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靠运气更要具备迎接运气的实力,一张文化名片的由来

联系我们 1

北京望京桥畔的九朝会,环抱在酒厂国际艺术园、丽都商圈和798艺术区之间,是一家集戏曲、画廊、餐饮、家居于一体的中式会所,也是北京第…
北京望京桥畔的九朝会,环抱在酒厂国际艺术园、丽都商圈和798艺术区之间,是一家集戏曲、画廊、餐饮、家居于一体的中式会所,也是北京第一个私人昆曲戏楼。在这里,九朝会的主人、科宝·博洛尼家居有限公司董事长蔡明曾和于丹探讨昆曲,和叶锦添、方文山共同探讨“新东方主义”,还把日本艺术家村上隆和他的幼稚化元素请到九朝会的色空吧……二十几岁,蔡明曾在工人体育馆门前和人“插舞”的霹雳青年,现在,他是贩卖生活方式的设计“鬼才”和明星董事长。蔡明承认,自己的人生充斥着数不清的变数,而在自己的变数里,不变的是他的好奇心和创新本能。

蔡明,作为科宝·博洛尼家居装饰集团创始人,曾经在意大利看橱柜看到呕吐,如今对欧洲家具大牌如数家珍,对每季家居流行风尚的嗅觉异常灵敏,整个欧洲的家居产业链在他头脑中就是一张清晰的地图。在他的精心栽培下,博洛尼从单纯的橱柜企业,迅速变身为全面引领家居市场的生活方式品牌,并确立了行业的超高品牌定位。

小发明引发大理想:贩卖生活方式

被称为时尚的其实已然落伍

大学毕业,蔡明被分配到中国科学院研究所做高炉温度测控,他拿着每月140元的工资,对自己说:“蔡明,这140元钱不是你的未来。”

Q:你认为最时尚的居住方式是怎样的?

当时北京的“倒爷”赚钱最快,但从大学走出来的蔡明想靠智慧赚钱,于是,他想出了一套计划:做点小发明,申请个专利,然后规模化生产,做成大企业。

蔡:时尚的居住方式我觉得应该是“窄众”的,而且最好要挨着湖水,距离市区不要太远,外形可以是典型的loft工作室兼住宅,当然也可以不是,但必须具备那种很随意的状态。

一项抽油烟柜的发明,让他掘到人生第一桶金。从卖抽油烟柜到经营家居企业,蔡明按照自己的节奏,把他的家居企业科宝·博洛尼做成了推广生活方式的“另类”公司。

Q:奢侈品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我对产品是喜新厌旧的,我追求时尚的同时也在引领时尚。我们不卖产品,我们卖的是16种生活方式。生活方式是什么?是一种氛围,一种调调。”

蔡:我们一直在学习奢侈品的产生过程,自己也在尝试着成为奢侈品,要具备奢侈品的要素非常困难,因为它要有历史的传承,要有天才级大师,有足够的故事。这种欧洲奢侈品的创造方法我们是行不通的。我们只有把中国式的元素抽取出来,将文人士大夫的审美当代化,用现代设计语言来进行整体包装,打造真正上等的生活方式,这是我们“九朝会”要做的。

蔡明认为,单一产品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产品做得再漂亮也会被竞争对手复制。从产品本身到外观设计再到细节,做得再多,被完全复制也只是时间问题,那么如何避开竞争?蔡明的答案就是提供整体解决方案,其精髓是家居体验馆,而家居体验馆的根本就是生活方式。

Q:你心目中的时尚之都是哪里?

为了揣摩消费者的心理和需求,蔡明公司的团队和意大利团队每年召开由社会学家、时尚人士、导演、演员、杂志主编等在内的社会各方面成功人士的会议,以这种方式来了解东西方的时尚流行趋势,这也是科宝·博洛尼“16种生活方式”诞生的源头。

蔡:北京,它的时尚是深嵌在骨子里的,是文脉传承的优雅的时尚。

“我们以性别、性格等坐标对消费者不同的生活观进行划分。以女性为例,像美国电视剧《欲望都市》里的女律师,白天强势夜晚脆弱,我们把它定义为价值观不确定时弱势文化占上风,弱势文化就是情绪中多愁善感的那部分占上风,表现出的形式就是蕾丝、亮片一类。与此相反,像外企国际公司的女高管,白天坚强夜晚也很坚强;再有涉世不深的年轻女孩,刚刚进入社会,心态特别阳光,她们的生活方式是完全不一样的。”蔡明笑谈。

Q:你心目中什么样的人最时尚?

蔡明说,其实他并不是为了让消费者照搬这16种生活方式,而是帮助他们发现自己内心深处的真正喜好。“消费者一生最多只有几次装修经历,衣服不喜欢可以换,但家庭装修很难换,装修成本高、周期长,家居消费者更愿意在装修的过程中得到专业人士的指引,但由于消费者与设计师之间信息不对称,导致非专业的消费者常常被专业的设计师所牵引。”蔡明说,“中国家居文化的传承断裂了,中国消费者对于家居生活方式的理解大多来自好莱坞电影。中国人财富获得的速度,超过了家居审美提高的速度。所以我们的体验馆客观上起到一个教育和引领的作用。”

蔡:时尚梯队中的第一拨人肯定是处于遥遥领先的地位,他们最不想被人称为时尚,因为如果称其为时尚,就说明他已经落伍了。真正时尚的人必须从媚俗的潮流中跳脱出来。

“玩出来”的生意:营销小众文化

家居不可能是艺术

“我的工作在科宝·博洛尼,我的生活在九朝会,九朝会就是玩,变着花样地玩。”蔡明说。

Q:家居的艺术性你认为体现在哪里?

九朝会上下三层,一层是画廊,二层有“三重天”的昆曲戏楼、幽秘的炕座设计的拢翠茶苑、苏州园林式的景致餐厅、带有魏晋遗风风格的私人厨房、罕开分店的三联书店,三层则是看得见风景的戏楼包厢、仿牡丹亭的复古式Spa。

蔡:家居从来都不可能是艺术,因为艺术是远离大众、远离时尚的,它要能让人产生心灵的触动。家居是要具备美感,但美的东西并不都是艺术。艺术品具备家居性倒是可能的,比如把一些古董摆放在家里欣赏。

蔡明一直对古典文化有情结,尤为迷恋魏晋风骨。在考虑如何才能建立一个世界级的受人尊敬的品牌时,他想到意大利的Aleessi,日本的三宅一生……凡是值得尊敬的品牌,一定是要先建立自己的文化哲学。

Q:用不超过10个字概括一下你们品牌的精髓特点?

“九朝会就是这样一张文化名片,昆曲、画廊、书店、茶舍、餐厅……琴棋书画诗酒花,这就是中国文化的窗口。世界各地的人来北京不见得去看我的博洛尼,但大多数人对这个美丽的窗口感兴趣。”虽然蔡明闲暇时最爱泡的是天涯论坛煮酒论史版,每年也必会满世界飞着去看国际艺术双年展和各大时装周,可他丝毫不避讳自己到底是个“为了品牌建设的生意人”。

蔡:没有。我们从创立之初就没考虑过slogan,品牌的特点是要在日新月异的变化中体现的,我们的产品线又那么丰富,无法进行简单概括。事实上,奢侈品也都没有slogan,我们不断推出欧洲古典新怀旧、新奢华、极简主义、新中式风格,是非常多角度多层次的。

蔡明坦言,希望能把九朝会这张名片递出去后,得到的是长远的品牌生命。他认为,科宝·博洛尼的家居设计做得再好,也缺少一种文化自信,价值体系和评价体系都源于西方,而九朝会是他理想中有自己哲学的品牌。

Q:除了家居业,最想涉足的领域或已经涉足的领域是什么?

蔡明将昆曲这一十分小众的艺术搬进九朝会,源于一个偶然的机会,当时他和于丹在苏州的游园惊梦会所一起听了昆曲《牡丹亭》。于丹给他讲了10分钟,就是这短短10分钟,他突然“懂”昆曲了,“很奇妙,我当时就能欣赏昆曲的美了,我觉得这是一个偶然事件。”

蔡:三大时尚产业我都想涉足:时装、家居、城市窗口。我们的主题餐厅和Spa酒店——九朝会10月份就要开业了。

回北京后,他决定在九朝会建一个昆曲戏台,并把它变成九朝会的招牌。他的朋友给他泼了凉水,“蔡明,这年头要是做昆曲,一年得赔一辆法拉利。”蔡明想来想去,“不就是赔一辆法拉利吗?你们花400万元买一辆法拉利是爱好,我花400万元做昆曲,不也是爱好吗?”

做人要低调,做事要高调

他的九重天大戏楼仿照颐和园的德和园大戏楼建造,他吸纳当红名角自己组了个昆曲戏班子,被坊间评为“近代第一个私人戏班”,甚至他自己也拜师学艺,开始演练法海一角。不出所料,第一年,他真的赔了400万元。“大部分票都是送出去的,演出开始不到5分钟,底下的观众接电话、聊天,没等戏唱完人就走一半了。”后来他想了一个法子,把戏台取消,改成私人堂会的形式,演出5分钟,收费2000元。“没想到这样一改,反倒好了,点戏的人很多,演员待遇上去,积极性也高了。”蔡明说。

Q:如果有可能,你希望与历史上哪位名人见面?

年过不惑,事业慢慢做大了,但是蔡明发现,自己并不快乐,反而在寻找能让自己更快乐、更自由的方法。“我追求的是放下,别人做企业追求的是一个结果,我追求的是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地在放下,就是色即是空。”蔡明说。

蔡:宋徽宗,我想提醒他,宋朝的书法、绘画能够达到那么巅峰的状态,为什么不加强一下兵力,不能让金兵一口就把你吃了呀。

蔡明心中理想的生活状态是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寒寂、高古、淡薄归隐,是竹林七贤、陶渊明的生活状态。“尽管这些可能我达不到,但仍然向往。”他发现“色即是空”不光是自己需要的一种状态,也是他的员工需要的,于是他开始改变科宝·博洛尼的企业模式,“让每个员工不是为我干,而是为他们自己干,建立一种很好的分利机制,让他们当自己的老板,这样我才能轻松。反过来,很好的分利机制,让我的创业伙伴都能够很好地改善自己的生活。让我放下,放下就是色即是空。”蔡明说。

Q:如果让你必须放弃一样现在已经拥有的东西,你会选择放弃什么?

如今,蔡明把自己的全部精力从整体家居上抽离出来,全部投入九朝会的色空吧,他把世俗的春宫、麻将和雅致的禅宗结合在一起,把美国艺术家安迪·沃霍的波普主义和日本艺术家村上隆的幼稚化艺术结合在一起,打造一种西方人眼中的东方韵味、中国人眼中的未来感觉。

蔡:知名度。

Q:衣、食、住、行,你最注重哪个方面的享受?为了贪图该享受,做过的最奢侈的事情是什么?

蔡:食。衣服是穿给别人看的,行对男人来说是个符号,我信奉做人要低调,做事要高调,所以车也不要太过张扬。我很喜欢吃,现在为了开餐厅,每天几乎都要试菜,参考借鉴别人的食谱。

Q:旅游最喜欢去的地方是哪里?

蔡:丽江,那里有美景,背靠着雪山,有缠绕的清水;建筑小巧,人们之间容易产生亲密的感觉,充满人文气息。

钟爱风险可控的运动

Q:喜欢观看奥运比赛吗?这次奥运选择什么方式观看比赛?

蔡:喜欢,肯定会去现场。

Q:平时最擅长的运动是什么?

蔡:现在喜欢骑马、打高尔夫。上学时喜欢踢足球,是主力前锋。

Q:你喜欢冒险运动吗?参与过什么冒险运动?感觉如何?

蔡:不怎么参加冒险运动,不过骑马也有危险性,我喜欢可控风险的运动。

Q:如果让你设计奥运吉祥物,你会有什么创意?

蔡:用《功夫熊猫》里的五大高手。

Q:最近你们组织了什么与奥运有关的活动?

联系我们,蔡:从8月8日开始,只要登录新浪上我的个人博客,就可以参与
“抢沙发”活动,运动员在赛场上争夺金牌,我们在博客上抢总价值100万的博洛尼沙发,将线上与地面活动相结合,估计肯定会掀起不小的抢沙发热潮。

有实力 机遇自然会来

Q:石康的《奋斗2》将以你为原型塑造人物,主要是源自于你哪段经历?

蔡:北花园艺术区的创办过程。

Q:你认为年轻人最应该具备的品质或特点是什么?

蔡:好奇心。好奇心会激发创造力。

Q:你认为机遇在一个人的成功中占多大比例?

蔡:机遇非常重要,但有实力的话机遇自然会来。成功是靠运气,但你要具备迎接运气的实力。

Q:在你个人的成功道路上,你认为最不可或缺的是什么?

蔡:个人具备的实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