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通或发起恶意收购,那下收购MediaTek又有梦想了

联系我们 3

前不久,博通收购高通的交易被特朗普发出的总统禁令而终止,出于国家安全的考虑下这笔交易再也没有机会了。博通自身也不得不最终撤销了收购高通的所有计划,同时还撤消了向高通董事会的董事提名。
就当大家都以为这起收购风波就此打住的时候,博通在本月初宣布,预计4月3日之前将公司总部迁回美国。4月5日,这家芯片制造商的收购对象美国高通公司(QualcommInc)将召开年度股东大会。博通公司以1170亿美元收购总部位于加州的高通公司的提议,就是否产生潜在的国家安全威胁,正遭遇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审查。
其实博通总部最初总部实属在美国,是纯正的一个美国公司,但是被新加坡的安华高以370亿美元天价收购之后,总部也就随着收购而进入了新加坡。但后来两个公司整合后的公司名却用了:Broadcom。
这里放开政治因素不谈,如果高通拒绝被收购,而博通坚持,二者未来一段时间内将很有可能展开一场资本大战——博通可直接向股东发起收购要约,演变为敌意收购,高通也可依据美国资本市场规则发起“毒丸计划”反击。
所谓“敌意收购”,是指收购公司在未经目标公司董事会允许,不管对方是否同意的情况下,所进行的收购活动。当事双方采用各种攻防策略完成收购行为,并希望取得控制性股权,成为大股东。进行敌意收购的收购公司一般被称作“黑衣骑士”。
股东接受“敌意收购”的短期获利行为,往往是和公司的长期发展相违背的。高通目前正处于4G向5G更迭的敏感关键时期,已经建立起一系列的人力资本、供销网络、债务关系等与战略稳定性密切相关,这些安排如果任意被股东短期获利动机所打断,必将影响整体发展效率。
如果单从市场上看,博通为什么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收购高通呢,这里小编做个简单的分析。首先,博通和高通都是全球知名的半导体芯片制造商。博通的年销售收益为180亿美元,而高通更是高达220亿美元。高通的收益和利润前景都被市场看好,博通正是看上了这块蛋糕。
其次,高通的骁龙系列芯片在市场上有良好的口碑和声誉,并被广泛的应用。而博通在新产品的研发上的实力不可小觑。据称博通正在研制一种GPS芯片,其定位精度达到30厘米以内。因此博通和高通合并是强强联手,会给博通带来更好的市场前景。
最后,收购的时机也是成熟的,2017年初高通公司的股价下跌,苹果公司与高通的诉讼纠纷不断,其它手机制造商也加入了讨伐高通的行列。博通正是利用高通现在四面楚歌声的机会来收购竞争对手,从而使其成为半导体芯片业的龙头老大。

一场大戏即将开启。

就在昨天,博通证实了他们要以105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高通的计划,如果高通拒绝,博通很可能发起一场敌意收购。

根据彭博社报道,高通已经在评估这一现金加股票的收购计划,但是倾向于拒绝博通这一行动。

但消息人士向彭博社表示,博通铁了心要在芯片市场排行榜上晋级,如果高通拒绝该计划,他们已经准备好一场第一收购战,即直接说服股东来完成收购。

联系我们 1

可能的战争

彭博社计算,按照1050亿美元出价,以周五消息爆出前高通股价计算,博通的溢价是28%,但交易价格还需要加上高通250亿美元的净债务(net
debt)。

博通认为这个价格不存在敌意,“我们提供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条件,而未来可能的合并也是强强联合,非常有意义的。”在消息公布后首次接受媒体采访时,博通的CEO
Hock Tan表示,“我们相信这个对所有的利益相关者都是友好的,
尤其是对股东。”

如果两家公司合并,将会改变整个芯片行业现有格局,让博通成为行业第三,仅次于英特尔和三星。

但高通并不准备接受博通的收购,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战争。

彭博社援引熟悉高通人士的说法,高通认为博通出价贬低了公司的价值,完全是在芯片制造商估值低谷时的投机行为。

“过于便宜了!”持有820万股高通股票的Jerome
Dodson说,90到100美元每股才是高通应有的价值。

联系我们 2

以近五年的时间段来看,2014年时,高通股价位于高点,当年5月超过80美元每股,而今年以来价格在50美元左右,周五因为博通收购消息爆出后,一度上涨18%,目前价格超过61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2014年是移动手机制造业的鼎盛时期,高通在芯片行业的风头超过英特尔这个传统的行业老大。

虽然股东们提出的价格高于高通的历史价格,但你不能否认Hock
Tan在抓住高通罕见的困难时刻,希望借此让它低头。

高通利润最高的部门是移动手机技术授权部门,目前遭受世界范围内监管部门的围攻,以及和评估的专利诉讼。因为诉讼的原因,苹果很可能停止买高通的芯片和其它产品,那么对高通这个部门会带来毁灭性的打击,而这个部门是高通收入的主要来源。

现在就看高通如何说服董事会和股东,站在一条船上,拒绝博通的收购。

但看上去不容易,博通现任CEO Hock
Tan是收购领域的老手,如果说谁最有可能凑齐1000亿美元收购高通,非他莫属。

收购技术公司的老猎人

发起这次收购的博通新CEO Hock
Tan并不是常见的硅谷领导人,他并不具有技术背景,和资本市场交好,甚至向特朗普示好——大多数硅谷领导人并不愿意这样做。

就在11月2日,一张Hock和特朗普同框的照片流传在美国各大媒体上,在照片中,特朗普对Hock展示出满意的笑容。

就在两人一起出席活动时,Hock宣布要把总部从新加坡搬回圣何塞。毫无疑问,这迎合了这位总统“把工作带回美国”的政策。更何况,一家半导体公司总部的搬迁,带来的都是高薪职位。这对于特朗普提出的减税计划也是一种支持——这个计划中打算将美国公司稅从现在35%降低到20%,对于政府财政收入来说可能带来打击,因此目前卡在国会。而Hock的响应则是一个反证,意味着减税表明在总统减税计划,可能给美国带来更多工作和收入。

Hock身上有一种实用主义着特征。硅谷大多数领袖都是左派,在面对总统特朗普时,更倾向坚持自己政见和立场。但Hock目前卡在政府手上的一个问题就是对Brocade的收购——这笔59亿美元的收购还在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的审核中,两家公司原定11月1日的完成交易,目前看来已经推迟。

如果博通迁移总部变成纯美国公司之后,在某种程度上能够减少美国政府对于公司背景的疑虑。

在Hock表态特朗普之后,媒体就曝出博通的收购计划——高通。

毫无疑问,大费周章的总部搬迁计划还是为了Hock更大的野心。这笔超过1000亿美金的交易未来免不了会再次受到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审核,而且因为金额前所未有,相比通过审批会更为艰难。

美国对于芯片行业素来敏感,恐惧芯片技术因为资本投资而外流。2016年,紫光集团先后试图收购Micron(美光科技,是全球第三大内存芯片厂)、Fairchild(仙童半导体),以及认购美国西部数据(Western
Digital)新发行的15%股份,由于因为这个委员会的介入而失败。

Hock长于技术行业的收购。他在收购博通之前掌管的安华高(Avago)公司,就是资本运作的结果。

安华高公司的历史要追溯回1961年:1961年,HP(惠普)成立元器件部;1999年,HP将医疗和测试仪器部门分拆出来,成立安捷伦(Agilent),元器件部成为了安捷伦的半导体产品事业部;2005年,安捷伦将半导体产品事业部分拆,被著名的私募基金KKR以26.6亿美元收购,并独立更名为安华高。

在此之前,Hock的从业经历主要在百事可乐、通用汽车等美国传统巨头行业,1992,他开始接触科技行业,进入家用电脑制造商Commodore
International,以及在1999年至2005年间担任半导体解决方案公司ICS的CEO。

在KKR收购安华高之后,邀请他担任CEO。他是正是那种能够让资本市场满意的CEO,勇于砍掉不盈利的业务部门,在研发上投入并不大方,凭借出色的经营表现,在2009年成功带领安华高在纳斯达克上市。

几年之后,Hock重启了安华高之前的资本运作方式——2013年,以66亿美元全面收购LSI(艾萨华)。

这笔收购原本很勉强。在收购之前的2012年,LSI年营收25亿美元,而安华高那年的营收额只有24亿美元,而LSI还是标准普尔500指数成分股。

为了这笔收购,Hock
Tan从银行获得了46亿美元贷款,又从曾经的股东银湖资本那里获得了10亿美元可转债贷款。不过,完成这笔收购之后,安华高营收增长了70%,股价从收购之前的50美元飙升到100美元。而安华高甚至取代了LSI成为标准普尔500指数成分股。

再就是惊人的收购博通案。2015年,他发起对这家公司的收购,而彼时在并购LSI之后,安华高前一年营收为42.6亿美元,而博通为84.3亿美元。当时他给出370亿美元的价格比安华高自己市值都要高,Hock给的计划是170亿美元的现金和200亿美元的股票,为了这170亿美元,他融资90亿美元。

新博通公司就在2015年成立,Hock再次非常灵活地抛弃了安华高的招牌,取用了在硅谷更有地位和势力的博通公司的品牌。在这次收购之后,新博通公司在芯片行业的排位就上升到了第五的位置,位于英特尔、三星、台积电和高通之后,如果回过头看安华高曾经只是HP一个业务部门,还是不得不感慨资本运作的力量。

但Hock的野心可没有因此打住:2015年,新博通收购Emulex,6.06亿美元;
以及2016年发起的收购59亿美元收购Brocade。

现在,新的收购目标是高通。

如果协议收购失败,Hock很可能发起恶意收购,常见的方法就是向股东允诺以高价。大多数时候,股东都会被利益所吸引,而向董事会施压要求他们同意收购,这种方式通常被称作狗熊式拥抱。这种方式常常有效——正如彭博社所采访的股东,他们更关心价格。

但对于公司长远发展来说,这并不见得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一个巨头的陨落

这笔收购短期来说可能对于高通来说能够带来乐观前景。

包括彭博社、华尔街日报在内,多家媒体援引分析人士观点认为,两家公司的合并能够解决高通目前和苹果的纷争,缓解高通一个极大的危机。

11月2日,高通刚刚交出了最新一季的财报,直接在财报指出苹果拒绝向他们支付专利费导致利润大跌。

联系我们,高通和苹果的纷争源于苹果认为高通收费方式不合理——高通的专利授权费是基于整机零售价格收取,高价的iPhone需要相应缴纳高额的费用。

高通不可谓不强势,此前高通与中国企业签订协议时,采取了“专利反授权”的政策。具体来说,就是说手机厂商在使用高通芯片之前,必须与高通签署专利授权协议,将手机厂商本身的专利免费反授权给高通,且规定不得利用这些专利起诉高通的其他客户。

很多厂商都不满高通这种收费方式。为了一起对抗高通,苹果不惜与自己的宿敌三星站在一起。

但高通并不妥协,即便面对股价暴跌、利润断崖式地下跌,它也坚持和苹果打官司。高通CEO史蒂夫·莫伦科夫表示这样的状态还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除了现有的芯片技术,高通的强势来自于自己的技术。

虽然苹果一直在寻找替代高通的方案,比如从上一代iPhone
7开始,苹果就已经引入了英特尔的基带芯片。

但目前来看,苹果还跨不过高通设置的技术门槛——根据测速网站Ookla的实验中显示,在使用因特尔的芯片取代高通的机型上,网络表现明显要差很多,使得苹果不得不限制高通基带芯片的下载速率,以缩小两者之间的差距。而目前苹果部分
iPhone 8
Plus,由于搭载了因特尔基带芯片,在下载速度上与上一代搭载高通芯片的
iPhone 7 Plus 相仿。

而未来高通的技术优势还在5G技术,早在2016年,高通就发布了全球首个 5G
基带方案“Snapdragon X50 5G Modem”,而在 WMC 现场,高通又展示了基于5G
应用的最新技术。6GHz以下5G新空口原型的覆盖距离可达200至500米,并且在速率和延迟上相比千兆级LTE有很大的提升。而同样的测试,联发科和英特尔,都晚了半年以上。

高通能够勇于和苹果翻脸,依靠的正是技术上的垄断,但如果博通收购高通得以成功,这种垄断可能会进一步加剧。目前手机行业,包括苹果三星在内,普遍采用高通的应用芯片和基带,而博通主要提供wifi解决方案,即wifi芯片,苹果、三星、华为、小米等主流厂商都是它的客户。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对于高通这样一家技术驱动的公司,被擅长资本运作的管理层拿下并不见得是好事。这种硅谷常见的管理层倾向于把财报做得好看,经常出售非营利业务部门,卡紧研发投入,与资本保持良好的关系。

联系我们 3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