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CES上的中国脸孔,见了几年世面

新闻中心 1

1月7日,CES2017开展第二天,正如拉斯维加斯赌城阴冷的天气一样,今年的消费电子展看上去并没有往年火爆。
位于南边展馆的无人机区域,中国公司亿航一如既往地展出了去年的概念产品——无人直升飞机,但在这个展馆欣赏的观众并不算太多,要知道在去年,这家公司的展台被围得水泄不通,而这款产品也成为了当时最耀眼的明星。
在中心展馆,往年被誉为是“土豪”展商的长虹和海信等家电公司也相对低调。两年前,长虹在英特尔对面租了一个规模不相上下的展位,满眼的大红灯笼面向川流而过的观众。海信也在两年前花高价买下了CES主楼通往展馆的轻轨列车上的巨幅广告。然而在今年,中国公司并没有选择通过豪华展馆装修进行比拼,反而是许多公司开始通过技术创新真正吸引大众的眼球。
已经参展两年的深圳普宙无人机公司的相关负责人说,在无人机展馆,可以明显到今年CES开始降温,观众不再对概念性的产品产生很大的兴趣,大量去年参展的公司今年都没有到来。
去年颇受关注的深圳智能开关公司欧瑞博,依旧把展位设在了适合中小型公司的金沙馆,“今年来逛展的人少了很多。”这家公司的CEO王雄辉说。
万魔耳机公司的负责人谢冠宏认为,深圳去年的CES国内的厂商都在追“智能硬件”这个热词,一大批的智能硬件VR眼镜等等产品蜂拥而至,整个科技圈可以说是偏浮躁的。但今年的CES科技厂商都逐渐回归理性,一些传统的并且重研发的大品牌也都推出了非常好的升级产品。
今年CES展览上,索尼、LG公司通过电视屏幕的创新赢得了满堂彩,传统PC行业厂商雷蛇也通过设备的微创新让人眼前一亮。除此之外,在南边展馆还有大量已经成熟的消费电子开始真正面对消费者。
IEEE(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高级会员袁昱说,消费者最在意的是产品带来的体验,而不是技术本身。所以厂商一直在加速和完善产品设计的过程,以制造出能真正满足消费需求的产品。这也是今年概念性产品减少的原因。
中国军团依旧是CES展上的主力军。根据CES官方提供的数据,在这场四天的电子消费展中,参展商标记国家为中国的企业为1294家,占整体参展商高达32%。其中,有679家公司来自深圳,占中国参展商总数的52.47%。
在此之前,大大小小中国公司蜂拥到拉斯维加斯,并耗费重资装修展台,试图吸引人的关注,而在今年,这种做法似乎并不奏效,如今还在展馆的厂商,也开始有了不一样的诉求。
很大一部分厂商想要展现技术上的创新,可以预见的是,许多具备一定技术创新力的中国公司开始从CES的幕后走向舞台,它们在跟国外公司的比拼中已经不会处于绝对的下风。
中国人工智能公司臻迪在CES上发布了首款生活方式类水下机器人,这款机器不但能水下拍摄之外,还能进行可视化钓鱼。这是一款为户外爱好者、电影制作人、极客以及普通小白用户设计的玩具及工具。这款产品也是CES中排名前十的产品,包括CNN和UStoday都在报道。
“我们有蛮多的创新想法想跟消费者说,”臻迪中国区总经理张威对界面新闻记者说,为此臻迪从去年的参观者,到今年直接搭建了一个500多尺的展台。
袁昱说,与去年相比,今年VR技术可说是占领了整个CES大会。因为不仅有很多VR开发商在VR展区中展示新品,更有很多其它技术厂商应用了VR这项技术。
深圳VR公司Insta360在美国发布了一款8K的全景摄像头,并在CES的南边的VR展馆摆了一个硕大的区域。这家公司相关负责人说,目前VR专业影视制作,由于价格高昂,造成了主要门槛之一。这是其此次参加CES的主要目的,这款产品能够在技术上大幅降低VR专业影像的制作门槛。
万魔耳机公司CEO谢冠红说,在CES上很多媒体对我们表示不解,我们的产品是发烧等级的耳机,但只卖这样低廉的价格,会场相同等级的至少五倍以上,从包装到作工,无处不惊奇。万魔耳机在美国市场的销售额已经超过700万美元,这个成绩已经逼近一线耳机公司。
在无人机展馆中,此前还有大量的公司在此争艳夺丽,然后在今年,风头基本已经被几家相对成熟的中国公司所抢占,包括大疆、零度智控等等,而此前颇有竞争力的法国公司Parrot、美国公司3DR都鲜有被人提及。
零度相关人负责人说,无人机技术壁垒高,去年虽然出现了许多亮眼的概念性产品,但真正要生存还需要平衡供应链的关系,在核心零部件比如芯片等方面要有有优势,零度无人机已经在中国市场占据了20%左右的份额,紧随巨头大疆创新,北美所有主流渠道都开始售卖零度的产品。
除了展示技术创新,还有一部分中国商家来到CES是为了跟客户交流。
深圳平板方案公司亿道数码参加CES超过五年的时间,今年也是第一次在主展馆设立展位。亿道数码是一家平板制造的方案公司,2016年给英特尔创造了3000万每月的营收,如今美国客户占了该公司90%左右,包括美国沃尔玛、Bestbuy都是亿道数码的主要客户。
“我们还是感觉到没有摆展的必要,这对于我们维系客户没有带来任何的帮助,不如直接找个会议室见面比较好。”亿道数码负责人马保军说。

新闻中心 1

刘晖已经第8次飞抵美国拉斯维加斯CES观展,可他还是迫不及待要第一时间冲进展厅。

想让这个清华大学毕业的理工男兴奋起来,赌场、真人Show、购物中心等拉斯维加斯的独特景致,都不比在2016年伊始,亲睹国际前沿科技流行趋势。

2016年6-9日举行的CES(国际消费电子展)上,有来自150个国家和地区的超过3600名参展商,超过150000专业观众,超过6000位全球记者前来,净展览面积21.4万平方米。

刘晖和其他国内赶来的参展者、观展者们都有同样的感觉,年复一年的科技盛宴在今年“中国味”特别浓——CES的4119家参展商中,共有1300家中国厂商,其中652家来自深圳。

不过他们同时还有另一补充表达:除了无人机等少数领域,国内企业在数量的超高占比和靠科技创新引发的惊呼声还不成正比。

小标:发布新品:大厂商的“规定动作”

和前7次来CES所持的记者身份不同,这一次,刘晖到拉斯维加斯的目的不是做报道,而是代表京东智能团队,主持一场和全球领先的音响产品制造商哈曼的发布活动。他现在是京东智能的公关负责人。

刘晖从2003年就开始参加,见证了近年来CES的渐次变迁。“夏普、东芝、惠普等老牌厂商已经离开CES舞台,以前微软所在的展位现在被长虹占据了。”刘晖感慨。TCL、长虹、海信等家电企业的电视屏幕上,全天滚动播放着绚丽、动感的高清图像,强留观展者驻足欣赏。

与此同时,并不拥有实际展位却选择于CES期间,在官方场馆周围租下酒店房间召开发布会的中国企业也越来越多。京东就是其中之一。

刘晖说,其实对于智能手机厂商,CES不是发布新品的第一阵地,德国汉诺威电子展、巴塞罗那通讯展才是他们新品发布的首选平台。此次华为于CES推出了国际版Mate8和金色版Nexus
6P;2015年11月,其已在上海召开过Mate 8发布会。

乐视集团是首次参与CES,来了100多号人马,旗下TV、超级汽车、体育、车联网等业务产品均有亮相。和法拉第合作的超级汽车FF
Zero1引发了国际媒体连篇累牍的报道,但那更多是一款概念车,走入现实中还未可知。“没有哪家车企会提前公布产品开发进展的,我们也一样。”乐视超级汽车联合创始人丁磊对记者表示。

对于原本不缺声名的老牌巨头而言,在CES占位和亮相已成某种规定动作。期间,各家高管都会亲临,借机相聚于此进行深度交流。联想移动业务集团总裁陈旭东对记者表示,1月7日,和高通、谷歌的高管召开会议,谈到了下一步的合作计划。

小标:无人机厂商掀起“中国风”

7日上午,当记者来到亿航展位的时候,创始人熊逸放正在CNN镜头前做介绍。在完成后,他赶紧下来嚼了几口饼干,又被拉去一处接受国外媒体专访。期间,熊逸放和记者匆匆握了下手,过了很久也没再回来。

前一天,1月6日,亿航科技刚发布了一款载人无人机,当日投资人徐小平亲自站台,展位周围变得水泄不通。

亿航通过发布载人无人机,向全世界讲述了创始人“完成最初梦想”的故事,也跳出一家与大疆同台竞争的飞行器厂商,突然改变了外界的看法——创始人胡华智很早渴望改变人类出行方式,前期作为雏形和技术演练开发出多款飞行器,来养活创业团队,以谋求未来。

这架飞机还没有真正试飞,预计将会在国内进行。从吸引关注的角度,这次发布应该达到亿航的期待了。即便旁边就是超级明星Oculus(知名虚拟现实厂商),也没有被夺去任何光辉。

CES设立的无人机展区基本被中国公司包场,馆内充斥着螺旋桨发出的呜呜声,直走下来会感觉到凉风一阵一阵。每家无人机开发者都试图从不同角度阐释,相较大疆是如何不同。

新闻中心,大疆目前在全球消费级无人机市场的份额达到70%,曾经在参展亮相CES后,获得《经济学人》、《时代周刊》、《纽约时报》等国际知名媒体关注,进而声名鹊起。海外销售占比高于国内。

VR(虚拟现实)和无人机放在同一场馆,每天9点开馆时间一到,堵在门口摩拳擦掌的人群如同听到发令枪响,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朝统一方向冲向Oculus,却发现位子已被提前入场的展商排满。

在该场馆内展示VR的中国厂商屈指可数,蚁视是其中一家,展区周围比较冷清。CEO覃政告诉记者,这是因为今年带来的第二代技术,头盔产品还无法提供体验。“去年我们设了体验区,也是非常热闹。”他记得去年这边展出的VR厂商只有5、6家,今年达到近20家。

小标:创新热情点燃金沙馆

刘晖还亲自见证了Sands金沙馆的崛起。

Sands需要从LVCC(拉斯维加斯会展中心)驱车前往,记者曾在交通高峰期走这段路,拥堵不下40分钟。而本来地处偏僻的西区展馆,却成为近年来CES的大热门,不仅媒体扛着长枪短炮前往,投资人、知名企业高管也会去寻找灵感。

“之前冷冷清清,伴随着初创企业进驻变得越来越火热。现在看,反而是这里面比较有趣。”刘晖说,今天展在主馆的那些成熟、酷炫的产品,其实很多都是在Sands完成了处子秀。

“国内土豪企业直接去订主馆了,他们根本不知道还有这里呢。Sands的G区(地下一层)专为诞生三年以内的start-up(创业者)开辟。”uSens凌感科技的孙琳笑嘻嘻地说。

她告诉记者,G区租金相对实惠,2000多块美元,折合
1万多点人民币。uSens是由在美留学工作的中国团队创立,开发一款AR与VR相融合的产品。

与uSens相隔一条过道,也是一个中国留学生的创业项目,创始人bicheng
han还在哈佛念博士。他向记者展示了意念控制技术,即如何利用自己的脑电波来开关灯泡。这款呈现出了好莱坞科幻大片效果的产品,目前已经接到了来自微软、英特尔等公司的合作意向。

“搜狗的王小川在关注我们的项目。”bicheng
han边说边指给记者看,果然,朝他所指的方向望去,搜狗CEO王小川肩挎一个粗糙的帆布袋,两眼放光穿梭在展台间。他旁边是来自猎豹移动的高管。

几天里,记者逛展厅过程中还注意到徐小平、王强、傅盛、张泉灵等投资人的身影。创新工场有9个投资的项目在此参展,连同硅谷办公室负责人一道相聚,真格基金、极客公园等机构也都在每天展览结束后安排了Party。

不过在备受瞩目G区,中国本土公司并不多。

小标:遭“遗忘”的westgate

掌上心电联合创始人宋银峰向记者感叹:第一回来CES没有经验,展位设在westgate是个错误。“这里大都是些手环、电缆线、手机壳、移动电源、转换插头的制造商,来简单寻求贸易。”他参展的是一款测试心率的移动医疗产品,主要来这里展示技术。

“明年我会有关于睡眠健康的新项目,带到CES给大家体验。可能不租展位了,LVCC附近搞一个发布活动就行,媒体和观众都在那边啊。”他表示,挑战人感官的消费电子太吸引眼球了,技术企业过来比较吃亏。

westgate布置相比主馆逊色许多:一个挨一个简陋的格子间,9平方米,只能放下一张桌子、两三把椅子,堆放部分展品和宣传册。这里聚集着数百中国展商,用普通话完全可以自由交流。

虽然westgate距离LVCC不遥远,站在主馆门口一抬头就能看到巨大的LOGO,观展的人们却情愿在主馆排起堪比迪斯尼的长队,等候两三小时,反而很少移步问津这里。记者过来几次发现,媒体基本不会关注到这边,多是展商间交流,时不时国内外经销商会走过来了解一下,交换联系方式。

在CES所有展厅内均不允许交易,有些厂商对产品价格讳莫如深。官方发布的传单上写着,“CES政策绝对禁止市面零售”,并表示,管理部门会到场馆视察,一旦发现即关闭展位。

“westgate展出的有些产品在参数上与主馆同类尖端产品相差百倍,差距摆在那里。”宋银峰说,但还是会有国内外贸易企业来这边接洽,连接较为低端的市场。“他们纯粹是来卖东西的。”

小标:超600深圳厂商进击CES

贾思源、郑冬平二人在深圳合伙开了一家设计公司,他俩从业多年,见证了智能硬件市场的发展壮大。这次以专业观众的身份来学习和接触新老客户。“深圳来的真多,一刷朋友圈,发现好多人都在CES。”

“现在但凡有自己品牌的,包括软硬件公司、电商、垂直门户网站,都想要做硬件产品,肯定要联系深圳这边的工厂。深圳代工厂分散众多,只是不知名而已。”贾思源表示,近年来有一种趋势,这些“替人做嫁衣”的深圳小企业越来越渴望建立自己的品牌。

CES无疑是树立品牌的最好平台。官方数字显示,CES今年4119家参展商中,共有1300家中国厂商,其中652家来自深圳,占比50%。

“深圳硬件圈子有个共识,在CES的全球性、广泛曝光必不可少。这里对于贸易企业接单不是很合适,去广交会、高交会、香港展会接单才比较好。”小西科技创始人黄金龙说,来CES为了看看新产品、新方向、新技术,接触高水平的意向客户。

“能拿到一两个奖项最好,曝光后以此背书去做营销推广或者融资。”黄金龙正进行个人10年内的第四度创业——专为儿童设计的智能机器人。

来自深圳的sleepace享睡在去年推出的非穿戴式睡眠监测器获得了“2015 CES Last
gadget
standing”,该奖项只颁给10个产品;今年其新产品是一款利用红光帮助人体释放褪黑素,改善睡眠的床头灯,也获得了“2016
CES Innovation
Awards”。国际媒体似乎对他们的新品很感兴趣,几位负责人里里外外应接不暇。

获得sleepace的曝光度当然十分理想,对于那些千里迢迢赶来却和观众、媒体互动稀少的展商,黄金龙认为,“来这一趟很不值得。”

“westgate最普通的格子间展位,4万块租金,参展人员的机票、酒店成本平均要两万。CES期间,平时几十块美元的酒店都涨价到几百美元。位置较好的展区更是抢不到,提前一年也未必订上,主办方有严格的积分考核。”他说。

宋银峰感慨,在CES一圈转下来,大多数深圳企业还是在低端制造领域同质化竞争,和整个CES基调不相称。“仿佛是一个大的生产车间。”

小标:迫切站上国际化跳板

贾思源背着一款深圳本地企业Lepow乐泡新推出的智能背包,能通过模块接打电话、听音乐。他推荐记者过去展位看一看。“Lepow希望摆脱移动电源红海竞争,这款主打海外。”

Lepow生产过移动电源、蓝牙音箱、多口适配器等。他们的移动电源设计感十足,冲出多个爆款,国内已经颇有知名度。上面说的智能背包主要面向国际市场,目标用户是商务人士。

“2001年起步时移动电源还是一个蓝海,现在市场饱和,竞争很难,没有什么利润空间。可以做设计改良,但基本功能就是充电,不可能特别大的突破。”Lepow展区负责人肖媛表示,公司因此考虑向海外推出高端新品。这是他们来到CES的原因之一。

亿航也有类似“迫不得已”的国际化考量,他们的那款载人无人机新品在包括中国在内管制严格的国家难有商业化进展,打算率先开辟美国、欧洲、新西兰等市场,来CES打响第一炮。

将国际化当作CES此行目的之一的小展商还有许多:北京行云时空展出一款应用于医疗、培训领域的
3D智能眼镜,在开发美国市场。深圳格兰莫尔生产了一款监测睡眠的智能硬件,也想销往国外,因其对健康的理解和消费观更先进。

陈旭东对记者表示,“在IOT这个领域,确实不管从研发还是从用户基础来看,在发达国家做是最理想的。因为这个市场愿意接受创新的东西,愿意付这个价钱。其实美国人口并不是最多,但是创新产品的市场是最大的。”

他表示,联想会在2016年去突破利润率较高的成熟市场,包括西欧的主要国家和北美。“不论集团是否需求,基于自我生长的需要乐视云也要布局海外。”乐视云CEO吴亚洲称,有意全球推广乐视倡导的闭环体验和商业模式,目前团队已经落地印度、美国,欧洲在计划之中。

大块头们谈起国际化有些轻描淡写,对拥有同样梦想,却前景难卜的创业公司,这一步更为生死攸关。而在拉斯维加斯异国土地上,作为下一个大疆受到闪光灯洗礼的画面,或许已在他们脑海中无数次闪回。

尾声

对于已经成功或接近成功的企业、投资人、创业者,在CES每晚都有参加不完的Party和要见面的熟人,但大多国内展商还是要独自解决晚饭问题。

一个westgate
里的国内参展人员告诉记者,胃里实在受不了汉堡、热狗,坐两个小时车去吃一顿川菜。还有展商表示,自己不认识路语言又不通,都是寒风里等候穿梭巴士。

CES展出前后,赶上拉斯维加斯天气阴沉多雨,风吹在身上寒森森的。他们在穿梭巴士的长队里哆嗦。“住得远,不会坐车,每天都是步行一个多小时回酒店。”某展商说,其实有班车坐算不错了。

不过这些都没有被展示出来,他们会做的是:第二天翻看会刊,上网浏览国际媒体报道,将关于自家的产品介绍部分拍摄下来,通过社交媒体向未能亲临现场的人们宣布:看,我们在CES获得了认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