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生态的危机敲响家电业警钟,乐视模式之殇

乐视,又是乐视。过去三年,乐视所开创的“互联网生态新闻中心,”神话,在电视、汽车、网站、手机等领域掀起了一场又一场的旋风。进入2017年以来,乐视的“互联网生态”却因为只是烧钱而没有自造血功能,如今却在电视、手机、网站、叫车、体育等领域遭遇一场又一场的滑铁卢
从去年乐视资金链的突然断裂,不得不紧急引进融创救命,到今年乐视手机换帅、乐视易到用户叫不到车、司机结不到款,到乐视超级电视全面告别烧钱模式,走向硬件不亏损,到乐视收购VIZIO告吹、乐视美国汽车工厂受阻等一系列新闻不断爆出。再度让外界不得不重新审视乐视在过去几年所吹嘘的“互联网生态模式”到底是创新还是欺骗。
近日来,乐视电视收购美国VIZIO电视的计划告吹、乐视手机人事变动充满了“乐趣”,这些问题的根源均是基于乐视资金链的问题。早在2016年11月6日,乐视控股创始人贾跃亭公开承认乐视蒙眼狂奔、烧钱追求规模扩张的同时,全球化战线一下子拉得过长。相对应的是资金和资源其实非常有限。下一阶段,乐视将告别烧钱扩张,聚焦现有生态。
不过,乐视资金链紧张甚至出现阶段性断裂的问题核心,并不是乐视所从事的领域没有前景和利润。相反,而是乐视打造的所谓“互联网生态模式”,就是典型的只知道烧钱不知道赚钱的模式。其本质上不是一个成熟的商业和产业,只是一个为了创新而创新的商业陷阱。其表面上是生态协同,实际上是生态概念忽悠。
要知道,最初乐视网只是一家视频网站,与同行不同的是,一方面乐视拿到了一些影视剧版权,另一方面就是疯狂营造它的“生态”理念。从2013年至今,乐视生态不再仅仅停留在“多屏观影”这一个概念,逐渐跨界到手机、电视、汽车等多个领域,走出国门,向俄罗斯、美国等国家渗透。
对于乐视来说,过去几年的野蛮扩张,需要的只是钱。实际上在资金链危机出现之前,包括手机、电视在内的诸多业务发展迅速,可是说是创造中国互联网企业的新奇迹,乐视赢得中超、亚冠的版权,并对北京五棵松篮球馆冠名,甚至在美国建立新能源汽车工厂,似乎成了一件成功企业理所应当的成就。乐视似乎把“互联网生态”发挥到了极致,但这一切都建立在极速烧钱的基础上。而只有烧钱、没有赚钱,这显然是无法支撑乐视互联网生态神话长期存在的。
去年融创150亿火线驰援乐视,虽然是看好乐视互联网生态的神话,但并不认同它的透支思维。如今乐视裁员、收缩美国业务、各大业务不再烧钱等等,陆续将乐视拉回正确的产业发展和商业竞争的轨道中,乐视开始遵循各个产业发展和成长的规律,重视产业竞争的最本质需求产品。比如说,今年乐视电视发布万元U系列新品,试图进入高端市场,手机换帅试图“改头换面”,互联网生态破灭并回归正常化的乐视还有什么竞争资本呢?
相比过去三年乐视膨胀时的扩张速度,如今乐视资金链断裂时期的缩水和变革更为迅速:在中国市场上的互联网生态黯然失色,在海外市场的生态彻底崩盘,乐视会否重新回到过去那个乐视网呢?现在来看,摆在乐视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重生、要么毁灭!
同样,对于正在转型升级之中的中国家电产业来说,也提前敲响发展的警钟,那就是不要盲目求新求奇,而是应该坚持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产品,坚持尊重产业发展的核心力量用户,才能在千变万化的竞争中坚守自我、活出自我。

公司市值缩水1/3,资金链出现断裂,事实与传闻最终汇集成更大的事实,让一向高调和对乐视生态模式近乎于痴迷状态的乐视控股CEO贾跃亭日前发布了接近6000字的全员信,并称为此将承担责任,并宣布乐视生态快速扩张告一段落,并提出了着手优化供应链、精简开支与强化成本管控意识和经营意识等措施,与此同时,贾跃亭仍坚称乐视的商业模式不会发生变化。

不知业内看了贾跃亭的员工信作何感想?我们看到的是,从之前贾跃亭行事高调从不认错的风格看,此次在员工信中一反之前的风格承认自己执迷的乐视模式扩张过快看,其实贾跃亭自己心中都感觉到乐视模式到了危险的境地,如果此时再“嘴硬”,不对外界有个看似认错交待的话,后果不堪设想,但让贾跃亭进退维谷的是,如果此时承认乐视模式不行,那么后果可能会更加严重,瞬间崩盘的可能性不是没有,原因很简单,乐事之前的兴和现在的衰均源自其所谓独创的乐视生态模式的故事。只不过故事讲到现在,严酷的事实让这个故事看上去显得如此苍白和无力。

俗话说: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但现在摆在贾跃亭或者乐视面前的首先就是钱的问题,手机资金链的紧张,说白了就是所谓的乐视生态中所有子生态均是“烧钱”的模式,且每个模式均未能实现盈利,那么一旦其中一个模式出现资金短缺,甚至断裂,生态彼此之间连所谓“拆东墙补西墙”的机会都没有。更致命的是,,乐视生态中的各子生态均处在缺钱的状态,只不过手机业务或者说市场竞争太过惨烈,“烧钱”更狠,负面效应首先显现出而已。

除了手机业务外,贾跃亭将资金的短缺归结到其在汽车生态中投入过猛,并在接受腾讯科技独家专访时称,如果将投入到汽车生态系统中一半的资金投入到手机业务,就不会出现今天手机业务资金链断裂的问题。我们相信这肯定是贾跃亭的“肺腑之言”,毕竟与现在看不见摸不着的汽车生态相比,手机业务已经是实打实的业务,市场和投资人都看得到,出现资金链断裂一来再次向外界证明了其手机业务的所谓快速发展更多是靠“烧钱”模式,而非乐视自身在手机产业中的竞争力;二来是作为业内和投资人关注重点的手机业务出现资金链断裂,对于乐视未来的融资故事绝对不是一个利好的题材,这恐怕才是贾跃亭最“失误”的地方。但话又说回来,贾跃亭在其汽车生态中也是立下宏伟目标的,如果将一半的资金投入到手机业务中,到是暂时或者不会这么快就出现资金链断裂的问题,但一直遭到业内和投资人质疑的汽车生态岂不更是捉襟见肘,缺乏说服力了吗?

其实在这里,我们仅是就乐视七大生态中的两个来说明乐视所谓的生态化反模式根本就是贾跃亭的一厢情愿,惟一可以产生反应的就是任何一个生态出现问题,就极有可能导致一招损,满盘输的结局。那么问题来了,为何乐视生态模式会是如此效应呢?

归根结底,构成乐视大生态的各子生态在其各自所处的行业或者产业中不仅不大所致。以业内熟知的手机业务为例,尽管乐视投以重金,但据称今年乐观的出货量也就在2500万部,而由于出现资金链断裂,这个目标能否完成无疑增加了变数。就算是出货量实现2500万部,与对手相比,甚至不及某些国内对手一个季度的出货量,这里还不说乐视是在亏损状态下,人家对手是盈利下取得的出货量的对比。可见乐视在手机业务的竞争力之弱。至于其屡屡提及并自豪的智能电视,虽然出货量可观,但相较于追求盈利的对手,其依然是以“烧钱”换市场。

当然,也许有人会称,其核心乐视网的营收和利润增长明显,但与此同时,乐视网在经营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下滑逾3成的同时,其“三费”却同比大幅增长,销售费用、管理费用、财务费用的增幅分别为160.07%、88.04%、197.92%。另外,由于前三季度受大股东无息借款给上市公司、乐视并购基金所募集资金部分到位、银行贷款和商业信用等的影响,该公司资产负债率较高,达到65.72%。尽管如此,乐视网在同行的排名中也未能进入三甲之列。以一个如此的核心去支撑贾跃亭所谓的处处“烧钱”的大生态谈何容易。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此次贾跃亭发布员工信,看似是在反思,实则是执迷不悟,不过就像前面所说,乐视模式已经将贾跃亭至于进退维谷、骑虎难下的境地,即便是其其内心想要放弃(例如收缩战线,去掉自己不擅长或者对手林立的生态)也已是身不由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