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家电网,的公募第一股

停牌将近一年,走下公募基金创业板第一重仓股神坛的乐视网(300104.SZ),终于迎来复牌。
1月24日,乐视网开盘即被逾650万手大单封于跌停价13.80元,封单金额高达91亿;全天成交金额3352万元,换手率为0.10%。1月25日,乐视网继续跌停,成交995万元,换手率为0.03%,直至收盘依然显示有近8.5亿股的巨量封单。
季报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共有34只公募基金持有乐视网,合计持股数量达到1.23亿股。参照当时的基金公司估值数据,这部分持股市值达到14.07亿元。相比于高峰期近200只基金重仓乐视,大部分基金经理已在2016年下半年及2017年第一季度陆续清仓式减持乐视网。
数据显示,公募基金中持有乐视网市值占基金净值2%以上的有20只,有5只基金对乐视网的持股市值超过1亿元,分别是中邮战略新兴产业、中邮信息产业、富国创业板A、中邮核心竞争力和易方达创业板ETF,分别持有市值3.43亿元、3.33亿元、1.58亿元、1.23亿元和1.22亿元。
多家重仓乐视网的基金公司此前3次下调其估值,最低降至3.91元左右,与乐视网停牌前的股价相比,相当于连续13个跌停板。
“我们必须清仓。”1月24日下午,记者致电上海一家基金公司基金经理,他表示受到公司风控部门要求以及估值调整关系,其持有的数十万股乐视网被要求不计成本挂单卖出。
同时有清仓式减持需求的是持有乐视网的被动指数型基金,考虑到2017年12月18日乐视网被创业板指数剔除成分股,这些以创业板为跟踪标的的被动指数基金也将相应清仓在停盘前持有的乐视网股数。
公募基金们正在为自己编织的“罪与罚”埋单。 三大“公募粉”之变
公募基金中,不乏坚定看好乐视网的基金经理,而银华基金封树标、嘉实基金邵建以及中邮基金任泽松,则因持股数量多、公开发表看好乐视网言论等行为被业内认为公募基金之于乐视网的三大铁杆粉丝。
封树标,有20多年投资经历,是国内第一批新财富获奖分析师,在银华基金主要负责非公募业务管理,曾经管理180多亿元的保险、社保等资产,其中社保就有55亿元。上述专户资金中,有很大比例重仓乐视网。
但时至今日,封树标已经去职银华。经济观察报记者向银华基金内市场部人士求证,封树标在2017年11月底由于个人原因已离职。
2014年12月8日,乐视网通过“乐视网投资者关系”的微信平台,发布投资者见面交流会会议纪要称,12月1日,董事长兼总经理贾跃亭在北京某医院病房,与一些机构股东单位进行现场交流。除了银华基金封树标外,另一位被贾跃亭召见的便是嘉实基金邵建。
作为国内第一代基金经理,邵建市场知名度在封树标之上,他曾掌舵过嘉实旗下的五只基金,其中操盘时间最长的基金就是嘉实增长,长达11年零96天,累计回报高达7.6倍。从乐视网2014年三季报到2016年中报,8个季度中除了2015年三季报外,嘉实策略混合持股市值一直位列机构持仓前十,其中2015年一季报时,嘉实策略混合持股市值排到了第一。
而在乐视网最后一次增发中,嘉实基金亦积极参与其中。
2015年7月8日,邵健从嘉实增长的基金经理岗位上离任,现已调岗为首席投资官,不再具体管理基金产品。
乐视网三大公募“粉丝”中,封树标和邵建或已逐步退出公募“前线”战场,独留年轻的中邮基金任泽松坚守。2013年,这位80后新锐基金经理凭借中邮战略新兴产业80.38%的收益率夺得偏股基金年度冠军,从此任泽松“名满天下”,并被冠以新“公募一哥”称号。
Wind数据显示,中邮基金旗下共7只产品持有乐视网,总计持股4100.23万股,占流通股3.22%,也是公募业中持有乐视网最多的基金公司。
在中邮7只“踩雷”乐视网的产品中,有6只是由中邮明星基金经理任泽松管理的,其中包括:中邮核心竞争力、中邮双动力、中邮战略新兴产业、中邮尊享一年定期、中邮信息产业、中邮绝对收益策略。
但最新公布的2017年四季报显示,任泽松已经大幅转变投资风格,开始重仓包括格力电器、中兴通讯以及伊利股份等大盘蓝筹股,他是否会成为乐视网最后的公募坚守者也将打上大大的问号。
存套利可能?
刚刚过去的2017年,数十家公募基金公司曾先后三次对乐视网下调估值,除中邮基金将乐视网估值调整为3.92元外,其余基金公司皆下调至3.91元,以转增后乐视网停牌时的15.33元计算,乐视网估值仅剩25%,下跌近75%,约相当于复牌后13个跌停。
“乐视网出现13个跌停的可能性非常小。”一位券商研究员向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作为昔日创业板明星股,市场影响力不至于让其跌到3.91元,且实际控制人融创中国实力雄厚,有想象空间。
乐视网1月23日早间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融创中国在回答投资者有关于是否会进一步增持乐视网并取得第一大股东地位时,融创中国表示尚未向公司表达进一步增持意向,公司将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对实际控制人和大股东所持股权变动,进行及时的如实披露。
这也意味着,一旦乐视网在3.91元之前打开跌停,且其处于正常交易的状态,之前计提13个跌停的基金就需要重新按照市价向上修正估值,不计算其他重仓股涨跌,上述基金的基金净值有可能大幅上涨。这也给部分套利资金提供了机会。
对于重仓乐视网损失惨重的基金经理而言,也许1月23日新闻发布会上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的一席话可以共勉:“人其实是不能预测未来的,只能不断应对、调整。坦然面对困难、坦然面对结果,是我们应有的人生态度。”

贾跃亭“跑”了,中邮基金被推到了聚光灯下。在乐视这场盛宴上,抱团的公募和各路投资人已经饕餮了七年,现在终于到了买单的时候。

中邮是在乐视身上下注下的最猛的一家,旗下7只基金共持有乐视网4100.233万股,占乐视流通股的3.22%,持股总市值达到13.9078亿元。截至今年一季度,包括中邮、易方达、富国、华安、工银瑞信等基金公司在内,共有39只公募基金产品持有乐视网,涉及21家基金公司,共计持有6416.11万股乐视流通股。

贾跃亭的出走,无疑推倒了多米诺骨牌。为避免引发大额赎回,7月8日,中邮基金、嘉实基金、易方达基金这三家重仓持有乐视网的基金率先宣布下调乐视网股票估值,相当于计提了三个跌停板。而最“狠”的华安基金给出的估值价格已经达到20.13元
, 相当于四个跌停板。

事件还在发酵,如果“乐视危机”引发大规模赎回,那么其他中邮系重仓股势必被大举抛售,引发二级市场连锁反应。这对中邮来说,无疑是一场不小的挑战。

联系我们,旗下8只基金“抱团”乐视,停牌前还在加仓

在乐视网“封神”的道路上,公募无疑是一只很重要的力量。

2010年8月乐视在创业板上市,当年年末有5家基金公司进驻。此后,越来越多的公募开始加入。

2011年底,持仓基金公司增加到11家;2012年年末增加到20家;2013年增加到37家;2014年末已经有43家基金公司;2015年在一片牛市氛围中,持有乐视的基金公司进一步增加到57家;2016年尽管乐视股价已经进入下行通道,基金公司仍然“不离不弃”,年末持有乐视的基金达到了61家。

在乐视股价的节节攀升中,公募基金的“接力”与“抱团”无疑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作为回报,基金公司也从股价的上涨中,赚的盆满钵满。

中邮真正介入乐视,是在2014年。这一年任泽松带着中邮杀入了这场牌局。到了年末,中邮系三只基金合计持有828.33万股乐视,占到乐视流通股的1.74%。一举跃升为基金持仓的第二名,仅次于嘉实基金。

从2015年起,乐视的主升段开始了。中邮系在上半年疯狂加仓,到年中持股数量已经达到3492.86万股。也正是在2015年5月,乐视股价达到历史最高点89元。

虽然中间有过抛售,但长期看下来,中邮仍在加注。2015年底,中邮减持到了2469.71万股。2016年8月
,定增价位45.01万。到年底,持股数量达到了4693.92万股,占到流通股的3.72%。

在持有乐视的过程中,中邮和任泽松都是尝到不少甜头的。任泽松2012年来到中邮,2013年一战成名,用三年时间坐稳‘公募一哥’宝座。在他的“封神”之路上,重仓乐视就是最重要的手笔。

“任泽松在乐视上通过波段操作也赚了很多钱,成本其实比较低。”一位接近中邮的人士曾向媒体透露。

甚至在今年4月15日停牌前,中邮仍在抓紧时间建仓乐视。中邮基金7月8月披露的公告显示旗下有8只基金产品持有乐视,而一季报中只有7只,多了一只中邮核心优选。也就是说,在从一季度末到4月15日乐视停牌之间这8个交易日,中邮还在买入乐视。

而这一把,中邮赌输了,手中攥了一把乐视股票的中邮等来的不是复牌利好,而是贾跃亭的离职。

离职消息公布的第二天,7月8日,中邮就紧急下调乐视的估值。三个跌停的计提产生的巨额亏损先不说,能不能有效阻止投资者赎回还是个很大的疑问。市场已经在猜测,一旦基金出现大额赎回赎回,基金经理不得不卖出其他持仓股,届时很有可能引发中邮重仓股砸盘,进而产生连锁反应。

中邮走到今天,是因为激进的风格。而它能从国内众多公募基金中脱颖而出,靠的同样是激进。请阅读懂君之前的文章《中邮基金过去8年没帮客户赚一分钱,依然挡不住它成为公募第一股》。

中邮能有今天,得益于两个关键时期的两位猛人。他们一举奠定了中邮激进的投资风格。

2007年,刚成立不久的中邮,迎来了第一位猛人,被称作“满仓一哥”的彭旭。彭旭依靠高仓位和激进的风格,2007年一战就奠定了中邮的江湖地位。

他管理的中邮核心优选混合,2007年重仓周期股,排名2/121,仅输给王亚伟。
也正是因为彭旭2007年的业绩表现,为中邮赢得了一大批客户,这批客户在以后的很多年中一直是中邮基金的主要收入来源。

2012年彭旭离职,属于任泽松的时代开始了。在进入中邮之前,任泽松是一家私募的行业研究员,再之前,是一名审计员。他的风格仍是喜欢重仓,不过对象换成了新兴产业。

敢于重仓新兴产业的投资风格,正好赶上了创业板牛市。任泽松想不红都不行。

2013年任泽松一战成名,他掌管的中邮战略新兴产业收益率高达80.38%,在433只混合式基金中排第一名,2014年排名22/502,即使在2015年的过山车行情中,中邮战略新兴产业仍然以16.39%的收益排名137/616.

这是个一次业绩爆发,就够吃好几年的行业。因为任泽松的业绩,2013年到2014年中邮基金再次迎来规模增长期。规模的增长为基金管理者带来了源源不断的收入。

但是随着2015年下半年创业板泡沫的破灭,市场风格切换到蓝筹股,喜欢重仓新兴产业的中邮开始走背运了。任泽松管理的7只基金,4亏3赚。2015年5月以后开始管理的4只基金全部在亏损。而去年中邮旗下16只主要基金产品跑输基准,今年一季度旗下产品合计亏损达到1.01亿元。

曾经激进的投资风格,现在看来则成了投资者绞肉机。乐视网、尔康制药、耐威科技、东方网力、盛洋科技,这些上半年二级市场上的大坑,中邮一个没落,全踩了。

二级市场踩雷的同时,公司内部也遭遇了变动。今年3月,中邮基金发布公告,董事长吴涛因个人原因离职,由中邮基金总经理周克代任董事长一职。

5月,投资总监兼基金经理邓立新“因涉嫌老鼠仓”被抓。邓立新和任泽松、许进财曾被合称为中邮三剑客。对公司的打击自然不算小。

中邮又走到了一个关键时刻。

今年7月4日,为了转做市,中邮以15元每股的价格,向华创、财富、天风、国金、恒泰、华金六家券商发行410万股做市库存股,共募集资金6150万元。算下来,这轮融资完成后,中邮基金估值已经达到45.61亿。

也许,中邮基金的第三个“猛人”就是新三板。 :

Leave a Comment.