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宏斌的反扑战,愿赌性格很顽强在荆棘满途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输

显然,已经裸辞的孙宏斌“愿赌服输”,但是重组终止、复牌连续11个跌停、2017年巨亏116亿元、巨额债务违约的乐视网会走向何方?
2018年3月26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公共传媒出现关于乐视网的信息,可能对公司股票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公司股票自当日起停牌。
在此之前一天,即3月25日,乐视网前任董事长、第二大股东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表示,摆在乐视网面前的只有3条出路:第一是破产重整,第二是卖资产还债,第三是退市。
显然,已经裸辞的孙宏斌“愿赌服输”,但是重组终止、复牌连续11个跌停、2017年巨亏116亿元、巨额债务违约的乐视网会走向何方?
“我背不起这个锅!”
“过去我是董事长很多话不能说,现在我也是散户,别人骂谁我也跟着骂谁,别人起诉谁我也跟着起诉谁。我亏得比别人多,更有资格骂。”孙宏斌说。
当初以“拯救者”的姿态入主,曾放言“乐视唯一的问题就是缺钱,也就好办了”的他,在一年后最终选择了放手。
孙宏斌称,他的团队穷尽了所有办法,但所有的路已经走不通。因为乐视网是创业板上市公司,受限于很多监管规定,什么都做不了。“没有任何金融机构或个人愿意借钱给乐视网。”
乐视网的一位内部人士对记者说,近半年来多次传出有大型企业有意投资乐视,包括腾讯、阿里、百度、京东、联想甚至富士康等,但并没有实质的投资伙伴进入。而且,孙宏斌在乐视网的改革并不顺利,所谓止损的办法也未能扭转大面积亏损的态势,孙宏斌承认以前在地产行业的成功经验在互联网企业并不合适。
2018年2月28日,乐视网披露了2017年业绩快报。根据公告显示,乐视网去年营业总收入74.63亿元,较2016年同期下降66.0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16亿元,较2016年同期减少2192.53%;基本每股收益为-2.9146元,比2016年同期减少2151.09%。
“我背不起这个锅!”孙宏斌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乐视网目前极度缺乏资金,已经资不抵债,75亿元债权中很多今年到期,其中大多是乐视网非上市体系对上市公司的欠款。
在他看来,乐视网要想解决困难,必须引入百亿元以上的资金,并且需要让钱合理合规地进来。孙宏斌说,他能够想到的5条路中,有两条走不通:比如定向增发增资、引入新的股东,但是受乐视网2017年亏损的影响,按《创业板上市公司证券发行管理暂行办法》规定,需要连续两年盈利才能做,现在的情况不允许。
“此外,版权摊销、利息每年就有20多亿元,怎么做都很困难,赚的钱根本不够覆盖利息和债务,就算变卖核心资产也不够还债。现金流没有,利润也没有。”孙宏斌说。
3月29日,在融创中国的发布会上被问及是否是壮士断腕时,孙宏斌更是直言:“我们去年投了165亿元,脑袋都断了。我能怎么办呢,我再借它100个亿,我傻啊?”
对孙宏斌“甩锅”乐视网如何回应 显然,孙宏斌希望“甩锅”。
自从乐视出现危机以来,很多人都找他这个“接盘侠”说理。乐视网复牌以来,一些投资者,尤其是散户,将股价暴涨暴跌的责任归到融创和孙宏斌身上。
对于孙宏斌的“甩锅”,乐视网很快就做出了回应。
3月28日,乐视网开盘上涨0.39%,并且发出澄清公告,称破产退市说法为孙宏斌推测。
公告称,乐视网的董事会和管理层正在竭力解决公司目前的经营困难:改善业务经营以恢复公司现金流和供销体系;积极与相关金融机构协商贷款展期;寻求第三方增资以解决子公司目前面临的资金压力;协调关联方以现金或资产等方式偿还对上市公司的欠款。
对孙宏斌提到的“乐视网危机需要百亿元以上资金、变卖核心资产不够还债”的说法,乐视网表示,截至2017年11月30日,关联方对上市公司的关联欠款余额达75.3亿元;截至2017年12月31日,乐视网存在融资借款及贷款类负债共计92.88亿元,其中56.19亿元将于2018年到期。公司存在进一步偿债压力。
“从力挺乐视网到大爆乐视网猛料,孙宏斌态度180度大转变的背后耐人寻味。”市场观察人士刘步尘对记者说。
他认为,孙宏斌对乐视网的出路分析并没有错,要么重组、要么破产、要么退市,但前两条路都很难,而无论是哪一种结局,对于孙宏斌来说都意味着巨额亏损。过去的近一年,孙宏斌花150亿元投资乐视网及关联公司的过程中,被视为“失败者”,这或是孙宏斌反击贾跃亭的手段。
“过去几个月,乐视网多次发布公告,催促大股东贾跃亭偿还关联方拖欠上市公司的巨额应收款、履行无息借款给上市公司的承诺。贾跃亭不但没有实质反应,而且还传出乐视汽车将在南沙建厂等信息。乐视网的坑太深了,孙宏斌手里没有太多砝码。如果乐视网退市,对贾跃亭的打击将很大,他的乐视汽车项目将做不下去。”刘步尘对记者说。
资料显示,乐视网的控制权关系十分复杂。贾跃亭人虽滞留国外,却仍持有公司25.57%股份,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其中99%被质押。更重要的是,随着股价下挫,该部分质押股票早已爆仓,只是因被冻结无法强平,这部分股票将如何处置,无疑给乐视网的未来增添了极大变数。
投资者的一地鸡毛
“机构投资者都走了,剩下的就是散户在炒,游资在炒,挺要命的。”孙宏斌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乐视网现在已经成了一只典型的妖股。机构投资者为什么跑掉?亏了100多亿嘛!听到消息就冲进去,风险太大了。”
东方财富网Choice数据显示,乐视网复牌前股东人数约为18万,而截至目前已经升至33万,这意味着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已有15万散户跑步进场。
一位私募人士对记者分析说,龙虎榜数据显示,机构投资者已基本抛售乐视网股票,也就是说,增加的超过15万股东,大都是散户和游资。“乐视网股票的换手率也非常惊人,很多散户抱着博弈的心态,这就是俗称的‘韭菜’。”
“乐视网没有消除巨大的潜在风险。”这位私募人士提醒说,游资在乐视网上主要以其擅长的短线交易为主,试图博取短线价差收益,操作手法大胆。但对交易能力一般的普通投资者而言,在乐视网风波尘埃落定之前盲目跟风交易,可能会面临较大的风险。

被贾跃亭“坑”了那么久,孙宏斌终于坐不住了。

最近,孙宏斌不但高调辞了乐视网
董事长职位,还频频把记者找过来说乐视网的“坏话”,甚至直言乐视网已“资不抵债”。

作为乐视的掌门人,孙宏斌的一言一行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乐视网的股价。所以3月25日孙宏斌骂完乐视后,直接导致乐视网3月26日停牌核查。

孙宏斌直言,此举是为了对散户负责,怕散户再因他买乐视网股票,以后若股价跌下来,自己担不起这责任。

但问题是,孙宏斌自己手里还有乐视网8.56%的股权。对于一个商人来说,如果仅仅是为了保护散户,需要开记者会,告诉散户不让他们买乐视股票,那他自己8.56%的股权怎么办?

作为乐视网的第二大股东,从“支持老贾”到“跟着散户一起骂”,企业家孙宏斌最近一系列做法绝不仅是“对散户负责”那么简单,他不断做空乐视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我们可以从孙宏斌最近的发言中,对他和乐视当前的矛盾窥知一二。

3月25日,孙宏斌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乐视网极度缺乏资金,已经资不抵债。此外,版权摊销、利息每年就有20多亿,赚的钱根本不够覆盖利息和债务。现金流没有,利润也没有。”

他还详细解释了此次投资的“失败”之处:一、财务算账问题;二、乐视团队;三、对贾跃亭的判断。

在3月29日的业绩发布会上,孙宏斌直言这是个失败的投资,愿以九折出售乐视,“真有意的话,价格还可以再商量”。

“融创中国董事局主席孙宏斌话有玄机。”家电行业资深观察人士刘步尘表示,“过去将近一年,孙宏斌在与贾跃亭‘打交道’、花150亿元投资乐视网及关联公司的过程中,是一个‘失败者’,所以孙宏斌想办法反击。”

据了解,在过去几个月,乐视网曾多次发布公告,催促大股东贾跃亭偿还关联方拖欠上市公司的巨额应收款、履行无息借款给上市公司的承诺。贾跃亭不但没有实质反应,而且还传出乐视汽车将在南沙建厂等信息。

刘步尘认为,乐视网的坑太深了,孙宏斌手里已经没有太多法码,他想反掣贾跃亭。如果乐视网退市,对贾跃亭的打击会很大,他的乐视汽车项目将做不下去。

皇家赌场娱乐官方网站,从乐视现状来看,即便不是为了反掣贾跃亭,孙宏斌执掌的乐视网发展已是寸步难行。

而最近孙宏斌辞去董事长,把乐视网说得“一无是处”,很可能因为在乐视网千疮百孔的情况下,不想再硬撑下去,所以干脆直接把乐视网“破产重组”,以及时止损,或者说将利益最大化。孙宏斌在最近的发言中透露了这一点。

按照孙宏斌最近告诉记者的原话,没有现金流和利润的乐视网还有三条路可走:

解决现在的困难,就要让钱进来。我们团队穷尽了所有的办法,总共有5条路。但是两条走不通:比如定向增发增资,引入新的股东,但是受乐视网2017年亏损的影响,按《创业板上市公司证券发行管理暂行办法》规定,需要连续2年盈利才能做,现在也做不了。

所以现在只剩下三条路:第一,是破产重整。这不影响上市地位,而且是成熟方案。但是这需要监管层、北京政府、法院三方支持;第二,是卖资产还债,维持上市地位,但是现在没有资产可卖,如果后面还亏损,最后的结果可能还是退市;第三,最后是退市,退市我也不想看到。退市不退市我说了不算,而是依据创业板的退市规则,而现在乐视网情况,很有可能净资产为负,有极大的退市风险。

无论是走这三条路的任何一种,股价想维持在一个好一些的价格都很难。

在破产重整和退市两个选项中,孙宏斌更倾向于前者。“我不愿意让乐视网退市,我相信任何一个股东都不希望它退市。如果破产重整能成功,就有解了,有可能就有其他战略、机构投资者进来了。因为《破产法》规定,债权高于股权。但是这个需要监管层、北京政府、法院三方支持。如果这也成功不了,那乐视网很有可能走到投资者都不愿面对的局面——就是退市。”

一位资深市场分析人士说,孙宏斌对乐视网的出路分析并没有错,要么重组、要么破产、要么退市。乐视网虽然今天复牌收于5.12元,但其发展前景仍然变数很大。如果没有新的投资者进入或者增资,乐视网破产重组可能性较高。

事实上,破产重组除了能让乐视网破局,对孙宏斌和融创也是最佳方案,这样孙宏斌可以顺利拿走乐视致新的股权。

孙宏斌曾对记者说,“新乐视文娱和新乐视智家,我们都会想办法把它做好,但是乐视致新的问题复杂一些,乐视网有持股乐视致新,如果融创一增资股权比例超过乐视网,就出表,涉及重大资产重组了,审批至少半年。”

从孙宏斌目前的说法来看,不管乐视网成什么样,融创一定会把乐视影业和乐视致新拿下。因为这是乐视生态中最有价值的两个公司。

融创最初投资乐视的结构是这样的:60.4亿收购乐视网8.56%股权,10.5亿收购乐视影业15%股权,79.5亿收购乐视致新33.5%股权。合计投资150.4亿。

从去年12月对乐视影业增资后,融创现已持有乐视影业40.75%成为第一大股东。但是融创还没有拿到乐视致新的控制权,只是继乐视网后的第二大股东。

重点来了。虽然目前融创只持有乐视致新33.5%的股权,而上市公司乐视网持有40.31%、贾跃亭的乐视控股持有18
。38%。但去年11月,融创借给乐视致新12.9亿,换来乐视网质押13.54%乐视致新股权。

假设乐视网破产重组,按照孙宏斌债券大于股权的说法,融创将取得质押的13.54%股权,最终持有乐视致新47%,成为最大股东。

更何况,融创还为乐视网提供了30亿债务担保,担保质押的是乐视网全部剩余的26.77%乐视致新股权。

所以乐视网以“以债权优先”的方式破产重组,融创可以取得乐视网最有价值的乐视致新未来的控制权。

这样来看,孙宏斌最近一反常态,从支持贾跃亭到不断做空乐视,一切就解释通了。

而乐视最终的命运,可能也越来越清晰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