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乐视入主酷派一年,酷派老将遭清洗

法治周末报道,现在酷派老将基本被清洗,原酷派总裁李斌、副总载曹井升、副总裁许奕波等,都已经从酷派离职,加盟了另一家手机品牌ivvi
2016年4月,关于“乐视全资收购酷派,原华为荣耀总裁刘江峰加盟酷派出任CEO”的消息在业界流传,但是出任酷派总裁的李斌曾回应称管理层变化传言是无稽之谈,管理层没有接到任何董事会和两位主要股东变化。
2016年6月,酷派发布公告称,公司第一大股东DataDreamland与买方达成股权交易协议,DataDreamland将出售公司11%的股份,交易金额为10.47亿港元。买方即为酷派集团第二大股东乐视控股旗下子公司,该交易完成后,后者将持有公司28.90%的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
报道称,从2016年8月开始,乐视对酷派的人事安排已经逐渐浮出水面。8月5日,酷派发布公告,原酷派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郭德英已经辞去其在董事会职位,仅担任名誉董事长一职。与此同时,乐视创始人贾跃亭获任酷派董事会主席及提名委员会主席。
此时原来的酷派总裁李斌虽然还在总载岗位上,但实权已被大大削弱,从负责全面到只是主抓产品研发和供应链。贾跃亭从华为挖来的刘江峰担任酷派总裁,与李斌并肩而立,掌握着酷派的实际大权。
半年之后,酷派老将李斌等人另谋出路,加盟ivvi。据悉,目前ivvi高管基本上是酷派原帮人马,除了原酷派总裁李斌、副总裁曹井升、副总裁许奕波、万国强从酷派直接过去外,在乐视收购酷派前后,从酷派离职的其他高管高铜良、王德新等也加盟了ivvi。
ivvi脱胎于酷派,成立于2014年11月,其形象代言人为新生代影星赵丽颖。有分析人士认为,由于是酷派原帮人马打造,不排除ivvi将来成为酷派的一个劲敌,而且是“知己知彼”的对手。

电工电气网】讯

企业从来都是一朝天子一朝臣,只要大股东一换,旧臣老将被清洗将是迟早的事儿。

最近,记者从有关渠道获悉,酷派旧臣老将基本上被清洗一空:原酷派总裁李斌、副总载曹井升、副总裁许奕波等,都已经从酷派离职,加盟了另一家手机品牌ivvi,中文名依偎——一家脱胎于酷派的新手机品牌。

新闻中心,鉴于大股东变身,酷派旧臣老将被清洗,那是意料中的事儿,但没想来得这么快、这么彻底。从2015年6月,乐视入主酷派,成为第一大股东,创始人郭德英退居二线起,酷派旧臣老将就面临着这种局面。在乐视入主酷派后的一年左右时间里,为实现所谓平稳过渡,乐视表面上尊重了酷派原来的队伍和架构。

但从2016年8月开始,乐视对酷派伤筋动骨的人事安排就逐渐浮出水面:郭德英成为有名无实无权的荣誉董事长,贾跃亭成为实权在握的董事局主席,原来的酷派总裁李斌虽然还在总载岗位上,但实权已被大大削弱,从负责全面到只是主抓产品研发和供应链,并且贾跃亭从华为挖过来的刘江峰担任酷派总裁,与李斌并肩而立,掌握着酷派的实际大权。

这种安排,表面看起来是一团和气,实则显示东家易主之后的酷派已经是暗流汹涌。也使得酷派旧臣老将被削权和掣肘,处处被动,人心涣散。半年时间过后,酷派旧臣老将都在另谋出路,其中加盟ivvi,另起炉灶是一条重要的出路。

ivvi脱胎于酷派,成立于2014年11月,其形象代言人为新生代影星赵丽颖。或许,成立ivvi之初,郭德英就已经预料到旧臣老将有朝一日被清洗,得为他们安排一条后路。由于是酷派原帮人马打造,不排除ivvi将来成为酷派的一个劲敌,因为ivvi继承了太多来自酷派的资源和DNA,对酷派那是真正的“知己知彼”。

目前ivvi高管基本上是酷派原帮人马。除了原酷派总裁李斌、副总裁曹井升、副总裁许奕波、万国强从酷派直接过去外,在乐视收购酷派前后,从酷派离职的其他高管高铜良、王德新等,都已经合流到一起,加盟了ivvi,他们各司其职,干起了在酷派时最拿手的老本行。

乐视被酷派收购以后的一年多来,酷派业绩并没有明显好转,反而是陷入前所未有的亏损泥淖。从这种业绩表现可以看出,在酷派高管与乐视派过去的刘江峰之间,表面上看起来风平浪静,实际上碰撞剧烈可想而知。原酷派旧臣老将选择离开酷派,加盟ivvi,也是这种剧烈碰撞下的无可奈何的选择。

业内观察人士认为,对急于提升手机业绩的乐视而言,收购酷派,核心价值不止在于获得酷派的品牌、渠道、研发、生产能力,同时也包括这些年酷派沉淀下来的宝贵的人力资源,否则,就无法实现乐视和酷派在文化上的融合,发挥不出强强联手的力量。

所以,无论是乐视老板贾跃亭也好,还是酷派现在的总裁刘江峰也罢,都要把整合酷派原来的人力资源作为一门重要课题来研究。但从目前酷派高管离职潮来看,无论是贾跃亭也好,刘江峰也罢,或许都缺乏容人胸襟。或许贾跃亭和刘江峰有自己关于重塑酷派的新规划,酷派旧臣老将在,让他们感觉芒刺在背——这才是酷派旧臣老将去职的深层次根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