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倾覆乐视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乐视体育辞职事件或成乐视帝国的

新闻中心 3

乐视自从去年末开始,各种负面新闻不断,但对外依旧保持着打死不认输的信心和状态。可是,近日据相关人士透露,乐视体育总裁张志勇、COO于航将于近期离职,目前张志勇已向管理层递交辞呈,完成工作交接后预计将于3月份离开。如今内部也开始绷不住了,或许这将成为压垮帝国的第一根“要命稻草”。
消息曝出后,乐视体育方面立即作出“官方回应”,称对高管离职并不知情。
虽然信息并未被官方认可,但以乐视通常不到最后一刻不承认的态度,“人事变动”得可能性很高。
更何况,从目前乐视体育艰难的状况来看,这次高管出走,很可能是继2016年年底乐视体育因资金链紧张,造成内部业务以及人事的巨大震荡之后的“余震”。
“蒙眼狂奔”的2016
对于乐视来说,2016年虽然过得风风火火。靠着一套自创的“生态”理论,成功俘获了众多投资人的“芳心”。
旗下的乐视体育自然“吸金”能力也不落于下风,去年3月,乐视CEO贾跃亭宣布乐视体育完成了80亿元人民币的B轮融资,估值210亿元左右。
拿到了投资人的钱,乐视体育便义无反顾地将这些钱投入到自己的“生态”大坑中。
虽然做到了“专款专用”,但急于展现大家风范的乐视体育,每一笔花销不仅力求“置地有声”,还要求手笔够大,给地板“砸”出个坑来。
作为互联网体育视频平台,首先就要“大手笔”买直播资源。
1月3日,乐视体育3亿元收购章鱼TV;
1月4日,乐视体育宣布以21亿“赞助+入股”北京国安,从此北京国安更名为“北京国安乐视”队。
2月23日,乐视体育与体奥动力以27亿获得中超联赛2016和2017两个赛季的独家新媒体转播版权。
除此之外,乐视体育还斥资4亿购买了香港英超三年独家赛事版权,并与MLB(美国男子职业篮球联盟)建立全面战略合作。
根据乐视体育官方描述,在內容平台上已经拥有310项全球顶级赛事版权,其中72%是独家。
为了制造声量,让每一笔钱都“置地有坑”,乐视体育没少花冤枉钱:以中超的独家转播权为例,2015年中超转播权为4亿元,而到了2016-2017年的转播权被体奥动力20亿买走,转手27亿卖给乐视体育,赚了7个亿。
除了直播资源,乐视体育也不忘拉来行业内的明星大咖加盟。观众认脸,明星的加入给公司撑了门面;业内刷脸,大咖在行业内积累的人脉资源也便于乐视体育日后拓宽业务。知名主持人刘禹锡、总裁张志勇都是在去年加盟乐视体育的。
有了钱的乐视体育,还打起了智能硬件的算盘。继2015年发布了智能自行车“鵟”之后,2016年11月还发布了Liveman直播生态家族。包含了Liveman直播软件、直播相机、运动相机、云台、无人机、直播终端共7款设备。
大量的体育直播源,给乐视视频平台带来了海量的运动爱好者,为此乐视还推出了独立于现有的乐视影视会员的“乐视超级体育会员”,一方面培养用户黏性,另一方面可以抵消一些大手笔购买版权产生的支出。
纵然融资能力高超、会员制度初现规模,但如此疯狂“砸”钱招人、买资源。然而在业内“明眼人”看来,这无非是打肿脸充胖子的“资本圈玩法”:蒙眼狂奔的背后,造成的是乐视整体资金链的紧绷,各个公司间资金难以自给自足,更别提“救济”兄弟公司了。可以说,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有可能造成乐视集团整体的“崩盘”。
然而乐视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最终还是发生了……
2016年11月,乐视被媒体披露了拖欠供应商货款的丑闻,乐视涉及拖欠货款的业务包括乐视手机、乐视汽车等,乐视体育也位列其中。
“亲兄弟明算账”,不仅部分供应商拒绝继续为乐视供货,乐视体育昔日的“合作伙伴”也因为钱的问题发难起来。
2016年12月,英超在中国内地的版权方新英体育宣称:“如果乐视体育不能如期交付英超2016-2017赛季版权的3000万美元尾款,乐视体育的英超信号将在12月26日被掐断。”最终,乐视体育通过支付部分尾款,暂时“拖延”了尾款付款截止日期,才避免了信号被掐断的惨剧。
乐视体育与国安的合作也并不顺利,截止2016年底,用以冠名的1亿元人民币仅支付了5000万元,而剩下谈到用来建设球队的20亿元更是一毛不拔。被当作乐视拿“21亿”当幌子,被耍了一圈国安队与乐视体育分道扬镳也是自然而然的了。
关于中超的独播权,由于的乐视进入2017年后,仍未结清2016年度独播所应支付的13.5亿元的天价独播费用,为了缓解资金链紧张的问题,不得不放弃中超的独播权。
面临“钱荒”的乐视不仅在购买直播资源上缩手缩脚,还采取了更为激进的“节流”策略——裁员。
2016年底,乐视体育内部已决定整体裁员,幅度将达到20%。其中受到影响最大的智能硬件部门的裁员幅度将达到50%,也就是说刚刚发布Liveman直播生态家族既是该系列产品的第一场发布会,同时很可能也是最后一场。
在“钱荒、节流、裁员”一系列问题的背后,乐视体育的部分高管逐渐丧失信心,引发了乐视体育管理层的第一次“震荡”。
这次“震荡”中辞职的高管一共有5位:
程益中:前南方都市报总编、乐视体育香港公司CEO;
敖铭:前新浪体育总监、加油中国CEO、乐视体育总编辑;
沈威:前新浪销售总经理、乐视体育生态商业副总裁;
邱志伟:前NBA副总裁、乐视体育赛事副总裁;
谢楠:前央视未来广告公司高管、乐视体育公司广告销售的副总裁。
“无米之炊”的2017
到了2017年,虽然年初乐视获得了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150亿的“救命钱”,但资金链的紧张状况依然没有好转。
据获悉,乐视体育在2017年削减了版权采购的成本预算,在目前的现金流下,乐视体育在未来恐难有资金实力进行大规模的版权采购。
预算大幅缩水,但KPI指标依旧保持不变,面对这种“让马儿跑还不给吃草”的抠门公司提出的无解难题,换谁都会选择辞职。
于是,乐视管理层的“余震”接踵而来。
此次传闻离职的COO于航在乐视体育中,主要负责的业务就是各种直播内容的“买买买”。如今乐视整体产业链吃紧,使其业务拓展颇受约束,但乐视方面想解“钱荒”就必然需要继续保持增长与声量,吸引投资人的目光。
而乐视体育总裁张志勇本身一直在运作着自己的创业项目“必迈体育”,早有退意,加上新一年KPI压身,离职也是迟早的事。
推倒“乐视帝国”的第一块骨牌
虽然互联网体育直播是一件需要将营收不断投入到购买更多版权之中的“投入高、收益低、回报慢”的一项业务。但对于以视频为核心业务的乐视来说,体育赛事直播的“独播权”可以说是乐视无法放弃的“肥肉”。
毕竟对于视频平台来说,视频内容的时长其实和平时购买手机电脑时的“跑分”差不多,看着数字喜人,最终决定选择哪个平台的,还是谁家有观众想看的内容。
互联网体育赛事转播对于体育爱好者来说,恰巧正是他们的刚需。如果可以独占某项重大赛事的独家转播权(包括有线电视和新媒体转播),对于平台用户导流效果就会凸显。
乐视体育在削减版权采购预算,意味着在2017年,乐视对于赛事直播内容的购买,尤其是独家内容的购买就会变得十分拮据,为其他体育视频平台以较低价格拿到赛事转播权提供了可能,从而导致丧失了“独播权”优势。
如果乐视完全放弃对于乐视体育的投入,无异于变相地放弃会员,这对于会员订阅收入超过50%的乐视体育更无“回天之力”。
想一想,乐视体育作为互联网体育行业“置地有坑”的大声量平台,若一夜之间轰然倒塌,必然会引起资本界对于乐视“生态”以及资金运作的质疑,进而降低投资热情,对于现如今负债率超过60%,急需通过融资“救市”的整个乐视集团来说,将是毁灭性的打击。
“乐视体育”一旦倒下,很可能会成为推倒“乐视生态帝国”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

2016年乐视帝国陷入资金链断裂困境,旗下的各大业务板块也受到冲击,成为排队站立的多米诺骨牌,随时会被一波风浪吹到,倾覆整个乐视帝国。乐视体育也难逃一劫,这家曾凭借海量版权搭建出令行业和资本市场都震惊的产业生态的明星公司,正在以一种超出常人想象的速度跌落。

乐视体育吹起的泡沫,明星大咖纷纷入局

可以说,乐视体育是2016年国内最火热的体育公司。拿下五棵松体育馆冠名,凭借一套自创的“生态”理论,豪掷千金,在中国体育产业攻城略地,疯狂布局:收购章鱼TV,赞助国安,拿下中超版权,购买香港英超独家赛事版权……每一笔花销都能够在行业内砸出声响来。这些交易,乐视体育没少花冤枉钱,以至于有卖家丝毫不担心手里的生意,只要抛售,乐视体育肯定接手。

新闻中心 1

除了巨资购买独家版权,乐视体育照搬集团惯用套路,深挖业内明星大咖加盟:孙红雷、刘涛、杜江等明星纷纷入局,其中刘涛出资5000万元,是明星股东中出资最多之人。前央视主持人刘建宏、刘语熙、黄健翔以及前李宁CEO张志勇等先后加入并出任高管。同时,目光还投向智能硬件,推出智能自行车、Liveman直播生态家族等产品。乐视的这个泡沫越吹越大,版权故事也得到资本市场的认可,30亿元的融资目标最终拿到80亿元,此轮融资过后,乐视体育的估值达到210亿元,声望达到顶峰。

明眼人一看就明白,这是乐视的套路:砸钱买版权,招人,把盘子迅速做大,在资本市场上拿到高估值,凶猛圈钱。不得不承认,在生态理论的支持下,乐视这一招百试不爽。但就像吹起的泡沫、根基不稳的高楼,随时都有破裂、倒塌的一天。在乐视生态下,各大业务板块彼此独立,联系若有若无,但又离不开集团层面的输血,这种模式在扩张时表现出强悍的战斗力,但一旦其中某个板块出现问题,就极易造成资金链紧张,其他业务公司想顺手搭救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进而引发整个公司的崩盘。贾跃亭或许有那么一刻想过:在未达成乐视帝国梦之前,千万不要出事。

新闻中心 2

乐视体育真的出事了,站在了悬崖边

然而,事与愿违,乐视就像是脱缰的野马,跑到了悬崖边。2016年底,乐视被曝出拖欠供应商货款的丑闻,这就像一根导火索,串联引爆乐视有问题的业务:乐视手机、乐视汽车、乐视体育等等。而具体到乐视体育这边,这些麻烦几乎致命:

首先是高管出走,内部裁员。2016年底,乐视体育决定整体裁员,幅度达到20%,乐视体育的销售团队一度有30多人,此后陆续离职三分之一。部分高管也逐渐丧失信心,包括前南方都市报总编、乐视体育香港公司CEO程益中,前新浪体育总监、加油中国CEO、乐视体育总编辑敖铭,前新浪销售总经理、乐视体育生态商业副总裁沈威,前NBA副总裁、乐视体育赛事副总裁邱志伟,前央视未来广告公司高管、乐视体育公司广告销售的副总裁谢楠……集体辞职,引发了乐视体育管理层的第一次“震荡”。这之后,有消息称,乐视体育总裁张志勇、COO于航将于近期离职。管理团队出走,留给乐视的将会是一个空架子。

其次,版权丢失,动摇根基。版权生意是乐视发家之宝,讲了很多好故事,也奠定乐视今天的规模。在赛事版权方面,乐视体育也曾风光无两,有统计称,乐视体育拥过有超300项赛事版权,其中独家版权超过70%,聚合了中国国内全网最多、最全、最好的赛事版权资源。然而,从付不起赞助费与国安分手开始,乐视也无法支付亚足联版权费、英超赛事转播尾款。短短数月间,中超、亚冠、12强赛、英超、CBA五个过去被列为公司核心的IP,已经丢掉了三个,这就相当于断了财路,这几乎动摇了乐视体育的生存之本。

新闻中心 3

第三、内容变现艰难,付费会员倒戈。钱荒,直接影响到乐视在赛事直播独家内容的采购,这意味着2017年,乐视体育将逐步丧失优质赛事的“独播权”。而内容稀缺性已经成为吸引用户的关键要素。乐视体育放弃或者减少投入,相当于变相地放弃会员,这对于付费会员收入超过整体收入50%的乐视体育来说,无疑是毁灭性的打击,版权通过会员付费变现这条路,乐视也没能走通。而那些为直播而来的付费会员,在得不到该有的服务之后,纷纷倒戈,甚至直呼乐视体育是“骗子”,要求“退钱”,乐视的名声迅速跌入谷底。

未来会怎么样?资本市场预留的时间不多了

盲目扩张、高管出走、员工离职、版权丢失、付费会员模式遭受挫折,乐视体育的未来开始变得模糊。它会不会在多重压力之下突然倒下,成为推倒“乐视生态帝国”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套用一句足球流行语:资本市场留给乐视体育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乐视体育必须要下定决心作出调整,目前,乐视已经完成架构的调整,并给每个事业群增加成本、费用的考核要求。抖落一身负担,乐视体育的架子还在。正如乐视体育创始人兼CEO雷振剑所言:“少了亚足联、中超IP合作,反而是好事,乐视体育会更多的考虑精细化运营。”而乐视从未放弃借壳上市,意图从资本市场寻求更多的支持,这也是它放手一搏的最后挣扎。

乐视这些年都走得太顺,总需要一些磕绊来让它稍放缓前进的步伐,丢掉臃肿和走形的累赘,专心把核心业务和服务做起来,这才是其持续发展的根本和应该宣扬的价值观。

正如贾跃亭在年会上唱的那首《野子》:

新闻中心,怎么大风越狠

我心越荡

我会变成巨人

踏着力气 踩着梦

此文章为 “胡未科技” 原创,特此声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