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手机和酷派是倒闭还是出售,酷派路在何方

本以为和乐视的合作能够帮助酷派这个老牌手机品牌走出泥淖,但从现状来看,酷派的复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就在4月21日,酷派发布公告称,截止2017年3月31日经营亏损约为港币4.6亿元,预计2017年上半年经营亏损会扩大到港币6亿-8亿元之间;相比去年同期经营亏损港币1.628亿元,出现较大经营业绩下滑。
此外,公告还表示,酷派的营业收入同比也将下滑超过50%;主要原因在于,市场竞争激烈,而酷派本身的新产品仍未上市,导致销售收入下滑。
几天后,4月26日,酷派再次发出公告,表示再次推迟2016年全年财报发布日期,预计将在五月底之前公布财报,原因在于需要更多的时间核实财务数据。目前,酷派的股票依然在港交所暂时停牌。
这已经是酷派第二次宣布延后发布年报了。
根据先前的预计,它们本应在今年三月底之前发布2016年的全年财报,但不久前的一份公告表示,它们把发布日期延后到了四月底。现在看来,外界想读到酷派的2016年报,还得再等一会儿。
年报姗姗来迟的背后,折射出的是酷派这家老牌手机厂商的窘境。这家曾经和中兴、华为、联想并称的国内手机品牌“四大天王”,在智能机时代到来后却开始遇到危机。
首要问题来自渠道商方面。市场研究机构StrategyAnalytics的高级分析师吴怡雯告诉界面新闻,运营商降低了对智能手机的直接补贴;这对依赖运营商渠道的酷派而言,是比较大的打击。
另外,作为上市公司的酷派也遭遇到了短期业绩的压力,这是其余竞争对手所不需面对的。为此,酷派必须不断地针对市场的要求采取变化,包括将旗下的大神和ivvi两个子品牌剥离,仅剩下酷派品牌本身;同时希望通过树立全新的高端系列“锋尚”,提升品牌本身的时尚元素;引入360作为合作伙伴等。
但这并没有带来预想中的效果,就连酷派和360的合作最终也只是落得一个不欢而散。吴怡雯表示,在过去几年中,酷派频繁地进行战略调整,背后的不连贯性对酷派的长期成长是不利的。
转型不顺的直接结果是市场占有率的下滑。现在的市场上,使用酷派品牌手机的用户已不多见。第一手机界研究院所发布的《2016年度中国畅销手机市场分析报告》显示,酷派在2016年的销量在全国范围内仅排到第九名,勉强留在了前十之列。
除了市场份额之外,酷派的营收水平也在近年呈现出下挫趋势。财报数据显示,酷派在2014年的营业收入达到了港币249亿元,这一数字在2015年下跌到了港币146.7亿元,跌幅达到了41.1%;而根据公告说法,2016年酷派的营收预期同样不乐观。
2016年8月,为了进一步适应市场的节奏,酷派请来了前荣耀总裁刘江峰出任公司CEO,希望借助他在手机领域方面的经验重振品牌。在此前接受界面新闻的采访时,刘江峰就表示,在接手酷派之后,除了给品牌瘦身之外,他还会重新梳理公司的战略和组织文化,希望将公司带回正轨。
对于未来,刘江峰给出的目标是要在2017年实现盈利,五年内酷派销量过亿,并重回手机行业第一的位置。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酷派还请来了“外援”——2016年6月17日,乐视第二次出资10.47亿港元(约合8.95亿元人民币)购入酷派股份,成为酷派单一控股股东。贾跃亭也成为了酷派集团的主席。
从当时的背景来看,引入乐视作为大股东应该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作为一家以运营商渠道为主的手机品牌,酷派向来缺乏互联网基因,乐视的加入可以弥补它们在这个层面的不足。此外,在当时,尚未陷入资金困局的乐视依然可以为酷派提供充足的弹药,帮助它们重新搭建渠道,拓展市场。
乐视方面也表示,在入股酷派之后,会将两家的内容、技术、供应链、渠道等资源进一步整合,打造内部生态。贾跃亭就曾经表示,要在未来一两年内实现乐视+酷派生态手机一亿台的销量。
只是,乐视自2016年下半年以来遇到的麻烦,给这次合作的前景蒙上了一层浓重的阴影。
界面新闻此前曾经报道过,自2016年11月以来,有不少供应商公开表示,乐视方面拖欠了它们巨额账款,并已经拒绝为乐视供货。受到牵连的供应商包括高通、夏普、舜宇光学、信利半导体、瑞声科技等,大多集中在手机领域。
欠款消息随后开始发酵,不少规模较小的供应商开始选择以维权的方式像乐视讨要说法。去年12月,界面新闻报道了乐视手机返修供应商天津泓福瑞电子有限公司到北京乐视大厦讨要欠款的新闻。
这一系列负面消息的传出不仅影响了乐视在资本市场上的脚步,酷派也被殃及池鱼。自去年11月以来,酷派的股价一路下挫,最低时一度跌到了每股港币0.66元;在本次停牌前,酷派的股价停留在了每股港币0.72元。去年11月21日,酷派方面就曾经发布了盈利预警,称预计2016年度将录得约港币30亿元的亏损。从结果来看,和乐视的联姻不仅没有给酷派带来好处,反而是将其往低谷中再推了一把。
而酷派方面也似乎正试图淡化其与乐视之间的联系。在早前进行的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上,刘江峰就公开表示,酷派和乐视是两个公司,乐视的资金情况不会对酷派带来太大影响。然而真实影响如何,外界仍不得而知。
“在乐视和酷派的交易宣布之时,大家普遍期待着1+1>2的协同效应,”针对这次合作,吴怡雯如是评价,“乐视的内容生态,网上渠道,和资金支持都是酷派当时值得期待的发展助力;但这些助力可能在短期内因为乐视本身的危机而难以实现。”
当然,作为一家有着深厚基础的手机厂商,即便离开了乐视,酷派也能够凭借着自身在技术和专利上的积累继续存活。有数据显示,酷派目前已经持有7000多项专利,其中90%以上都与手机相关,这一数字超过了不少手机品牌。在此前接受界面新闻的采访时,中国手机联盟秘书长王艳辉就评价称,即使酷派没有转型成功,还是可以做一家小而美的品牌。
不过对于酷派而言,这也许是它们最不想面对的一个结果。内部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酷派即将在今年五月底发布一部新手机,这将会是它们继2016年12月以来发布的第一款新产品。不知道这次新产品的问世,又会将酷派引向何方?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2016年8月16日,是刘江峰加入酷派的第八天,也是酷派cool1
dual新品发布会的日子。当时贾跃亭通过一则视频,正式对外公布他出任酷派集团CEO。刘江峰当时在台上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对乐视与酷派生态结盟之后的发展前景充满了信心。
刘江峰2014年初出任荣耀事业部总裁,曾在一年内将荣耀手机销售额从1亿美元做到超20亿美元。重回手机圈来到酷派之后,他制定了酷派手机的“五年三个一目标”,即在五年内酷派销量过亿,酷派手机重回行业第一,酷派集团市值过千亿。
2016年12月15日,酷派推出改变者S1手机,在那场发布会上,刘江峰说:“23岁的酷派豆蔻年华,也可以说是‘小乔初嫁了’,只不过嫁的家里不是很有钱,但是你们将看到酷派改变的开始,必将是一段新的旅程。”
刘江峰当时打趣称,各大银行和供应商来到现场让他有点儿紧张,“因为我知道他们之所来到现场,有可能是为了回去决定到底是给我们雪中送炭呢,还是釜底抽薪。”
当时他可能已经意识到了,一百多天前充满诗意的“久别重逢”,如今看来现实并不美好。
这不到一年的时间,在经历了裁员、巨额亏损、解约、高层贪腐等系列事件之后,至今未复牌的酷派近期又遭重创。7月15日,酷派估值遭到基金公司下调85%,被调出港股通名单。
另一方面,乐视手机云顶娱乐官方网站「亚洲唯一授权」,也是深陷资金危机自身难保,裁员、换帅等麻烦不断。7月11日开始,乐视官方商城一度停售所有智能手机,当时乐视方面给出的解释是暂时性缺货,到了7月15日部分产品才重新恢复销售。
入股酷派,借助其产研、专利技术、供应链来打造自身开发式闭环的生态模式,这曾是贾跃亭完成乐视生态全球化落地的关键一环。如今看来,“乐视+酷派”并没有生态化反,反而有些呼吸困难。
生死危机之下,乐视手机与酷派,未来将何去何从? 持续亏损,重组不力
酷派成立于1993年,曾名列“中华酷联”国产手机第一梯队。2006—2007年,得益于“双待机”和“3G定制”两项核心技术,酷派连续取得了翻倍式的增长。2012年是酷派手机的巅峰时期,销售额破百亿,其在国内市场的份额一度占到前三。
但好景不长的是,运营商大幅削减补贴,手机厂商开始转入公开市场的竞争。到了2014年,未能及时转型的酷派业绩开始出现大幅下滑。2015年财报显示,酷派集团营收146.68亿港元,较2014年的249亿港元下滑41.1%;纯利为22.77亿港元,同比暴跌342.8%。
酷派今天的风光不再,有受大股东乐视的拖累,但更多的还是从运营商转公开渠道不够迅速、彻底,同时产品又缺乏创新和核心竞争力。
2014年12月16日,奇虎360与酷派与宣布达成战略联盟,奇虎向酷派投资4.0905亿美元现金成立合资公司奇酷。2015年6月,乐视在推出超级手机后不久,即出资21.8亿元入股酷派,以持股17.90%成为酷派第二大股东;第二年6月17日,乐视再次出资10.47亿港元,购入酷派股份,持股比例达到28.90%,成为单一控股股东。
这场三角恋最终结局是贾跃亭出任酷派董事长,之前拆分出来的大神归入360,ivvi独立发展了一段时间之后,去年年底2.72亿元,把80%的股权卖给了专注创新视觉科技领域的深圳超多维,成为该公司旗下的手机品牌。
刘江峰操盘酷派之后,在内部进行了大换血,管理层换了一半多,原酷派总裁李斌、副总裁曹井升、副总裁许奕波等高管已相继离开;同时酷派的产品也大幅精简,从2016年约90款,缩减到了如今的全球20款不到。
酷派的危机应该比刘江峰来之前料想的要更为严重。以审计问题为由,酷派今年多次推迟发布财报。今年5月,酷派发布的未经审计财报显示,酷派在2016年亏损42.3亿港元(约合5.42亿美元)。而在2015年,酷派仍然有23亿港元的利润。
另一份今年4月21日酷派集团发布的自愿公告则显示,集团截止2017年3月31日经营亏损约为港币4.6亿元。预计2017年上半年的经营亏损会扩大到6亿-8亿港元之间,相比去年同期经营亏损港币1.628亿元,出现较大经营业绩下滑。
对于预计经营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酷派当时的解释为市场竞争激烈,再加上规划中有竞争力的新产品尚未上市,导致销售收入规模下滑,预计2017年上半年较去年同期营业收入下滑将超过约50%。
据市场研究公司Gartner驻台北分析师吕俊宽向媒体表示,2017年一季度,酷派市场份额已下滑至11位。
乐视+酷派,如何自救? 乐视+酷派的生态联盟,会因为梦想而窒息吗?
事实上,2017年已经过去了一半多,酷派仅在今年5月10日,在线上发布了一款酷玩6手机。相比他们以往以及友商的发布会来说,酷派这次在线上发布新品显得格外的低调。
酷玩6发布没几天,网上又传出酷派解约300多名应届生。当时酷派方面给出的理由是目前经营状况一般般,业务想海外调整,因此国内没那么多职位了。
经营持续亏损、重组加剧内耗,再加上大裁员,生存危机之下,这家老牌手机厂商该如何自救?
“两条路,一条是倒闭,另一条是出售。”中国通信业知名观察家项立刚接受凤凰科技采访时表示。
此前多家媒体的公开报道显示,乐视手机业务,甚至酷派目前都在寻找买家,但苦于价格没谈拢,且没有找到合适的接盘侠。
“做家电的,有志于手机终端,或者手机业务做得不太好的厂商,可能会对酷派比较感兴趣。”对此,一名前酷派大神员工对凤凰科技表示:酷派盘子太大,能接得动,且愿意接盘的不多。
在该人士看来,酷派目前最具价值的是其所拥有的超过1万项专利,此前尚且拿得出手的线下和运营商渠道资源如今反倒没剩下多少。
目前的手机市场已经进入存量市场的争夺,且正在进行洗牌,大可乐、IUNI等小型互联网手机品牌已经倒下一片。从IDC数据来看,去年国内市场排名前五的OPPO、华为、vivo、苹果以及小米,加起来占据超过一半的市场份额。“想找到接盘很难!”在这样成熟又竞争激烈的市场环境下,项立刚认为已经很难有愿意新入局者出现。
作为酷派的难兄,出道两年多的乐视手机,目前处境也很艰难,出售是它的另一种命运。此前,超160亿元战略投资乐视的融创中国董事局主席孙宏斌曾表示,对于非上市业务体系,该卖的卖掉。而乐视手机,既是他说的非上市业务体现,同时还是乐视资金危机的重灾区。
乐视手机供应链资金问题于去年8月份曝出。据不完全统计,彼时波及的供应商及代理商约有数十家,涉及的货款金约有数十亿元,其中有部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还清。近期更是连乐视移动运营主体的资产都被银行冻结,前几天乐视网的股东大会,甚至因为讨债者围堵而演变成了一场闹剧。
贾跃亭曾表示,乐视手机由于对流动性管理的预判不足,后期资金的跟进不谨慎,导致手机业务进入准休克状态。
在手机圈,乐视手机曾经是蒙眼狂奔的“黑马”,在国内如此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乐视手机一度挤入国产手机销量榜前10名。官方数据显示,乐视手机推出当年就取得了500万台销量,2016年飙升到2000万台。
和酷派一样,乐视这大半年来仅今年4月份在线上推出了一款新机乐Pro3双摄AI版,本月11开始,还一度因为供应问题而在官方商城停售,即便是目前官网也没有全面恢复手机销售。
在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下,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缺乏有竞争力的产品以及稳定的供应链支撑,再加上新上任的掌门人阿不力克木·阿不力米提缺乏手机操盘经验,已进入准休克状态的乐视手机,离窒息也不会太远了。
刘江峰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2016年,酷派出货量约为1500万台。2017年是希望出货量能达到2000万-2500万,目标是活下来,最好能有盈利。
目前看来,很难完成,他本人的去留也是个问题。
此前坊间有传言称刘江峰可能会去TCL,但一名上个月从酷派离职的人士告诉凤凰科技,“后来又不过去了”。
另外,这位人士也透露,其原来在酷派的部门,目前仅剩下几个处理供应商债务的人。她走前酷派正在规划新品,但那时外观、上市时间等具体细节并未成型。
债务缠身,负面不断,对品牌价值也是一个极大的消耗。在这种情况下,和酷派一样面临生存危机的乐视手机,想找个合适的接盘者,更不容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