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家用电器力网,家用电器集团和

曾与小米合作关系良好的美的集团近日在AWE上与小米生态链企业云米产生了专利纠纷,乐视曾与国产第一大电视品牌TCL牵手如今乐视结局如此,从这些情况来看传统家电企业与互联网企业的合作似乎结果都不太好。
媒体报道在AWE(中国家电及消费电子博览会)2018展会现场,小米生态链企业云米科技旗下的云米洗碗机被美的现场“踢馆”,该款产品被指涉嫌侵犯美的专利权遭遇现场调查。
传统家电企业与互联网企业牵手难有好结果
互联网企业的优势在于善于互联网营销,可以帮助传统家电企业迅速扩大线上渠道,提升品牌影响力,这成为传统家电企业与互联网企业牵手的契机,在当时看来这似乎对双方都有好处。
小米与美的合作,可以帮助美的迅速扩张线上市场,小米因此可以获得更丰富的数据和用户;乐视与TCL的合作除了这些因素之外,乐视还希望借此获得TCL旗下的华星光电在面板资源上的支持,当时乐视正跻身国产电视四强之列,其对面板有很强的需求,而全球电视面板出现供应紧张。
很显然传统家电品牌企业与ODM企业不同,它们并不希望自己的命运被互联网企业所掌控,ODM企业的净利润率实在太低,全球最大的代工厂富士康的净利润率不到4%而且它正在发展自己的品牌业务希望提升利润率;同样的对于互联网企业来说它们本来是希望利用传统家电企业所拥有的丰富资源,而不是成为配角,这就导致了双方难以深入合作。
与美的合作的小米更是投资了近九十家初创企业,在家电与空调等领域与美的形成竞争关系,而小米去年推出的第二款空调并非由美的代工而是改由长虹代工,其希望在这些行业都如手机业务一样取得优异的成绩,这导致双方的合作关系变淡甚至出现分裂。
有趣的是,国内最大电商企业阿里巴巴与最大家电连锁企业苏宁曾达成紧密合作关系,2015年苏宁以140亿认购认购2780万股的阿里巴巴新发行股份,持有阿里巴巴1.09%的股权;而阿里则以约283亿认购苏宁的非公开发行股份获得后者19.99%的股权,成为苏宁的第二大股东。然而近期苏宁抛售了其持有的阿里巴巴股份的约五分之一,并表示它对阿里的影响力太小了,这显示出双方的关系微妙,这也显示出传统家电零售企业与电商企业之间存在的分歧。
家电企业独立发展互联网业务
在家电企业与互联网企业的合作出现分歧的时候,它们开始积极进军互联网市场。美的空调在线上空调市场的份额已位于第三位,其也开始积极进军智能家居市场,希望将自己的小家电、空调、冰洗等产品整合,形成自己的数据链,而不是由小米提供互联网服务。
与乐视合作的TCL独立发展了自己的内容平台而不是采用乐视的内容平台,此外还有创维等传统电视企业建立自己的内容平台,很显然这些拥有强势地位的家电品牌企业都积极发展自己的互联网业务而不希望被互联网企业所掌控。
家电企业发展互联网业务是因为它们在家电行业拥有更厚实的积累,互联网业务缺乏门槛;相比之下互联网企业进入传统行业却需跨越某些门槛,如乐视发展电视业务缺乏面板的支持,最近多个家电企业以专利阻击竞争对手体现出它们正以专利建立行业门槛防止互联网企业迅速侵蚀它们的市场份额。
互联网企业能获得迅速发展与机构对它们的支持有很大关系,小米从创立到2014年三季度取得国产第一和全球第三大手机品牌的名号离不开投资机构的支持,其几乎每年都进行融资;在乐视出现资金问题之后,投资机构对互联网企业的投资开始变得谨慎;乐视电视在电视行业的迅速衰颓又给予了传统家电企业以信心,让它们坚定了独立发展互联网业务决心。
未来互联网企业要与传统行业竞争将更为艰难,双方合作的机会将会更微;当然从目前来看传统家电企业要发展自己的互联网业务也并不容易,从目前来成功做好互联网业务的家电企业鲜有见到成功的例子。

上半年家电市场被形容为“黑惨、空弱、厨卫震荡”(
彩电惨淡、空调疲软、厨卫电器波动),不过,这并没有阻止华为、小米等跨界者加紧对智慧家庭布局的步伐。更有趣的是,家电企业与“跨界者”正在形成新的竞合关系。

7月26日,华为宣布,荣耀、华为品牌将于8月、9月正式推出智慧屏,背后有自研的鸿鹄智慧显示芯片支撑。华为Hi-Link系统已有5000多万用户,连接着100多个品类的产品。而小米早已跨入家电市场。今年618电商大促,小米电视销量在京东、苏宁夺冠,6月销量杀入全国前三名。小米今年还进入了空调领域,上半年跃至线上第七名,还是扫地机器人前三名。

刚刚公布的2019财富世界500强榜单中,空调老大格力电器首次上榜,美的、格力、海尔三大白电巨头齐聚,而2010年才创立的小米也首次进入了榜单,成为最快上榜的中国科技企业。

面对凶猛的“跨界者”,家电企业如何修筑“护城河”?其实,在人工智能的新赛季,守是守不住的,唯有以攻为守。彩电企业也对华为跨界纷纷表示“欢迎”,认为这有利于吸引年轻人重回客厅。

它们“迎战”,一方面是加快完善智能产品矩阵。像创维今年3月已抢先发布AIoT大屏;美的去年底及今年初,相继推出COLMO、BUGU两个子品牌,分别打造整套的高端人工智能家电,以及面向年轻时尚人群的智能电器。另一方面是加快开放合作,构建AIoT生态圈。海尔的U+大脑、家庭物联网IoT模块,为自家和合作伙伴的智能产品提供支持。美的去年新成立的IoT公司的总经理佘尚锋近日透露,美的自主研发的IoT智能芯片模组,已对外赋能,比如公牛智能插座,而美的APP平台已有数千万用户。

值得关注的是,家电企业与“跨界者”正在形成新的竞合关系。今年5G在国内试商用,智慧家庭的前景日益清晰。各大家电企业也加快打破原来的壁垒,促进不同品牌智能电器的互联互通。像美的与创维已相互开放,创维的智能电视可以控制美的的智能家电,美居APP也可以控制创维智能电视。华为、OPPO、vivo的手机也可以控制美的的智能家电。

产品之外,还有资本层面的合作。比如,美的集团与小米集团相互参股。

不过,为什么美的与小米已相互参股了,美的的智能家电不率先向小米智能手机开放呢?可见,合作是有条件的合作,开放也是在不侵犯根本利益前提下的开放。有意思的是,美的与小米不是没有在产品层面合作过,双方几年前曾合作推出“美米”空调,但表现不如预期。如今,小米空调的代工方也不是美的,而是TCL和长虹。毕竟小米已进入了美的空调、电饭煲、净水器、洗衣机等主场。

皇家赌场娱乐网址,小米战略投资美的,美的又战略投资小米,也可以视作它们俩相互
“偷师”的一种形式。小米借鉴了美的家电生产、供应链管理的诀窍,而美的也学习了小米的互联网玩法。世界上从来没有救世主,最终在赛场上比拼,还是靠自身的真功夫。

TCL为了加快智能化的转型,几年前也曾引入乐视作为TCL电子的战略投资者。后来,乐视因资金链风波而自身难保。TCL借鉴乐视的经验,自己成立了子公司雷鸟,发展智能电视的运营业务。虽然经历波折,运营智能电视的套路越来越熟练。

这次华为做“智慧屏”,也离不开家电企业的支持,否则就成不了智慧家庭控制中心。华为Hi-Link系统的合作伙伴涵盖了海尔、美的等主流的家电企业,华为的电视面板亦由TCL华星光电等支持。当然,华为也向TCL、创维、海信、长虹、康佳、夏普等彩电企业提供4K、8K电视显示芯片。

目前,智能家电在整个家电市场中的渗透率还不到10%,远不如五年前预期的那么乐观。未来,人工智能、物联网时代,用户享受智慧家庭自动提供的良好服务,需要不同智能电器之间的“协奏”。所以,需要“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华为、小米跨界并不可怕,可怕的打不破内心的“天花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