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商转正延期,潮流家电网

新闻中心 1

据媒体报道,1月24日工信部正式发布《关于移动通信转售业务正式商用的通告》,这也预示着虚拟运营商正式牌照很快就要下发了。
自2013年5月起开展了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工作,如今算来,也已经快五年,总是等到了要正式牌照的时间。
按照工信部的说法,截止2017年底,参加试点的42家民营企业在29个省近200个本地网范围内开展试点,移动转售业务用户总数突破6000万户,占全国移动用户总数的比重超过4%,直接吸引民间投资超过32亿元,间接经济贡献超过128亿元,带动上下游新增就业岗位近6万个。
这只是官方的定性,严格来说,虚拟运营商们冷暖自知,很难说这次的移动转售业务是成功的,否则也不会拖这么久才发正式牌照出来。
当初,虚拟运营商业务启动,是被整个社会欢欣鼓舞的大事,很多人将破除运营商垄断,特别是将通信费用大幅降低的历史重任压在了刚刚诞生了虚拟运营商身上。
现在看起来,提速降费已经进行了好几轮,不管是打电话还是上网流量,不管是取消长途费还是取消漫游费,该降价的降价,该取消的取消,或者是流量不清零,都确实已经实现,但是,却几乎没有人把功劳记到虚拟运营商的头上。
虚拟运营商开始的时候,确实将降价当作与基础运营商争夺客户的筹码,可是,随之而来的却是行政命令式的“建议”降价,后果就是直接让绝大多数虚拟运营商从此失去了竞争力,也让社会各界对其不再关注和期盼。
最让虚拟运营商受伤的,还有实名制的强制推进,这一利国利民的大行动对中国的通信运营与互联网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却让新生的虚拟运营商没有了大开大合发展客户的机会,也就直接让其陷入到了进退维谷之中。
实际上看,原来虚拟运营商非常认定牌照的价值,所以有钱有势的都抓紧机会申请,但后来发的太多,也就失去了可能的加码,另外,有些并明白拿到牌照也没有申请拍照的大互联网公司却通过其他途径比虚拟运营商做的通信基础业务还多还顺利,也就更加让牌照变得步履出钱。
工信部表示,从融合创新情况看,转售企业率先推出零月租、多用户共享、流量不清零、流量银行等方案,受到用户的欢迎和好评,相关做法被基础电信企业吸纳和借鉴,已经成为整个行业普遍的经营措施,间接推动了“提速降费”。此外,转售企业充分利用实体渠道、互联网内容、行业应用等背景优势,探索线上线下融合的新业态新模式,丰富了细分市场。在国际业务、可穿戴设备、物联网解决方案等方面也取得了积极进展,促进了行业创新,满足了用户个性化、差异化需求。
确实,即便虚拟运营商没有达到既定的目的,也还是对很多通信业务的开拓有一定的帮助。比如,现在中国联通与各家互联网公司都在发展定制免流量卡,而其实这种方式最早正是像蜗牛移动这样的虚拟运营商在发展业务中尝试和一步一步完善起来的。蜗牛移动称,截至2017年12月底,蜗牛移动用户规模已经突破1100万,是中国首个千万级用户虚拟运营商。
虚拟运营这种模式在中国是生不逢时,发牌照太晚,又赶上了4G移动互联网时代,没有给虚拟运营留下最好的发展机遇,未来也很难再有类似的机会出现。未来,5G要来了,拥有牌照的价值也许会逐渐显露出来,就看谁在坚持。

截至4月1日,虚拟运营商试点结束已整整三个月,但试点企业仍未迎来正式牌照的发放。

“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电信业”,这是虚商试点的初衷。经过两年发展,虚商不仅拥有了2400万用户,而且还倒逼三大运营商在提速降费和提升服务,起到改革预期中的“鲶鱼”效应。

作为一项改革,虚商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虽然用户数增速尚可,但目前尚未有一家虚商可以实现盈利。除了用户认可度低、码号资源不足外,虚商还遭遇了“批零倒挂”的价格待遇。

正式牌照发放意味着政策的进一步明晰,这是虚商们所期待的。“希望能够尽快转正,因为转正之后政策会更为清晰,企业的发展方向也会更加清晰,从而调动整个行业的积极性。”接受《民生周刊》采访时,蜗牛移动总裁陈艳说。

“鲶鱼”与垄断

2013年12月26日,第一批11家虚商获得了由工信部颁发的移动转售业务试点的批文;此后,工信部又陆续批准了其他31家虚商企业参与试点。此举意味着民营资本进入电信业的序幕正式拉开。

如今,试点期限已过,虚商表现如何?据工信部日前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2月底,我国移动转售用户总数2465万户;在获得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批文的42家企业中,共有39家企业正式放号。

除了用户数外,更重要的是行业改革的顺利推进。关于改革的初衷,《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方案》中谈道,“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电信业,探索基础电信业务经营者与移动通信转售企业合作竞争模式”。

对于国家推行的这项改革,无论是民营资本,还是消费者都充满期待。

谈及虚商出现的意义,陈艳分析说,民资进入电信领域是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的一个尝试,对民资而言是利好。“改革之前,像水、电、电信等领域民资根本不可能涉足的。”

对于消费者而言,最大的期待莫过于资费的下降和服务的提升。

“虚商采取了很多互联网思维的新玩法,给消费者带来不少实惠。”中国虚拟运营商产业联盟秘书长邹学勇说,在资费、服务等方面,虚商倒逼三大运营商进行变革。例如,虚商给电信业带来的第一个改变就是手机流量不清零。

在陈艳看来,虚商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鲶鱼效应。“虽然目前还谈不上打破了电信业的垄断,但从某种程度上讲,虚商改变了整个通信行业的市场竞争机制,也就加速了整个提速降费的过程。”她说。

新闻中心 1

除了用户认可度低、码号资源不足外,虚商还遭遇了“批零倒挂”的价格待遇。图/CFP

运营商的抵触

我国的虚商出现较晚,是在通信市场相对饱和的状态下才出现的;在美国,开放转售业务时移动用户普及率才31%。在此情形下,虚商成长的行业环境势必更差。

“由于对170号段不了解,用户刚开始根本就不接受这样的一个产品,甚至连亏本的产品都卖不出去。”陈艳说。后来通过语音免费、流量不清零、灵活的套餐等策略才逐步打开市场。截至2015年12月底,蜗牛移动用户数量达500万。

“即便如此,试点的两年中还是充满困难和迷茫。”陈艳坦言,之前经历了卖不出去的痛苦,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无号可卖。

在她看来,码号资源和普通商品一样,需要有一定量的存货。如果一个企业的码号激活率长期超过50%,市场供给便会出现瓶颈。“码号资源放得少,一方面因为对虚商发展预计不足,另一方面与分配体制有关。”

新闻中心,从整个行业来看,用户数已超过了2400万,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家虚商实现盈利。“单纯从用户数量来看,虚商发展还是比较乐观的,但由于前期投入大导致虚商短期内难以盈利。”邹学勇解释说,从拿到牌照到第一个号码发放,每个虚商前期至少要投入两千万元以上。

此外,“批零倒挂”问题存在,也大大挤压了虚商的盈利空间。

所谓虚拟运营就是有资质的企业以批发价格从基础电信运营商处购买业务,在整合包装后提供给用户。然而,基础运营商给予虚商转售批发价比零售价格还高。

“在整个产业链中,虚商处于一个相对弱势的地位。”谈及“批零倒挂”现象,陈艳说。“批零倒挂”现象之所以存在,是因为基础运营商的行业保护,实际上是在抵触虚商进入。

被延期的“转正”

2015年,三家运营商移动用户总和达到13.1亿,但净增用户数仅为1944.6万。对比来看,两年多的时间虚商用户数过2400万,总体表现并不算差。

比较而言,42家试点虚商的发展却是参差不齐。“分享通信、蜗牛移动、阿里通信、远特通信等少数几家虚商崭露头角,但多数虚商发展思路还比较传统,甚至有虚商拿到试点牌照至今没有任何动作。”邹学勇说。

关于虚商的未来发展,分享通信集团董事长蒋志祥说,“特定用户群和特色服务未来将成为虚商发展的亮点;之前三大运营商无暇顾及的特殊业务需求,这是虚商努力去填补的空间。”

就整个虚商行业发展而言,目前还存在一些短板。3月24日,在一次虚商论坛上,工信部信息通信发展司司长闻库谈道,“虚商试点两年,促进了提速降费,推动了电信行业的创新,但也存在实名制落实不到位、违规率很高的问题。”

早在去年9月29日,因170号段垃圾短信频发,工信部就约谈了包括远特通信、朗玛信息、北京国美、深圳爱施德、天音通信、苏宁云商、分享通信等7家虚商企业。

有分析认为,正是这些原因导致了虚商牌照的拖延发放。

此前,数次传出虚商转正时间的猜测。“试点结束,虚商正式牌照将发放……”“春节前后,试点虚商有望拿到正式运营的牌照……”

直至今日,翘首以待的虚商们依旧没有拿到。此前签订的移动转售合同陆续已到期,因为正式牌照发放延迟,导致目前不能正式续约。“大多数虚商转正应该没有问题,但那些至今没有任何动作的很可能被淘汰出局。”邹学勇说。

对于虚商而言,正式牌照意味着政策风向。“对整个虚商发展而言,国家改革政策的影响极为重要。”谈及转正被拖延,陈艳说,希望能够尽快转正,因为转正之后政策会更清晰,企业的发展方向也会更清晰。拖延转正势必会影响虚商企业的决心、信心和积极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