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二〇一八年钢铁公司重新组合或将再次展开,前卫家用电器力网

2018年3月5日,政府工作报告明确了2018年钢铁、煤炭联系我们,去产能目标:再压减钢铁产能3000万吨,退出煤炭产能1.5亿吨左右;今年将继续破除无效供给,坚持用市场化法制化手段,严格执行环保、质量、安全等法规标准,化解过剩产能、淘汰落后产能。
根据国家相关部门公布的数据,2016年钢铁行业完成去产能6500万吨,2017年完成钢铁行业去产能超过5000万吨,2017年上半年全国还去除了1.4亿吨“地条钢”产能。
而在煤炭方面,2016年煤炭行业完成去产能超过2.5亿吨,2017年完成去产能1.5亿吨以上。
与此同时,“严重过剩的钢铁、煤炭产能不仅会造成资源浪费,影响我国经济结构转型,也会造成环境污染,不利于绿色可持续发展”,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告诉新京报记者,随着我国进入经济新常态,未来企业发展要更重“品质”和“质量”,去产能正是让企业从生产结构上转型、提质的必经之路。
1过去两年去产能效果如何? 多数煤、钢上市企业利润增30%以上
1月26日,国家统计局对外发布2017年工业企业经营情况。
国家统计局方面介绍,2017年,我国去产能取得了积极进展,钢铁、煤炭去产能改善了供给质量,提高了产品价格,企业效益大幅回升。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利润比上年增长1.8倍,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增长2.9倍。
新京报记者根据同花顺数据统计,截至去年前三季度,32家钢铁上市公司中27家净利润同比增幅在30%以上。上市煤炭企业33家中,净利润同比增幅在60%以上的有29家。
根据工信部在一篇文中提到的数据,2017年,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统计的重点大中型企业累计实现销售收入3.69万亿元,同比增长34.1%,实现利润1773亿元,同比增长613.6%。
此外,2017年我国工业企业杠杆率也有所下降。2017年末,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为55.5%,比上年降低0.6个百分点。其中,国有控股企业资产负债率为60.4%,比上年降低0.9个百分点。
“随着我国钢铁、煤炭去产能的推进,企业可以把资金、人才等资源更多地放在研发先进产能上,企业效益有了上升空间,市场也为新鲜血液流动腾出了更多空间,”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执行院长李锦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我国已经进入去产能的红利期,去产能对于钢铁、煤炭企业效益提升的效果较为明显,
而从利润的角度来看,李锦表示,去产能间接影响了我国劣质煤炭、钢铁的产量,导致部分煤炭库存出现空缺,在用煤、用钢高峰期会出现供不应求的态势,价格由此飙升,而拥有优质煤炭、钢铁库存的企业也由此获益。
2未来去产能难点在哪里? 工信部称要防过剩产能复产
2017年钢材价格大幅上涨。去年12月底,中国钢材价格指数为121.8点,比年初上升22.3点,涨幅22.4%,其中长材价格指数由年初97.6点升至129.0点,涨幅32.2%;板材价格指数由年初104.6点升至117.4点,涨幅12.2%。细分品种中,国内螺纹钢价格年初为3268元/吨,最高涨至5000元/吨以上。
价格上涨增加了去产能的难度。
工信部原材料工业司近期所发布的文章显示,2017年,“地条钢”产能在重拳打击下得以全面取缔,但随着钢材价格大幅上涨,“地条钢”死灰复燃的可能性增加。“近期,黑龙江、吉林等省已发生几起‘地条钢’死灰复燃案例”。
多位业内人士也对记者透露,由于钢铁、煤炭价格上涨,去产能情绪开始出现“松弛”,部分企业家满足于现状,不愿意再做过多的去产能动作。
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执行院长李锦还表示,也有的企业开始“钻空子”,在上级检查时将产能去除,检查风头过后产能再次死灰复燃。
工信部原材料工业司在其文中称,要继续将处置“僵尸企业”作为重要抓手,科学确定全年目标任务,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原则,严禁新增产能,防范“地条钢”死灰复燃和已化解的过剩产能复产。
“其实从整体改革环境来说,现在的环境已经比以前好了许多”,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以前有些企业做产能置换,去除落后产能后再换上等量的先进产能,但企业经济条件不够,改革也进行得比较困难。现在煤价、钢价上涨,企业有了经济条件,改革的困难主要还是在企业改革意愿和员工安置等方面。
“虽然现在钢铁、煤炭企业的利润有所回升,但企业的眼光应该放得更长远”,韩晓平表示,有些企业只看到眼前能够赚取的利润,却没有看到特种钢材、高新技术能源企业所拥有的长远前景。
在韩晓平看来,在去除钢铁、煤炭过剩产能后,我国之所以只是将钢价煤价保持在合理区间,没有过分打压,正是为了给企业转型留出足够的资金。如果企业只满足于眼前的利益,而不思考未来转型之路,最终还是会被市场淘汰。
3如何继续去产能? 煤炭、钢铁行业或迎重组潮
去产能如今已经走过了不少年头。在李锦看来,去产能进行到现在,留下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这些“硬骨头”要如何“啃”下来,就成为了各界关注的焦点。
未来改革的思路在既有文件中已经可以觅得踪迹。2018年1月5日,国家发改委等多部委印发《关于进一步推进煤炭企业兼并重组转型升级的意见》,国家发改委政策研究室主任兼新闻发言人严鹏程在介绍这一文件时表示,随着去产能工作的推进,全国煤矿数量已从2015年的1.08万处减少到2017年的7000处左右,未来,煤炭产业集中度将进一步提高,煤炭企业兼并重组的实施,将进一步提高产业集中度,煤炭企业平均规模将明显扩大,中低水平煤矿数量明显减少。
李锦分析称,未来煤炭、钢铁行业或迎来重组潮。
此外,上下游产业融合度或将进一步提升。我国明确支持有条件的煤炭企业之间实施兼并重组,支持发展煤电联营,支持煤炭与煤化工企业兼并重组,支持煤炭与其他关联产业企业兼并重组。
除了行政手段之外,市场化手段也将被运用起来。
3月5日,《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要坚持用市场化法治化手段,严格执行环保、质量、安全等法规标准,化解过剩产能、淘汰落后产能。
工信部在文章中称,从长远看,环保政策的不断升级将倒逼钢铁企业实施环保技改,有利于钢铁行业可持续发展。
韩晓平则建议称,未来我国应开始征收碳税,并为煤炭企业下发绿色配额,运用市场化手段助推去产能。
据了解,碳税是指针对二氧化碳排放所征收的税种,通常开征目的是希望通过削减二氧化碳排放来减缓全球变暖,具体征收方式为针对燃煤和石油下游的汽油等,按其碳含量的比例征税。

在去年获得优异表现后,2018年,钢铁行业的去产能目标又有了新的提升。工业和信息化部原材料工业司近日发文强调,2018年要继续坚定不移抓好钢铁去产能工作,力争提前完成“十三五”去产能的上限目标,严禁以任何理由新增钢铁产能。

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钢铁行业实现完全去产能1.15亿吨,已经超过了钢铁五年去产能1亿吨的底线,距离“十三五”1.5亿吨的上限目标,还剩几千万吨的规模。

而对于2018年钢铁行业去产能,发改委产业协调司巡视员夏农曾表示,今年钢铁行业重点将科学确定目标任务,严禁新增产能,防止边减边增,防范地条钢死灰复燃,坚持化解落后产能,依法依规退出不符合规定的企业,并采取“负面清单”式不定期督查。在清缴地条钢方面,部级联席会议将进一步明确省级负总责的责任制度,建立长期举报机制,进一步研究违规惩罚措施。

“低效产能”或成焦点

“在严禁新增产能等一系列措施的同时,今年钢铁行业去产能有可能会落在化解‘低效产能’上。由于近两年去产能的力度加大,之前一些过剩的产能已经被淘汰掉,在这个基础上想要继续进行去产能的话,很不容易,所以,一些‘低效产能’可能要在今年成为重点的目标。”昨日,有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而这一点也在工信部发布的消息中得到认证。在工信部原材料司的重点工作思路介绍中,2018年将“坚定不移化解过剩产能。指导督促相关省份以处置‘僵尸’企业、去除低效产能、关停不符合布局规划产能为重点,切实将钢铁去产能任务落实到位,妥善做好职工安置和债务处置工作。”

据记者了解,就在日前,工信部原材料工业司在工信部网站又发表题为《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开创中国钢铁工业高质量发展的新局面》的文章。文章再次提及“低效产能”:“督促地方以处置僵尸企业为抓手,坚定不移去除低效产能。”

虽然,目前对于“低效产能”还没有明确的定义,但是,可以明确的是,在去产能次序上,去年在全国大范围开展的取缔“地条钢”等“违法产能”之后,“低效产能”开始进入主管部门的视野。

另外,在上述文章中原材料工业司还提到,2018年,要继续做好布局优化和公平市场环境创建工作。系统研究支持电炉钢发展的配套政策措施,鼓励现有高炉-转炉长流程企业转型为电炉企业。开展钢铁、焦化等行业规范企业动态管理工作,促进企业规范经营。加强苗头性、倾向性问题分析研究,汇聚各方力量共同维护钢铁市场的公平和稳定。

同时,要继续推进钢铁工业转型升级。从供给侧发力,着力提升供给质量,推进钢铁产品向中高端迈进。以智能制造试点示范为抓手,逐步探索和形成全行业可推广、可复制的智能制造新模式。加快普及先进适用的节能环保工艺技术装备,提升钢铁行业绿色发展水平,实现可持续发展。

2018年钢铁企业重启重组?

除工信部提出的措施以及目标外,还有分析师猜测,2018年,钢铁企业的兼并重组,或将再次开启。

2016年年底出台的《钢铁工业调整升级规划(2016-2020年)》明确,到2020年钢铁行业的产业集中度达到60%。国务院印发的《关于推进钢铁产业兼并重组处置僵尸企业的指导意见》中也指出,到2025年,中国钢铁产业60%-70%的钢产能要集中在10家左右的大钢铁集团中。

2016年6月份,宝钢集团与武钢集团宣布启动战略重组。从宝武重组来看,2015年,宝钢集团的粗钢产量约为3493万吨,武钢集团的粗钢产量则是2577万吨,两者合并后的粗钢总产量将达到6070万吨,成为仅次于安赛乐米塔尔的世界第二大钢铁集团。宝钢股份(600019,股吧)提供的数据显示,就粗钢产量而言,宝武合并后的新公司将在全球上市钢企中名列第三,汽车板产能排名第三,取向硅钢产能名列第一。

宝武集团的合并起到示范带头作用,发改委曾坦言,未来将研究相关政策支持融资、资产管理公司参与处理破产重组或退出企业的债务,同时优化兼并重组的市场环境,比如给兼并主体以“三减两免”的税收优惠以及相应的融资政策,从而提升兼并重组主体的意愿。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称,大规模的重组可能不会很快,区域性的整合一定会发生,东北地区、云贵川以及京津唐都是整合的热点区域,事实上区域性的兼并重组也一直在推进。

随着东北特钢的债转股方案落地通过,东北地区钢企整合有望先行一步,且未来不排除仍由鞍钢实现东北地区的钢企大整合。但整合时间表可能比较长,很难在下半年见到大规模的整合潮。

值得注意的是,钢铁行业兼并重组还面临很大的阻力,这和其它制造业不太一样。钢铁企业承担着当地税收、就业等责任,重组又涉及包括不同的企业性质、所有制、投资主体,以及地方政府间区域权益等问题。

2018年煤炭行业迎兼并重组大年

近期,为深入推进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进一步优化存量资源配置,扩大优质增量供给,实现煤炭供需动态平衡,有效抵御市场风险,提升煤炭行业发展的质量和效益,国家发改委、财政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国土资源部等十二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进一步推进煤炭企业兼并重组转型升级的意见》。

《意见》提到的主要途径及目的有:支持有条件的煤炭企业之间实施兼并重组;支持发展煤电联营;支持煤炭与煤化工企业兼并重组;支持煤炭与其他关联产业企业兼并重组;通过兼并重组推动过剩产能退出;通过兼并重组推进技术进步和升级;通过兼并重组实现煤炭资源优化配置;通过兼并重组提高煤矿安全生产保障水平;通过兼并重组加快“僵尸企业”处置;通过兼并重组实现煤炭产业的优化布局。

天风证券煤炭行业分析师彭鑫昨日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神华与国电合并打响了2017年煤炭行业兼并重组嘹亮的首发炮,树立了煤炭行业重组的标杆,2018年煤炭行业或迎来兼并重组的高潮。十二部门《意见》在2018年伊始重磅联合出台也从侧面印证了这点。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意见》不仅仅是“口头上”的“支持”“鼓励”,《意见》提出“名录制”新举措,即对实行兼并重组重点对象企业和主体企业实行名录管理。2018年或将是煤炭行业并购重组的大年,建议关注煤企兼并重组机会。

分析师毕方静昨日告诉《证券日报》记者,2018年依旧是去产能为主,通过兼并重组,减少中低水平煤矿数量,提高优质产能。坚持市场主导、企业主体和政府支持相结合,坚持发展先进生产力和淘汰落后产能、化解过剩产能相结合,坚持做强做优做大主业和上下游产业融合发展相结合,坚持提高产业集中度和优化生产布局相结合。

中宇资讯煤炭行业分析师徐时楠昨日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煤炭市场兼并,能够有效的解决我国当前煤炭和下游产业长期矛盾。目前我国发展较好的煤炭企业一般具备开采条件优越、规模相对较大的一些特点,如神华集团、兖矿集团等。但是大多数煤炭企业在现阶段政策下无法继续扩大生产。煤炭市场兼并会带来利好,产业链关系变成和谐发展,整合产业资源,具备很多的优势。

莫尼塔一位分析师表示,2018年依赖行政手段去产能的方式将会弱化,而通过提高环保要求以及推进行业兼并重组等市场化手段将会被强化。鉴于前两年去产能工作推进迅速,完成剩余目标也不会有太大困难。所以,将来政府会更多考虑“稳价保供”,以促使煤炭价格回归合理区间,化解电煤“顶牛”僵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