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娱乐潮流家电网,孙宏斌已走

游资风险股秀场云顶娱乐,
乐视网尽管此前一天已经出现放量,市场上资深的从业者们,却很少有预判,2月8日,乐视会在200亿市值关口,猛烈的打开跌停。
这种K线规律,过往并不鲜见,最为出名的当属徐翔抄底重庆啤酒,但,毕竟时过境迁。
保千里的接力,无疑在“秀技”游资的凶悍。
这一天,有的新股迅速“意外”打开涨停,中小创似乎欢呼,而权重股却一片绿色。颇有仪式感:这更像是游资一直恪守的准则,向渐趋显学的机构配置盘的宣战。
侠客未死,这还是不是那个江湖…… 这是一场心理战。
“情况不会比这更差了”,“希望是最低点买入”,“拿三万块钱,如果起来了,就能翻两倍”,是不少在局者的心态。
2月8日,一路吃下11个跌停的乐视网(300104.SZ)开板的一刻,迎来了一丝曙光。
“我看着它从跌停冲上去的”,杭州一位机构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4.34元开盘经历短暂跌幅后,2月8日9点36分,乐视网成功撬开跌停板,成交额近20亿元;9点43分,其由跌转涨,涨幅1.45%;到了9点46分,涨幅达7.88%,报5.2元。
当天,乐视网涨5.39%,收5.08元,41.1亿元成交额,换手率达29.06%。
尽管乐视网晚间公告称,“公司5%以上股东在股票交易异常波动期间未买卖股票”,但置身其中的投资者,显然在释放更多信号。
乐视网的巨大波动,也在引发监管层关注。
2月8日晚间,深交所发布“关于切实做好‘乐视网’股票相关风险提示工作的通知”,要求各会员单位“通过多种渠道有效提示客户及时查阅上市公司发布的风险提示及信息披露公告,提醒客户重视相关风险、谨慎投资”。
富贵险中求?
2月8日的龙虎榜显示,中泰证券德州三八中路营业部以1.36亿元买入乐视网,占总成交的3.32%。此外,中投证券深圳深南大道营业部买入8858万元,海通证券丽水城东路营业部买入4731万元,华鑫证券广州大道中营业部买入3972万元,长城证券杭州文一西路营业部买入3194万元。
与此同时,两机构席位卖出2.06亿元,此外,广发证券深圳深南东路营业部、海通证券上海建国西路营业部、山西证券太原府西街营业部合计卖出3.43亿元。
事实上,试探性信号已在2月7日释放。
“明天估计能打开,今天有大量抄底盘进来”,2月8日,不少乐视网投资者回忆2月7日晚间的交流提到。
就在一天前,乐视网收下全天82万多手天量成交,有近4亿元试图撬板。
4亿元,相当于乐视网1月24日复牌后总成交额的八成(乐视网复牌后的11个交易日,累计成交额达5.13亿元)。
7日买入前五位中,东方证券杭州龙井路营业部买入1447万元,成为唯一买入超千万的席位,兴业证券杭州清泰街营业部、海通证券杭州文化路营业部也分别拿下超500万元大单。
值得一提的是,东方证券杭州龙井路是中兴通讯大股东、杭州牛散孙惠刚所在之处,此外,牛散章建平也是浙江人。
“昨天杭州这边营业部大举买入,是不是说明他们觉得在这个点上安全了,资金都准备到位了?”上述杭州机构人士也有疑问。
不可否认,这场被全民围观的资金狂奔中,一种最普遍的心态与“赌”有关。
乐视网的股吧经历了异常热闹的一天,不乏股民纷纷留言“富贵险中求,感谢乐视网,让我搭上顺风车!今天全仓杀入”,“跌停板成功抄底5万股,亲们祝福我吧”,“拼了4.82元,小妹的嫁妆追进来了”。
一家大型券商销售人员刘涛2月8日透露,“我的不少客户买了乐视”。
“就是赌啊,拿三万块钱,等到3块、4块的时候,我就买进,大不了这个股退市,但是如果它起来了,那可能三万就变成十万,翻了两倍。”刘涛分析,“复牌那天15块,现在成本5块,基本上短期套利没问题。”
2月8日,一位财经博主也在微博上称,“今天跌停的时候我也买了,我觉得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好也没有绝对的不好,取决于价格”,他的言论如同一颗石子,激起万千水花。
对11个跌停后回升的趋势判断,加上孙宏斌的背书,让不少资金冲了进去。
硬币的另一面是,2月8日当天,乐视网将有2.13亿股限售股解禁,占其总股本5.35%,分别涉及2016年8月参与乐视网定增的3家机构——中邮创业基金、嘉实基金、财通基金以及牛散章建平。
以45.01元/股的定增价(复权后为22.5元/股)和7日收盘价4.82元推算,这4家股东合计账面浮亏高达37.66亿元。
别样的投资者
火中取栗,刀口舔血,除去这些字眼,也有一些乐视网投资者心情别样。
上海一家公司投资总监王雨视之为一个观察市场的好机会,“我就买了1手,想着买了可能会关注下走势,没买的话,平时不太注意,就打算一直放着”。
在他看来,乐视网的未来取决于“孙宏斌怎么运作,乐视本来拿着一手好牌,自己打烂了,现在光靠散户不行,机构还是希望其能翻身的”。
这场“心理战”中,还有一个非典型的群体——媒体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不少媒体人选择2月8日象征性买入100股,为了16天之后的乐视网股东大会。
2月23日,北京市房山区涞宝路十渡世界地质公园内云泽山庄国际会议中心,乐视网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将在此进行,股权登记日正是2月9日。
在2014-2015年期间买过乐视网的北京创投人士张晓提到,“当时我以70多元买入,那时候乐视网刚刚跌破100元,有人说可以重回100块,我觉得有机会就进了”,不过,几个月之后,他以40多元退出。
“它一直躺在我的自选股里面,每天去看看,直到乐视停牌,我还在关注”,尽管略有遗憾,但是张晓此后再没有买入乐视网。
对于乐视网2月8日的表现,他保持相对审慎,“还是有人觉得乐视的盘子有得利用,可以从里面捞一笔,但是我觉得没什么戏,目前来看,乐视网可能并不是一个真正有价值的公司,可能更多上升到资本运作的层面”。
担心并非没有道理。 乐视网的巨大波动,正引发监管层关注。
而其经营层面的千头万绪,还得从头梳理。
截至2017年12月31日,乐视网的融资借款及贷款类负债共计92.88亿元,其中56.19亿元将于2018年到期。2017年其预计净利润亏损116.05亿元-116.1亿元。
一个好消息是,乐视网开始还钱了。
2月6日晚间,青雨传媒(832698.OC)公告称,已收到乐视网相关方协议款项1.55亿元,占此次协议金额87.29%。
“当时欣泰电气都要退市了,还是有不少资金火中取栗,这更多是一种投机行为,从我的角度,我认为它在三板很难变现。从大的趋势来看,资金开始回归理性,乐视网的估值也应该回归合理区间”,一家新三板公司的董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贾跃亭离场,孙宏斌离场,公募基金离场,现在的乐视网,将希望寄托在了刘淑青的身上,从年报预亏116亿,到季报预亏3亿,黎明似乎就在前方。”
真有人这么无聊去数乐视网有多少个跌停吗,有?
但是数跌停不见得是无聊,而是从乐视网的跌停这条线,把乐视网的状况划分为几个阶段,以便于让人们更好的了解,乐视网在过去一个相对长的时间段内,发生了什么。
根据公开信息,从乐视网复牌至今,乐视网总共报收15个跌停,主要可以划分为五个时间段,今年1月24月复牌以来到2月7日的11个跌停,2月9日、3月16日和3月19日各吃一个跌停,以及4月23日的再一次跌停。
01
从2017年4月14日,到2018年1月24日,乐视网停牌时间长达九个月,放在A股市场,这样的停牌也没有打破记录,数据显示,过去5年里有17只股票停牌时长超过500天。
但是对于乐视网的投资者来说,9个月的停牌长到无极限,因为在这段时间里,乐视网和乐视系,发生了太多让人煎熬的事情,也因此乐视网复牌跌停成为了投资者的共识,差别在于对跌停数的预测。
最后交卷的结果是11个跌停。
乐视网的危机并非起于停牌那一刻,而是从2016年年底起,就一直被爆出存在各种问题,期间出现过乐视网拖欠供应商100多亿,并且公司因资金链紧张,开始使用缓发员工工资,停止出货等方式筹集现金流,但这些利空被官方一一否认。
戏剧性的是,当时乐视网曾极力否认的消息,后来又被现实一一应验。
客观的说,乐视网内部并非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贾跃亭也曾发布全员信,承认面临资金紧张的问题,但后来的事情却说明,乐视人没有意识到或者不愿意意识到当时问题的严重性,以及本身所遭遇的资金紧张性。
以至于后来,中超版权危机,供应商讨债危机,易到用车控制权危机,以及贾跃亭的股权遭冻结,都将乐视系拖入泥潭,难以自拔,也就是这个阶段,贾跃亭前脚发表“负责到底”的声明,后脚就前赴美国,甚至辞去一切乐视网相关职务,最终该如何负责没有明确的方案,以至于监管部门责令其回国履行包括向乐视网借款在内的承诺。
而迟迟未归,欠薪、欠债以及未履行借款承诺等问题得不到落实,也让贾跃亭背上了“老赖”的名头,业内也传出了有关贾跃亭的梗,“下周回国贾跃亭”。
乐视网风雨飘摇的这段时间,一共有34名高管先后从乐视网离职。在外人看来乐视已经凉透了,这个“盘”怕是很难接。不过“富贵险中求”,2017年7月21日孙宏斌来了,在股东大会中,孙宏斌全票当选乐视网董事长。
孙宏斌来的时候带来了170亿,而且信心满满的呼吁外界支持贾跃亭,“老贾手里还有底牌”,到后来这笔钱并没有填补贾跃亭时期挖下的窟窿。
1月23日的在线投资者交流会上,被问及投资尽调时对乐视关联交易的问题是否知情时,孙宏斌的回答是,“对关联交易知情。但错判之处在于,关联方欠上市公司的债务无法得到有效偿还。人有时候要敢叫日月换新天,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
贾跃亭迟迟不回,孙宏斌愿赌服输,乐视网两任掌门人的消极态度,伴随着乐视网长期停牌的“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收购乐视影业的失败,以及期间各种利空集中在乐视网复牌之后得到释放,昔日的妖股遭遇了11个跌停。
02
2月8日,乐视网没有按照人们预期的跌停剧本上演,开盘后翻红开涨,最高涨到5.28元,换手率超26%,当日收盘价为5.08元,较前一交易日上涨5.39%。
但是在接下来的2月9日,乐视网的反弹势头没有得到持续,反而加了很多意外的戏。
开盘跌停,盘中又打开跌停,随后震荡走跌,午后触及跌停,之后有所回升,尾盘再度跌停,最终收盘还是跌停,报4.57元,成交24.75亿元,换手率17.62%,收盘时跌停价卖单仍有超24万手。
这一天,什么都没有发生,但又好像什么都在发生,乐视网和时任董事长孙宏斌没有任何表态,但是谁在抄底,谁在卖出,成为热议的话题。
甚至有人调侃,这事贾跃亭放弃在20块价位质押的股份,以4块多的价位重新夺回乐视的大股东席位。
可是,远在美国的贾跃亭,这时候被困扰在FF新一轮融资当中,还能用什么资本腾挪术来买入乐视网?
其次乐视网年报显示亏损116亿元,当初的生态化反概念崩盘,早已不算什么优质的投资标的,作为投资者,贾跃亭还有什么理由将失去的控制权接回来?情怀吗?
数据显示,在这一个交易日的盘后数据显示,银河证券厦门美湖路营业部买入2.15亿元,银河证券杭州庆春路营业部买入1941万元;卖出方面,中投证券深圳深南大道营业部卖出6494万元,中山证券北京分公司卖出6185万元。
03
3月14日,乐视网大涨6.98%,同一天,孙宏斌辞去了乐视网董事长的职务,在这个位置上孙宏斌总共待了237天,至少从台面上看,孙宏斌没有能够拯救乐视,甚至是带着遗憾离开。
从愿赌服输,到2月23日的股东大会未现身,都能说明孙宏斌的态度。
按照正常的剧本,孙宏斌辞去乐视网董事长一职,乐视网在随后的交易日当中,应该以跌停响应,但这一天恰恰大涨6.98%,传言“互联网顶级企业接盘”成为刺激上涨的“利好”之一,也有人调侃说,贾跃亭让乐视网的投资者们再度看到了希望。
因为就在同期,贾跃亭先后在微博上晒出了全新涂装的FF91进行高寒测试的图片,与此同时法拉第未来广州建厂的消息也被“挖了”出来。
孙宏斌出局,新的接盘方进场,一切看起来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但最后的结局却不美好,乐视网停牌核查后,针对“顶级互联网企业接盘”的报道,公告的回应是未形成任何引入投资者增资的方案及意向。
也就是说,当时那个阶段,公开层面,根本就不存在任何人进场接盘,事实是孙宏斌彻底放弃离场,所以在随后的3月16日,乐视网开盘跌停,70多万手封单封死跌停板,最终报收于5.93元,全天换手率仅0.78%,成交金额1.4亿元。
孙宏斌带着希望来,带着失望走,乐视网还是那个乐视网,风雨飘摇。
3月19日,乐视网继续按照剧本演绎,跌停。
不过,在这一个交易日,仍然有机构大举买入,根据深交所3月19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当天有三家营业部买入金额均超过2000万元。
其中,华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厦门厦禾路证券营业部买入金额为2988.6万元,招商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深圳蛇口工业七路证券营业部买入金额为2690万元,华福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厦门湖滨南路证券营业部买入金额为2639.7万元。
04 孙宏斌要走,是事实,但即便已经离任,对乐视网仍然具有影响力。
对于为何要卸任董事长,后来的采访中,孙宏斌的解释是为了散户的利益,具体则是因为从复牌到近期,散户投资者从18万增加到33万,换手率极高,机构都跑光了。
极力撇清和自己花了170亿真金白银拿下的乐视网的关系,最终是为了散户,如果要找一个合理的解释,恐怕只有雷锋了。
实际上,孙宏斌对乐视网的影响,或者说消极的影响来自于两次有关破产重整的论调,前一次乐视网只是以公告的形式进行了回应,这一次却选择了停牌核查。
尽管最终的公告结果都是极力予以否认,但是第二次的停牌核查公告中,乐视网却用了有部分媒体报道了《对话孙宏斌:详解乐视困局和辞任乐视网董事长之谜》等文章,可能对公司股票价格产生影响,为了维护投资者利益,防止公司股价异常波动作为理由,停牌了。
按照这样的操作方式,接下来乐视网遇到不利的报道,是不是都会以保护投资者利益,防止股价波动而申请停牌?
我们不知道乐视网的想法,但是证监会的态度很明确。
去年7月下旬,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常德鹏回应“上市公司长期持续停牌”时曾表态,证监会将不断完善上市公司停复牌制度,强化证券交易所对上市公司停复牌的一线监管,在保障停复牌功能顺畅发挥的同时,引导上市公司审慎行使停牌权利,维护市场交易的连续性和流动性。
明眼人都知道停牌是为了什么,但被动的操作,难免让人想起那句老话,“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
还有一件事值得关注,3月23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承诺增持的高管,最后都未履行承诺,全部0增持。
正常情况下,孙宏斌出局并且提出了破产重整论,且高管0增持,乐视网复牌跌停的概率极大,但现实很戏剧性,第15个跌停并没有在此时出现。
05 贾跃亭走了,孙宏斌来了也走了。
新一任的接盘者是刘淑青,孙宏斌从融创带来的高管,但对比前两任董事长,话题性要少了很多,其权力的边界是什么,也无从所知,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达不到贾跃亭和孙宏斌的那种水平。
但有时候,看似不起眼的角色,恰恰可能是力挽狂澜之人。
这一阶段的乐视网,最大的利好之一,是3月30日公布的消息,子公司新乐视智家和腾讯搭上线,将乐视超级电视,纳入腾讯视频的分发渠道,然后按比例进行分成的消息,随后的一个交易日,乐视网收涨近4%。
有了腾讯这根线,乐视网第二大利好也很快到来,而在这之前,乐视网的股价保持着飘忽不定的走势,有涨有跌,甚至一度在4月17日站上涨停板,当时正值贾跃亭的FF汽车在广州建厂的消息公开,有人说这是乐视网大涨,FF汽车回归,这是贾跃亭要回归的征兆,但实际上乐视网涨停背后真正的原因,是新乐市智家迎来了腾讯、京东、苏宁、TCL等明星股东投资人。
4月18日晚间,乐视网发布对新乐市智家增资暨关联交易进展的公告,称乐视电视业务30亿融资初定,腾讯、京东、苏宁、TCL、弘毅等将入局。
这一巨大利好刺激着乐视网股价在随后的两个交易日连续站上涨停板,单周涨幅接近30%。
股价大涨的过程中,似乎乐视网一季度预亏3亿元以上的公告,似乎并没有被广泛关注,期间,所有公募基金还悄悄将乐视网剔出前十重仓股。
不过,股价异常波动也让乐视网成为重点监管对象,随后深交所对参与乐视网股票炒作的8个账户采取监管措施,而证券时报更是头版发布《炒作乐视网这类问题公司股票无异于纵容作奸犯科》的报道。
在季报预亏、公募基金离场、重点监管等多重因素之下,乐视网终于1月份首次复牌以来的第15个跌停。
之后,这家昔日的明星公司会向何处去?希望恰恰可能就在并不怎么被看好的新任董事长刘淑青的身上。从116亿巨亏的年报,到预亏3亿多元的1季报,多少能看出点端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