为称呼中包含对苹果手机性价比不高、价格虚高的嘲笑,他们认为:买苹果手机,就是被宰。

8月7日,国内相关开发者和律师专家团队召开苹果应用市场反垄断集体行动说明会,认为苹果公司运营的应用商店App
Store在长期运营中涉嫌违法、侵权并存在垄断行为,并将在8月8日正式向两个反垄断的执法部门国家工商总局和国家发改委寄出举报函。

虽然在使用感上大家习惯不同,且系统和手机本身等都在不断优化,在目前情况下并没有办法一刀切地下定义,来评判苹果核安卓孰优孰劣。但目前可以肯定的是,苹果AppStore的消费会比较贵。

强制下架

新闻中心 1

某在线K歌的应用,由于受到了美国三大唱片公司其中一家的笼统投诉,就被苹果突然下架,强迫支付许可费后才能重新上架;某下载工具软件遭遇到美国行业协会的压力,在不违反中国法的情况下被下架;某智能电动车仅内置了一个导航用的SIM卡的购买通道,就被下架……

一个月前,微信应苹果公司要求关闭公众号iOS渠道打赏功能,马化腾对此表示“一场误会”,这样的态度在今天看来颇有息事宁人的感觉。因为在近期,苹果对于拥有类似功能的几个App都伸出了“魔爪”,要求它们禁用赞赏功能。取而代之的是:如若消费者要给各个客户端内的作者、主播打赏的话,禁止使用微信或支付宝等主流支付软件,要通过苹果的“应用内购买”,而使用的代价就是,需要给苹果支付30%的手续费。
并且,苹果表示,如果这些软件拒绝施行,那么App将无法升级,甚至可能被AppStore除名。很明显,一个月前,苹果并没有从腾讯方面感到压力,其气焰反而更盛了。但我们也可以看到,苹果敢这么做,有其背后的强大支撑力。目前,智能手机的主流操作系统,苹果的对手基本只有安卓。但同时,苹果的AppStore与手机本身、操作系统和应用服务形成封闭式的垂直一体结构,这意味着只要购买手机,就必须全盘接受这些规则。
而这次的30%也并不是突然冒出来的,《华尔街日报》5月18日的文章称:苹果要求,“打赏”将像用户购买的游戏、音乐和视频一样,被视为应用内购买(in-apppurchases),届时苹果将从中获得30%的分成。苹果给出的理由是,AppStore就如同一个商店,将空间出租给开发者,开发者将收入的一部分交给苹果,用来换取在AppStore销售的权利。
而在苹果内部,乔布斯很早就明确将封闭的AppStore视为竞争的能力。2010年时,苹果高管在内部邮件中讨论如何反击Kindle,乔布斯曾在邮件中说:“第一步是先让所有交易都得用我们的系统,包括书。”
根据苹果公布的2016年全年数据显示:苹果应用商店2016年全年为开发人员创造了超200亿美元的收入,创下应用商店销售的新纪录。根据苹果的提成比例,苹果将分得应用销售额的30%。由此可以计算出,苹果应用商店的总收入至少达到了285亿美元,而苹果仅在app销售的销售提成上就有85亿美元入账。

新闻中心 2

同时,也可以对照苹果一季度的财报来看,中国区收入同比大跌了14%,跌幅高于去年四季度的12%。并且,一季度中国市场是苹果全球唯一下跌的区域。有网友认为,苹果在AppStore方面的举动,已经到了“蚊子腿也是肉”的地步。

苹果公司运营的应用商店App Store。资料

新闻中心 3

由于苹果公司对应用程序的下架仅做内部邮件通知,对于用户群庞大的应用程序而言,突然下架会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据国内App
Store排名优化服务平台ASO100的数据显示,中国区App应用下架问题非常严重。2016年8-10月,有超过3万款中国区应用程序被下架,其中不乏中国开发者上传的知名应用程序。而2017年6月短短20天内,苹果公司共下架应用89205个,占总应用量的4%左右。据不完全统计,自2013年至今有近30家开发商,涉及包括汽车之家、今日头条、一直播等近60款热门应用程序曾遭到下架处理。

而根据豆瓣用户“sxm”在名为“大家知不知道苹果用户在app购买比安卓用户多收取30%费用?”的帖子中,大多数网友表达了“不知道”、“规定很恶心”的观点。该网友还举了个例子:在晋江文学城的iOSapp充值需要多征收40%苹果费用,在网页或安卓充值就不用。
对于这种现状,也有一些公司提出了异议、并落实到行动上进行了抗争:亚马逊选择拿掉Kindle等数字消费应用里的商店。现在可以用手机在亚马逊购物,但是要买电子书还是得打开电脑,或者用浏览器打开网页。

据晓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林蔚介绍,苹果公司主要是依据《开发者协议》3.2(f)条款作为下架应用的依据,但这条条款的适用较为抽象,导致了下架程序不透明;最后存在开发者的申诉无法被妥善解决的问题,很多在2017年3月被下架并立马申诉的用户,甚至是在2016年被下架的用户到现在依然没能得到苹果公司的明确回应。

Spotify等音乐服务商选择了用网页注册的方式绕开苹果的应用内支付,用户如果在网页上支付的话,就可以用10美元的原价订购Spotify每月的流媒体音乐服务,而不是加上苹果抽成后的13美元。但受到了苹果的“下架威胁”而妥协。

2017年6月10日,苹果公司在其最新发布的《开发者条款》中写入了所谓的中国本土化创新——打赏抽成,其内容为:手机用户在App软件内向原创作者的“打赏”,属于“应用内购买”;进而,按照该条款的规定,苹果公司将按照打赏价值的30%向iOS端原创作者(即App软件开发商)收取抽成。如果不接受苹果30%的提成安排,或者应用内有隐藏的其他付费方式,苹果的处理方式便是将该款应用下架。

新闻中心 4

侵权裁判

而这次苹果将打赏功能纳入“应用内支付”,无疑开始大大收紧支付环节,强化苹果支付在整个生态的核心地位。有观点认为:这种借助平台而强行搭售,明显滥用了垄断地位。工商总局应该对苹果这一行为及时展开反垄断调查。环球时报对此发表观点:除涉嫌违反反垄断法,苹果这种强制抽成30%的新规,以平台搭售增值服务的方式,以及迫使互联网公司面临接受还是出局的“二选一”行为,还涉嫌违反不正当竞争法。
因此,购买苹果手机意味着被宰这可能并非一句空话,所谓被宰的实际内容可能远不止我们普通消费者表面看到的手机价格。

“其实苹果应用商店在中国是没有实体的,苹果在中国注册的商贸公司主要是进行硬件的销售,而应用商店主体则是由美国总部来直接运行。

“所以管理苹果应用商店,哪一个产品是不是侵权,是不是下架,这个权利是掌握在苹果手里的,它比司法者的权利更大。”
林蔚表示。

业内人士表示,苹果之所以不愿意下放应用商店权利,在于其背后的巨大利益。2016年四季度财报显示,苹果公司凭借着18%的市场占有量,却获得了整个行业92%的盈利。苹果公司的利润主要由以下几方面带来:苹果手机、苹果电脑、应用商店、其他硬件设备。近年来,苹果硬件的盈利增长乏力,已将盈利增长的目标从硬件设备上更多地转移到了基于存量设备的应用服务提供上,也就是在应用商店上寻找新的增长点,表现在财务数据上,便是苹果应用商店带来的利润屡创新高,增长速度极快。

正式举报

相关举报方律师事务所认为:苹果公司在运营App
Store过程中可能存在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和违反国家关于互联网信息服务、网络出版服务的法规、规章的行为,存在损害移动应用程序开发者、运营者、消费者的合法权益的可能。

苹果公司运营的苹果商店在该相关市场涉嫌的滥用行为主要表现为:一、拒绝交易,表现在单方面下架中国开发者软件,不给予具体的合理解释;二、差别待遇,对待中外开发者诉求处理效率不同,部分规定无中文;三、附条件交易即搭售,表现在应用内消费只能使用苹果支付;四、定价过高,主要集中于苹果对电子服务行业收取30%及不等的抽成。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目前世界上有多起针对苹果手机的反垄断调查,但尚无一起针对苹果商店反垄断起诉成功案例。此次共有28家国内应用厂商提供了苹果涉嫌垄断的相关证据。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杨明表示,对于像苹果商店这种在中国无企业实体的国外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因其业务范围涵盖中国,则中国法律有对其进行监管的权利。此前高通公司曾因专利授权问题,被中国发改委处以9.75亿美元罚款。

北京商报记者就此问题也联系到了苹果(大中华区)政府事务总监范勇,其表示不接受采访。“我们在4月发起用户征集的时候,也跟苹果中国的一些负责人接洽过。但他们没有决策力,整个苹果应用商店的问题都是由苹果美国总部来运行。”
林蔚说。

林蔚表示,苹果公司应就App
Store在中国的服务设立中国实体,以满足中国法律的监管要求,和经营者及消费者的需求。此外,苹果公司应当就其收取30%的提成说明定价的合理理由,如果没有合理依据,反垄断执法机构、人民法院可以在相应之救济程序中予以调整降低。

新闻中心,【编辑推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