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民营企业如何突围,遭治污整顿后积极转型

“在当前的经济形势下,民营经济应该找一条什么样的出路?”、“浙江民营企业如何突围?”

一个年产值最高时达40多亿元、占到全国四分之一市场份额的支柱产业,因严重污染被铁腕整顿后,会给当地经济带来怎样的影响?日前,记者带着这个疑问来到“中国皮都”水头,原以为水头会因此艰难度日,却发现当地皮革行业正积极转型,巧妙地延长产业链,提高产品附加值,去除高污染的“旧皮”,做大做强绿色“新皮”,展示出了勃勃生机。

当下,无论是在浙江,还是在北京,此类“指点江山”的高峰论坛和研讨会一场接一场,专家学者和实业家纷纷出招指点民企出路。

据水头镇提供的数据,皮革皮件产业近年逐渐发展壮大,已成为该镇第一大支柱产业,占到全镇工业产值的一半左右,水头皮带也被列入温州市首批专业商标品牌基地。即便在目前这种经济形势下,去年,该镇皮件年产值亦达566383万元,宠物行业年产值83847万元,皮带和宠物用品产量在全国市场上有较高的份额,并荣获“中国宠物用品出口基地”国字号“金名片”。正因为这两大产业的发展壮大,水头顺利从制革业的整顿中转型。

各级别的政府会议也在不同程度地探讨,还包括各行业协会和民间机构。

取消重污染工序做“绿色皮革”

记者调查采访期间,其实,积极性最大的依然还是民营企业主本身,他们奔波在政府、银行和市场之间呼吁。

取消重污染工序,延长产业链,提高产品附加值,创新营销模式是水头皮革皮件产业走绿色发展道路的的首记重拳。

企业“转身”

“2013年,县里为了治水,提出要全面取消生皮铬鞣工艺,我们企业也就在那一年了转型发展,决定延长产业链,做‘绿色皮革’。”水头皮革基地里面的温州国仁皮业有限公司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2013年,水头镇确立了新思路,大刀阔斧对皮革业进行全面整合升级,削减收购转鼓301个,重组223个,把35家企业合并成8家,并全面取消生皮铬鞣工艺,减轻污染。该企业就是合并后的其中一家,之前一直以生猪皮、生牛皮为原材料进行生产作业,其中脱脂、浸灰、脱灰、铬鞣等环节属于重污染工艺。为了实现再发展,该公司积极响应治水号召,斩断了从生猪皮到成品皮的前端制革工艺,全面取缔制革过程中污染最重的铬鞣环节,从单纯的重污染制革生产,逐步转向多元的皮件生产。

本报记者实地探访了多家民企的转型升级状况。

阳光招采,“没办法,长痛不如短痛。只能和别的企业一样,坚决取消铬鞣工艺,延长生产链,做‘绿色皮革’。”该负责人感慨万千,为了真正实现“绿色皮革”这一目标,公司投入了大量资金,建起了完善的废水收集系统,并将生产废水分为铬废水和综合废水,做到“铬水分流”,再由平阳佳和污水处理厂处理达标后排放。

作为浙江皮革和家具行业的代表企业,浙江卡森实业集团旗下拥有20多家控股子公司,2005年,该公司成为国内第一家在香港主板上市的家具制造企业。虽然该公司上半年保持了31亿元人民币的销售业绩,但和多数同行企业一样,该公司也面临着市场疲软、成本上升、利润率进一步降低的不利局面。

这里所说的“长痛”,指的是在新形势下,产业链条短、附加值低、环保不达标的水头皮革业如继续“因循守旧”,不思改变,必定会淹没在时代的洪流之下。而“短痛”,则是水头镇对当地皮革业大刀阔斧的全面整合升级,取消污染最严重的制革铬鞣工艺,做“绿色皮革”,从而达到产业转型升级的目的。

“在严峻的形势面前,公司已意识到企业的发展已经到了瓶颈的阶段。”该公司董事长朱张金称,“怎样化解工作中存在的种种困难和问题,探索企业产业结构调整和升级的方向,打开发展空间,是摆在公司面前亟待解决的重要课题。”

该负责人告诉记者:“以前我们制革的产业链很短,现在我们准备延伸产业链,从单一生产普通鞋里革,向服装革、绒面革、沙发革、箱包革等高端产品发展,提升产品档次,提高利润空间。”

为此,该公司采取三大措施。一方面实行市场转移,开拓国内零售市场,实施“海宁中国皮革城”全国连锁品牌战略,实现皮革产业的纵深发展;另一方面,开发新产品,提升产品附加值,作为国家重点高新技术企业,他们已在逐步缩减档次低、耗能高、同质竞争激烈的低附加值产品,通过技术改造,将他们的技术、人才、资金优势集中到科技含量高、产品销路好的高附加值新产品上,这一块有比较理想的利润空间;第三方面,积极实施产业结构调整和优化升级,调整现有的制革生产结构,淘汰低附加值、低技术含量、污染较大的制革工艺线和低端产品,转向高附加值、高科技、环保型的皮革产品的研发和生产,在整体缩减制革业生产规模的同时,提高企业经济效益,由“做大”进一步发展到“做强”。

构建环保皮革皮件产业示范基地

而浙江三欧机械股份有限公司选择生产流程再造的方式来转变企业增长方式,达到流程升级。

如果不及时调整,任何一种经济发展模式都会因要素条件的改变,遭遇增长的极限。要打破这种宿命,只有坚持绿色发展。

该公司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过去我们遵循传统的生产模式,使得大量时间浪费在流程上,也增加了很多物流管理人员,同时造成大量积压和生产场地的浪费,也使现金流通畅度被削弱。去年5月份,在精益生产专业的咨询机构指导下,对工艺流程进行了梳理,动用了秒表,对从原材料入库到成品装箱出库过程中每一道工序、员工的每一个操作进行精确的耗时测量,最终按工艺流程的顺序建立了一条从第一道加工工序到成品包装样板线,实现了精益生产第一阶段要实现的内容:工艺流畅化和工序内打造品质。”

在水头皮革基地制革园内,8家制革企业正在马不停蹄地运作。紧邻这些制革企业的是和佳污水处理有限公司。在该公司总排污口可以看到,经过多道处理的污水清澈透明,闻起来没有异味。公司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制革过程产生的污水,经过两个排水口分流,让重污染铬的污水和普通污水分别流入不同管道进行处理,制革过程中的污水处理率都能达到100%。

流程升级后,这些举措给企业带来了显性的效果。比如,流程升级使该公司库存降低了72%,节省了流动资金近1600万元,腾出了近10000平方米的空地;同时人均生产效率提升了30%,节省出200台设备。

这样的水质,在水头制革企业蓬勃发展初期是很难看到的。资料显示,上个世纪,水头有数百家制革企业,大多是作坊式生产,生产的废水都是直排,水又脏又臭,给周围环境造成了严重污染。

“过去的每一次宏观调控期,浙江的民营企业都能挺过去。我想,这次一定也能挺过去的。”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的温州市经贸局副主任吴坚表示,外在的压力和打击是温州民企反思和重新选择出路的原动力,是走转型升级之路,还是另辟蹊径寻求新的出路,很多企业都在思考这个问题。在温州,大多数民营企业都会去思考。

污水处理是制革业实现可持续发展的生命线。为解决制革污水治理难题,从2013年开始,我县就对县内制革企业进行整合重组,对占地3000多亩的制革基地进行拆除,收购355只转鼓,将制革行业由鼎盛时期的1200多家,削减至8家,并进行标准化生产。水头某制革企业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氨氮是皮革废水中的主要污染物之一,在取消第一道工序后,从企业出水源头开始,污水中氨氮污染物浓度就已经削减60%至70%,再经过污水处理厂的处理,排放的污水基本达到了国家排放标准。如今,在水头皮革基地,已很少能闻到当初制革企业林立时避无可避的臭气,小河小溪虽未见清水潺潺,但也正在恢复本来面目。

政府插手

“皮革产业必须调整结构、转型升级,要树立敢破敢立的思想,勇于从危机中抓住机遇,在困境中浴火重生,科学决策,以变图强。”水头皮革基地管委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对于水头皮革业今后的发展来说,不走绿色发展道路,皮革企业就无法真正实现转型升级,制革污染也不能达到一级排量标准。

“显然,在多重压力之下,我们企业势单力薄,政府应该在各方面给予我们支持,包括财税政策、货币政策和相关产业转型升级政策。”包括朱张金在内的很多民企老板都这样呼吁。

如今,在政府的积极鼓动下,水头众多传统皮革企业纷纷开始走上绿色发展道路。一方面,对污染严重落后的工艺坚决淘汰,构建绿色、环保皮革产业示范基地;另一方面,延伸产业链条,大力发展皮革终端产品,增加产品附加值。目前,水头已有很多企业走产业链延伸道路,该镇皮带业、宠物用品、明胶业、服装皮业、带扣业等配套产业发展迅速,已成为制革皮件配套齐全的行业产业链。

“政府插手是必须的”,接受记者采访的浙江各级政府官员纷纷表示。

记者手记:

在杭州,民企经济产业的升级转型似乎没有停过,从最早的纺织业到近两年发展迅猛的电子制造业、旅游业,现在又把转型的重点瞄上了动漫产业。日前,杭州市采取“悬赏金牌”的形式鼓励企业进入资本市场融资,以此推动该市科技型企业的发展;在引导基金方面,杭州目前已经建立了5.6亿元的创业投资引导基金,还将成立50亿元的钱江产业基金,以支持当地创新企业发展。

以前,对于水头镇来说,制革产业在带来巨大经济效益的同时,确实也带来了巨大的污染包袱。制革污染导致鳌江水质基本丧失水体功能,黑水臭气让江南水乡成为污染重灾区。从2004年起,我县就全面推进制革业整治,直至去年出台铁腕政策,痛下决心从源头上彻底淘汰生皮制革生产,对占地3000多亩的水头皮革基地进行推倒拆除,对355只转鼓进行收购,制革企业则进行整合重组,企业数量从鼎盛时期的1200多家,组合成8家皮革企业,第一道生皮铬鞣工序被全部取消。

宁波、温州等地也先后出台政策,鼓励企业创新做强,其中宁波市发布《关于实施工业创业创新倍增计划的若干意见》称,今后五年,该市将做强做优装备制造、汽车及零部件等五大优势产业,做大做强新材料、新能源等五大新兴产业,培育50个特色优势产业基地,培育50家年销售收入超过50亿元的大企业大集团。

如今的“中国皮都”,支柱产业已由制革转变为皮件皮具、宠物用品两大产业。这两大产业原先只是制革业的衍生物,制革的成品皮生产皮件皮具,下脚料制造宠物用品。在制革业全面整顿之前,这两个产业整体规模、企业数量与制革业根本无法相提并论。全面整顿开始后,找不到新路子或舍不得离开的制革企业主,顺势进入了这两个产业,没想到却推动了这两大产业迅速发展。如今,水头的皮件和宠物用品等生产企业由数10家剧增至四五百家,这两大产业产值已超越高峰期的制革业,并随着企业产品的多元化和品牌化,前景更为看好。

为解决台州民营企业转型升级所缺资金问题,林仙云告诉记者,台州市有关部门正在制定和完善相关措施,以吸引各种资金进入台州民营企业,帮助企业完成转型和升级。

“对于那些高污染、高耗能、低产出的违法违章企业,政府要加强综合整治,逐步淘汰,并毫不留情地淘汰掉那些低产能和低附加值的产业,要大力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对于节能、环保、高效的新兴产业要从政策及信贷资金、土地资源等方面予以扶持鼓励。”周德文指出,政府角色和监管职能转变很重要。

外围专家支招

9月初,记者采访了刚从“浙江大学EMBA??当前宏观经济热点与民企出路高峰论坛”回来的清华大学梁小民教授。

“眼下正是浙江民企实行并购的大好时期,企业做强做大是一个永恒的话题。在许多行业里面,企业不做大,就不可能做强。”梁小民表示,“两年前在温州,我讲过浙江企业的问题,就是企业规模小。浙江经济要走过这一步,必须把企业做大。”

梁小民指出,浙江仍有企业老板一个人说了算,但老板的见解和能力是有限的,老板不是最英明的。要从个人决策走向董事会决策,有独立董事可以帮你减少决策中的失误。

日前,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巴曙松提出产业转型更需金融转型。他表示,在企业调整阶段,贷款这种融资形式显然是不合适的。从产业结构角度看,所谓产业转型,必然需要大量的新的企业的创立、新的技术的应用、大量资源的重组、大量企业的退出等等,在一个贷款融资占据主导地位的金融环境下,产业转型所需要的金融服务必然难以得到满足。例如,在经济转型时期,大量企业有并购整合的需求,需要推动并购重组基金、杠杆收购、垃圾债券等发展。

巴曙松称,在探讨这些压力的化解时,同样需要关注金融业的转型。没有一个多元化的、灵活的金融体系来满足产业转型中的金融服务的需求,促进技术的进步,那么,产业转型可能需要付出更为艰苦的努力,付出更大的代价。适度从紧的货币政策环境,更为灵活的汇率和利率体系,以及市场化的资源价格定价机制,都是企业转型所必需的金融政策环境。同时,在灵活的汇率和利率机制的形成中,也要给企业更多的管理汇率和利率风险的金融工具;随着中国城市化工业化的推进,中国已经日益成为全球重要的大宗商品的消费大国,但是,实物消费上的大国并不一定具备金融市场上的定价权,定价权的获得需要包括现货、远期、期货等多样化的金融市场交易体系作为金融的基础,显然中国在金融领域还需要强化。

推荐资讯:流行橱柜配件推荐 让厨房走在时尚前沿
厨房设计遗憾大曝光(组图)奥运期间最受欢迎的10道菜创意无极限厨房用品
为生活点点平添乐趣厨房七种武器纷纷现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